植物乐园1


小说:凶杀现场  作者:最爱你的班主任
  植物是生命的主要形态之一,包含了如树木、灌木、藤类、青草、蕨类、及绿藻、地衣等熟悉的生物。种子植物、苔藓植物、蕨类植物和裸子植物等植物中,据估计现存大约有350000个物种。
  但是,一直处于食物链低端的植物,也能杀人于无形,你知道吗?
  2009年3月12日,中国三亚。
  阳光,沙滩,椰林树影。
  海鸥,人潮,波涛汹涌。
  这就是潘磊现在度假的地方。他穿着沙滩衣沙滩裤与沙滩鞋,戴着墨镜在躺椅上。晒太阳,晒完了正面,再晒背面,悠然自得。
  一个模样普通,穿着普通衣服的普通年轻人,来到了他的身边,用普通的普通话说:“潘大叔,该走了,植物专家史密斯全国巡回讲座三亚学院站活动应该快开始了,很难得的。”
  “张伟吗?你还是一如既往地……”
  “没错,就是名字普通的我。现在,海边湿度69%,紫外线指数11级,对人体皮肤有大量伤害,长时间照射,不仅会导致黑色素沉积,还容易引起皮肤癌。”张伟面无表情地说。
  潘磊只好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大小姐说的对,你是三无一控普通青年。”
  “无样貌无表情无背景外加一数据控是吧?现在,如果我们再不快点出发,等会儿我就是无样貌很生气无背景外加数据控普通青年了。”
  潘磊竖起了拇指说:“真是精准地总结啊。真不知道鼎鼎大名的世界级教授,为何会来到名不见经传的三亚学院授课……你的眼睛好像要喷火了,放心,内部消息,史密斯教授刚拜访完当地一位富商,现在还在去学院的路上。所以,现在出发,完全来得急!”
  ……
  2009年10月1日国庆13点,北京市公安局。
  潘磊与张伟面前,摆了整整两大桌从各地汇总的刑事档案,以及,各地加急快递来的各种桃色新闻小报。
  公安局局长,肖勇一脸歉意地说:“潘专家,实在又要辛苦你了……”
  潘磊还没看档案,就揉着太阳穴说:“我刚想回来休息,就被你们逮来了,具体什么情况?有谁可以跟我简单介绍一下吗?”
  肖勇对着房间里的一个长了络腮胡子的中年人说:“唐玉唐队长,请你先简单地说明一下情况吧。”
  “是!肖局!潘专家,事情是这样的,就在这三天,全国共陆续发生了39起死亡事件。死者有以下共同点,一死亡时间相近,二,他们全是40岁以下资产在一千万到五千万的小富商。三,他们都是独居,而且私生活比较,混乱。四,他们的死因都是真菌感染型败血症引发的中毒性休克死亡。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们分散在全国各地主要城市。目前调查,已经排除了邪教组织仪式或约定同时自杀的可能。”
  “短时间,做了这么多工作,已经很厉害了。”潘磊由衷赞叹道,“有没有做过死亡时间顺序与分布的地图分析?”
  “做过了,杂乱无章。”肖勇道。
  “介意把你们做的死亡时间顺序与分布地图让我借阅一下吗?”张伟问道。
  “可以——小周,把昨晚做的地图拿过来。”
  “不对,不对,”张伟突然大摇其头,说,“人数应该少了一个,40个人才有完整的感觉。”
  “你那是强迫症……”潘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说,“但也不排除这个可能,只能辛苦肖队,联系一下全国各地公安部门,排查一下医院系统里,是否接诊过真菌感染的病人,再从这些人里,筛选出符合你说的条件的人。”
  “好的,但是我觉得希望不大。”肖勇道。
  “我也觉得,但是排查还是做的。如果有个突破口,就能节省很多时间,减少民众恐慌,也尽快控制局面,”潘磊想了想,又道,“你们用的是什么理由?”
  肖勇有些尴尬地说:“这些人平摊到全国,并不多,所以暂时用私生活混乱导致性病死亡的理由。”
  “……嗯,这个理由没问题。”潘磊点了点头道。
  小周把地图送过来了,肖勇去布置任务了。房间里除了其它办公民警,就只剩下潘磊与张伟了。
  “张伟,分工吧。桃色新闻,刑事档案,你要看哪个?”潘磊问道。
  “不,我看这个!”张伟指了指刚刚送来被圈了数字记号的地图。
  “……好吧!我们各自开始吧,有别的发现的话,就写在那边的白板上。”
  “好!”张伟说完,便让民警们帮忙把这个大地图挂在墙上,然后,开始了一动不动地观察……
  一分钟……十分钟……一小时……两小时……
  要不是张伟的眼睛还在眨,潘磊还以为他练就了新的本领——站着睡觉。
  “我这边已经结束了一半……毫无所获,你呢?”潘磊喝了口水,揉着太阳穴说。
  “我吗?前一个小时就有所发现了。”张伟还是面无表情地说。
  “……那你后一个小时多在干嘛?”潘磊无奈地说。
  “具体说,后一个小时二十四分三十五秒,三十六秒……”张伟继续面无表情地说。
  “停!”
  “我用了12种方法验证我的猜想。第一种方法是排除法。第二种是假设法……”
  “停!张伟同学,请说说你的发现!”潘磊站了起来,赶紧大声打断。
  其他民警听到了动静,也围了上来。但是左看右看还是依然不明白。
  “现在这样的地图,你们是看不出什么的。”张伟摇了摇头。
  “那要怎么看呢?”一位民警十分配合地问。
  “马克笔,拿来。”张伟道。
  立即有人送上了笔。然后张伟就在死亡顺序分布地图的序号旁,开始飞快地写数字。
  有人也快速地念道:“一广州31,二福州29,三深圳28,四宁波29,五重庆32,六三亚30,七石家庄27……十七长沙23,十八唐山24,十九西安22,二十太原21……三十六上海14,三十七昆明15,三十八北京13,三十九南宁14。”
  说完的时候,他赶紧喘着气,去找水喝了。
  “这么一看,好像是有些规律……”有个女民警说。
  “这是,天气。昨天我们在上海,受冷空气影响只有14℃。”潘磊也是颇为惊讶地说。
  “难道?这些全是这三天里,全国相应城市相应时间的温度?”有人惊讶说。
  “全靠大脑记忆的?”那个女民警惊讶地捂着嘴说。
  最后,一位一直没有发言的民警说:“我随机查了十个城市的温度,全对!”
  张伟却摇了摇头说:“可惜,这份死亡时间顺序表没有精确到几点几分,不然温度会更准确。”
  民警们的表情再次精彩。
  “你叫张伟吗?好厉害,你是哪个警校毕业的?”那个女民警问。
  “我是北京理工大学毕业的……”
  “你有对象吗?”她又问。
  “没有,怎么了?”
  “这样啊!下午有空一起吃饭吗?”女民警有些害羞地说。
  “嗯?没空,我要尽快查案。”张伟又面无表情地说。
  “好啊……”女民警顿时有些失落。
  可惜某人完全没发现,而是问道:“先不说死者问题,单说这不断递减的时间,附和什么规矩?”
  其他人不禁又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