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后患


小说:姝香  作者:湘诺
  齐王乐意享受美人香吻,却也不容许自己被带偏,与杜倩蓉稍许亲热,便将她放在膝上,盯着她的眼睛,锲而不舍地探问那个“前世梦境”。
  这次杜倩蓉却是一反常态,不再像往日那般吱吱唔唔、苦着脸装出极力回想又想不起来的模样,她甜笑着倚靠进齐王怀里,非常爽快地与他诉说梦中的“新发现”。
  除了几个“新发现”,杜倩蓉再次提到了孟玉姝,很认真地告诉齐王:对孟玉姝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必须尽早毁掉以绝后患!
  前阵子杜倩蓉病了一场,起因是听到齐王亲口告知,她姐姐杜月蓉在孟府仅仅是个妾,并未当上孟府三房正室,而孟玉姝的母亲和幼妹不但没死,还脱离孟府活得好好的,反倒是孟大太太和孟二太太以及孟府三姐妹出了事,孟玉姝变成孟府最金贵最被看重的小姐,杜倩蓉吃惊之余,想到一种可能:孟玉姝,肯定也像她一样带着前世记忆重生回来了,所以,是孟玉姝将孟府格局做了改变!
  那一刻杜倩蓉除了震惊,还有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毕竟前世她与石宏乱伦,残忍地虐杀了孟玉姝及其儿子!孟玉姝重生回来,必定携带仇恨,她连孟府里的至亲都下手了,怎么可能放过她和石宏?还有安国公世子霍英,被石宏利用兄弟间的情义和信任害死,他又是那个孩子的父亲,孟玉姝若把这一切都告诉霍英,霍英的报复只会更狠……
  杜倩蓉光是想想都浑身颤栗,一时承受不住惊吓,当场昏倒在地。
  之后她躺床上连续两天不吃不喝,发热时说了许多胡话,齐王断断续续听到一些,不得其解,但非常好奇,命太医为杜倩蓉诊治,自己也每天抽空陪伴,体贴入微亲自喂汤药,等杜倩蓉病好之后,齐王给了她一个名份,特地准允她从此后可在府中自由走动,还可以随便进出王府,去孟府探望她姐姐杜月蓉,并亲口答应她:齐王府会为杜月蓉撑腰,让她做孟琳的正室夫人!
  杜倩蓉自然是感动又感激,在齐王多次关心询问下,杜倩蓉遂将自己的前世经历编成一个“梦境”,有选择性地、半真半假地告诉了齐王。
  齐王无比惊讶,带她去见一位高僧慧通法师,慧通法师也问了杜倩蓉几个问题,然后与齐王关在禅房里不知谈了些什么,自那以后,齐王对杜倩蓉越发宠爱,几乎每天都宿在她屋里,有时候去书房也要她跟着贴身服侍,到了专宠的地步,同时齐王对她的那个“梦境”是极其的着迷,稍有空闲就缠着她问一通,齐王最喜欢听自己前世册封为太子的经过,更想知道他后来是如何登基、成就了哪些伟业?
  这就让杜倩蓉为难了,前世齐王虽被册封为太子,奈何皇帝表面看着病弱,筋骨却很硬朗,龙椅坐得稳稳当当,齐王做了八年太子未能登基,最后在巡抚南方水灾时被难民攻击死得很惨,而他死后不到半年皇帝驾崩了,平时极少露面的六皇子登基……
  杜倩蓉又不傻,这个事实真相,打死她都不敢说出来的。
  只能瞎编说齐王册封为太子不久,自己被兄嫂接回了老家,乡下条件不好,重了场重病以后关在内宅休养好几年,对外界消息不太灵通,再后来……记不真切了,毕竟隔着前世,而且梦里恍恍惚惚的,许多事情似是而非……越着急,越想不起来!
  齐王十分遗憾,倒也明白物极必反的道理,逼太急了确实不妥,却又不肯罢休,恨不能钻进杜倩蓉的那个“梦”里自己看个明白,每天将杜倩蓉带在身边,就为着随时可以细细盘索,杜倩蓉不敢说实话,编着谎言应付,奈何齐王并不好糊弄,她不得不花费更多心机,连睡觉都不敢睡踏实,唯恐不经意间说梦话泄露实情,若惹得齐王生了气,她可没好果子吃,真是苦不堪言。
  她也曾暗自后悔把自己醒悟前世记忆的秘密告知齐王,又难舍凭此得来的恩宠,而今更得到齐王承诺:只要生下子嗣,日后便可母凭子贵登上皇后宝座,杜倩蓉蓦然间如醍醐灌顶,热血沸腾——
  男儿志存高远,女儿未必没有雄心壮志,关键在机遇,命中注定她要拥有至高的权势地位!
  孟玉姝那个木头人,以为占了先机攀结霍英,就想报仇杀掉自己?简直可笑!她杜倩蓉也不是寻常之辈,岂是那么容易死的,且让他们做几天美梦罢,总要让他们自食其果。
  杜倩蓉刚开始想的就是借刀杀人,她有“前世梦境”,齐王对她重视着迷,孟玉姝也有前世记忆,但她是霍英的未婚妻,属于燕王派系,齐王必定不能容,是以杜倩蓉告诉齐王,说孟四姑娘似乎好像也醒悟了前世记忆,并且例举种种理由令齐王相信,齐王果然派出暗探,杜倩蓉以为他们能杀掉孟玉姝,还暗松口气,谁知却听到禀报说霍英防护得太严密,暗探无法接近孟玉姝,随后又因别处出现纰漏,需要人手增援,此事便暂且松缓搁置了。
  今日杜倩蓉再次提起孟玉姝,提醒齐王,不仅要杀吴俊卿,更要尽快毁掉孟玉姝,因为她已许配给霍英,就会死心塌地为燕王府效力,孟玉姝前世一直生活在京城,带有前世记忆,知道的可不少,若她直接把前世齐王的好经验好做法全数照搬给燕王,齐王可就要吃大亏了。
  齐王听了这话,眸光一沉,脸上温润笑容渐变淡:“你确定孟玉姝真的醒悟有前世记忆?”
  杜倩蓉忙答道:“妾身确定,请殿下一定要相信!”
  “可是据探子们禀报,孟玉姝自幼得其父母精心教导,颇有才华,容貌更是上上等,却一直深居闺阁极少出门。按理说,孟府爵位已到尽头,她外祖柳家获罪流放,孟玉姝若真拥有前世记忆,为何不凭借所知道的,以及她自身优势,争取攀结权贵?只要她不傻,就该明白这才是能维持她孟氏家族荣光、救她外祖于水火的最好路子。”
  “她已经攀结上霍英了啊。”
  “霍英算什么?国公世子,亦不过一介武夫,又是外将,怎及……本王,或燕王?比如你在通州遇见了本王,是否前世记忆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