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楼兰可汗拓跋景康【万更呀~求个收藏推荐~~~】


小说:医不容慈  作者:笔落青花
  台下之人无不受其鼓舞,恨不能现在就能披甲上马,直破中原。
  伴随着咚呛声,附甲之人在场中翩然起舞,以舞意武!
  戒吹瞪大了双眼,看着此人的身形,他突然想起原来三年前首座下山,便是为了拦截此人。
  金刚降魔拳!
  和聚散!
  沾衣十八贴!
  莫看男子在戏台上踉踉跄跄,如若蹒跚学步的老人,但他一停一顿皆是引动周遭的气机变化。像是塔尔寺的首座在他面前打出了这般拳法,他在尽力的躲闪。
  面孔一停,男子一扬手,黑红之脸瞬间变成蓝色面庞。钰苓长叹一声,这人的身份已然呼之欲出。
  三年前一国之力硬闯雁门关的楼兰的可汗——拓跋胡琉!
  注定失败的战争,让他失去了可汗之位,想不到竟会沦落到这里,成为一个戏子。
  人生大起大落便是如此,一步踏错,则步步踏错。
  戏台乱漫,狼藉不堪,像是战败之后的落寞一般,男子拖着浑身战甲,跪于戏台之上。
  二胡声起,哀音婉转,音震棕榈,片片绿叶如人哭啼落于戏台之上。
  “枕头里藏着早已发霉的梦,
  梦里住着永远再见不到的人。
  公子那一句祝你幸福,
  背后还藏着那一句娘子我依然爱你!”
  戏台之下无论男女老少,皆是擦却眼角之泪。
  西域风沙大,楼兰却无沙。
  纵是人生百年,谁能没爱过一个痛心之人?
  拓跋胡琉轻轻起身,望着东南的方向,撩起自己的战甲,单膝跪地。声音骤变,那般华强却是换上了磁性又雄浑的声音:
  “娘子,你听着啊!
  这一世我暂且放过你,
  你的鬼魂,
  定要生生世世缠着我,
  我要不得好死啊!”
  掌风呼起,拓跋胡琉竟是要双手贯耳,自毙而亡。
  台下之人皆是沉迷于悲痛之中,何人能停,何人能止?
  李避不是多事的人,可他毕竟是郎中;戒吹不愿插手世间俗事,可拓跋胡琉便是他要渡之人。
  二人身形旋动,同时而出。奈何石之内力,如何能让他们在这般距离,及时赶到阻止?
  “唉……”
  一声浓浓的叹息,落于场中,惊醒戏台周遭数百人。
  拓跋景康每日都在这里安排好了国中的长老,提防着哥哥的自杀。今日心头悸动,拓跋景康亲自来到了这里,双手轻拍,散去拓跋胡琉双手之力。
  “还是忘不了她么?”
  没有回答拓跋景康的问话,拓跋胡琉微微晃头,换上一面纯白的面孔,喃声道:“为什么非要让心死的人活在这世界上?”
  “因为我们在等待着,王的归来!”
  “王归不来了……”
  拓跋胡琉看着面前自己的弟弟,三年的时间,已经让曾经皮肤白皙的他,变成了一个粗犷的汉子。
  一国之主,又岂是好当的?
  “我们灭了西域十三国,现在的西域只剩乌孙、龟兹和我们了。”拓跋景康的声音没有丝毫得意,毕竟这是他的哥哥三年前就定下的计划,他只是个实施者罢了。
  台下众人闻声一震,他们的楼兰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么?十六成三,便可统一,统一之日定要踏平泰安,为他们的戚娘娘报仇!
  拓跋胡琉演绎的就是他自己的故事,经历了丧妻之痛的他,只能通过这般唱戏的方式来舒缓自己的心情,不然他便时刻准备着自尽。
  一代君王铁血汗,终是躲不过红尘劫。
  拓跋景康右脚微动,瞬间踢出两块碎石,直逼那个跑了一半停在场中的二人。
  能在拓跋胡琉的戏声中随意行动的人,肯定是不知道楼兰的规矩。即便他们是好心想救人,但这也说明了他们不是楼兰人。
  石子不大,携带着拓跋景康的内力犹如攻城车射出的炮石一般,夹杂着破空之力,瞬间就到了李避和戒吹的面前。
  二人心头一惊,想不懂这拓跋景康为何突然出手,若是躲开,身后的无辜之人铁定因为他们而受伤。
  即便是楼兰国的异族人和他们并无关连,随意让他人伤病,也不是李避的医德能做得出的事,更别提佛门慈悲的戒吹了。
  花手一转,李避双手之中出现一丝内力的漩涡。在接下这般石子之时,蹬地翻身旋转,刚好将这巨力瞬间泄于脚下,两道深深的坑印出现在李避脚下。
  “不动明王!”
  比起李避大开大合的动作,戒吹则内敛了多,双手合十,以不动明王的气流之意,在自己体外布下金钟罩,稳稳地拦下了这般石子。
  拓跋景康没想到这三个身份可疑的人,还有这般不俗的身手,暗叹一声:“塔尔寺金钟罩”?
  再次以更快的速度踢出了脚下的碎石。
  斗之内力的灌入,可不是这两个石力的小子能抵挡的。
  两个玉指出现在李避和戒吹眼前,劲力十足的石子宛如归家的孩童一般,一头扎进了这般手指之中,却未给对方带来丝毫伤害。
  感受此人发力瞬间释放的独有的气息,拓跋景康当即便明白了这三人的身份,
  “旗木得给我说,他的国家里来了一个中原的传道者,我们便提前启动了灭国的计划,只是不知苓狐大人保护的传道者,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四周看戏的群民,悄然后退,不像中原怕事之人,散开的民众有组织地将和可汗对话的三人团团包围了起来。
  西域全民皆兵,可见一般。
  李避只是换了一身祭祀的衣服,面上并未做过多的遮掩,保持着他那张白净的面孔,倒是和祭祀之人有几分相像。
  依旧是单膝跪地的拓跋胡琉,看向刚刚就要冲上台阻拦他自杀的二人,轻声道:
  “西楚栗帝是你何人?”
  李避一脸无辜,自己这副和老爹相像的面孔就这么能给自己惹麻烦嘛?
  不待李避回答,拓跋胡琉惨然一笑道:“罢了,不重要了,都是上个时代的事了。我毕竟只是旧时代的王,新世界没有承载我的地方,那些仇恨也就散去吧!”
  戏台后侧的门帘处,一双眼紧紧地盯着场中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