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对 诗 之 王


小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天庭如今还真是威名不显;
  数万天兵与龙族精锐仙蛟兵混成的前军,此刻气势正盛,竟有人敢半路阻拦。
  重点是……
  还真拦下了。
  半路窜出的这名老道,气息浑厚、威压强烈,自身道境远非金仙可比。
  李长寿如今的修为境界,还算勉强能看,也近距离接触过大法师、赵大爷、温柔如水的云霄仙子等,圣人之下的顶尖高手。
  褐衣老道登场就是威压全开,主动暴露自身修为,自是令人惊叹;但给李长寿的直观感觉,此人的道境,应不如道门最强的这批圣人弟子……
  然而,在此地,这老道完全能震慑住天庭众天将。
  ——天庭此时最缺的,其实就是高端战力。
  李长寿的纸道人实力有限,探查范围也有限,他心底刚划过这些念头,一旁东木公已是站起身来。
  木公叹道:“你看看,你看看!
  主帅如何能妄动!这下遇到麻烦,不就处处被动了吗?
  海神还请带大军从后赶来,待我去前方看看吧。”
  “木公,我去吧。”
  李长寿站起身来,面色无比凝重,“此道人非同寻常,还是不宜与他起冲突。”
  东木公闻言也不敢大意,立刻答应一声。
  李长寿拂尘一甩,身形化作一缕淡淡的青烟,却是遁入了海风之中,眨眼便过数千里。
  这老道是谁?
  口中喊着‘这些大妖是妖庭遗孤’,手托一只紫中泛白的大葫芦,样貌倒是有些平平无奇,洪荒常见的老道模板……
  洪荒之中大神通者不知几何,稳妥起见,李长寿也不好只凭一只葫芦,就直接断定此人身份。
  这老道很可能是妖族出身,或是跟妖族有很深的渊源……
  但……
  拿当年的妖族天庭,来现在的三界天庭找认同感,是不是搞错了点啥?
  李长寿此时只能做一些大概的推测,担心玉帝化身被伤,全力施展风遁。
  荡妖的计策是他奉的;
  玉帝化身想去体验男人的浪漫,更是他海神刚刚拦下的东木公,怂恿玉帝化身去的。
  这要是玉帝被打一顿,甚至化身被斩,天庭颜面扫地,成为洪荒笑话,说不定圣人老爷也会怀疑他这小弟子的业务能力!
  然而……
  就算李长寿对自己的遁法还算自信,且在第一时间就赶去了前军之所在,依然迟了半步。
  没办法,日天元帅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那老道直接炸毛。
  “大胆!”
  华日天剑眉竖起,提剑前指,“妖庭余孽竟敢阻我天庭大军!”
  玉帝化身说这话时,李长寿的身形,刚好出现在玉帝化身的左侧;
  听闻此言,李长寿差点就给玉帝跪了。
  这是莽到了极……
  不,这不是莽,莽是分不清形势的糊涂上头。
  玉帝这是刚,是真的刚!
  李长寿此刻反应了过来,玉帝全然未将这个老道看在眼中。
  玉帝背后有天道有道祖,本身更名义上的三界主宰,六位圣人老爷都是师兄师姐!
  他怕什么?
  今日这老道,阻碍天庭大事也就罢了,非要用上古妖庭来压如今的天庭,这已是将玉帝的面皮踩在脚下,还用力碾来碾去。
  八成,玉帝此刻已经想做了这老道,以壮天庭威势!
  而且,看样子,玉帝的化身似乎也有他自己的底气……
  李长寿心底迅速分析着这些,给自己找好了定位,提醒自己坚持那几个原则不动摇。
  日天元帅再次高呼:“众将士何在?”
  后方的众天将天兵,已是齐声呼喊:“听元帅号令!”
  声震九天,气冲斗牛!
  前方的褐衣老道双目瞪圆,那一声‘余孽’已让他怒极,大喝一声:
  “你这天将,仗着自己功德护体,就以为旁人动你不得!?
  莫非是想让贫道与你做过一场?”
  言罢,这老道须发飘舞,浑身上下保持着惊人威压,背后仙力凝出大片雷云!
  华日天浑然不惧,手中长剑高举,一道金光自九重天落下,又在他身上折射出万丈金光!
  金光之中,华日天保持举剑的动作,浑身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神力,双目更是金光涌动,逼视着面前这老道。
  一时间,竟抵掉了这老道散发出的大半威压,让天兵天将士气大振!
  这老道瞪着双眼……
  自己以法力胁迫,却被眼前这天庭将领无视,这天将甚至还嫌他动手慢了,要主动出手砍他。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洪荒还讲不讲【拳头最大】的道理了?
  老道大吼一声:“好!贫道今日便斩了你这目中无人的天将!”
  他右手拍在那紫色葫芦上,葫芦口喷出一线毫光,毫光升起三丈,瞬间凝成一团烟雾,其上显出一双冰冷眼眸,死死盯着玉帝的化身!
  老道须发飘舞,浑身气息突然变得无比锐利,一股肃杀气息横压当场!
  “定!”
  老道轻喝一声,葫芦上方那双眼眸射出两道白光,直指华日天额头!
  而这老道不等白光落在华日天身上,口中已是催动咒法:
  “请宝贝转!”
  “且慢!”
  忽听一声大喝,一道身影直接挡在了华日天身前,白发飘舞,拂尘飘扬,张开手臂,面色慨然。
  就差一声‘你要斩就斩我吧’云云!
  那边老道话语一顿,但此法并非说停就停,此宝若祭出、不斩便伤自身。
  那个“身”字,已然出口!
  两道白光打在李长寿身上,一抹锐芒凭空激射,李长寿心神轻颤,竟看到了滔天血海翻涌而来。
  这一瞬,李长寿灵觉一跳,几乎下意识就断了本体与这具纸道人的联系,心底异象瞬间消失不见,那股锋锐之感烟消云散!
  这就是,斩仙飞刀?!
  李长寿体会着自己刚才那一瞬的无力,额头沁出几滴冷汗……
  好可怕的宝物!
  自己的纸人竟然毫无招架之力!
  只差一点,就伤到了自己的本体!
  但好像并非是真的有一把飞刀取人首级,而是针对元神、斩杀元神……
  李长寿来不及多想,立刻启动了……那只【海神】纸道人袖口中的纸道人,心神迅速回归西海。
  心神刚归位,李长寿就听到了,日天元帅那声怒极的大喝:
  “你敢斩我天庭正神!”
  这具纸人迅速从衣袖中钻出来,就见漫天金色光弧斩掠过海面,生猛地砸向那老道。
  被斩仙飞刀斩了一记的纸道人,此刻……
  头都没了!
  身体迅速漏气,一缕缕仙力不断向外扩散。
  而玉帝化身华日天,此刻身着黄金甲、手提金光剑,身周盘旋着九条金龙的虚影,追着老道一阵猛砍。
  老道本是不屑闪躲,要硬抗华日天攻势,但那金光斩来,其内竟蕴含一缕天道之力,将老道打的大道震颤,心惊之余连忙后退。
  一时间,华日天气势占据上风,左右立刻有天将下令,一队队天兵就要包抄、布阵;
  各位龙族高手眼见海神被斩,头都没了,天庭主帅又如此生猛,一个个也是摩拳擦掌,只想扑上去乱宝砸死这老道。
  但,几位龙族高手传声,让他们稍安勿躁。
  李长寿此刻也看出,玉帝陛下的化身,实力应是金仙境后期,相当于一名能征善战的六品、七品金仙将领。
  此时能让那老道有些狼狈的左躲右闪,完全是凭借了那些金光加持。
  不过数招,这老道身形一闪出现在数百丈外,左手托着那宝贝葫芦,葫芦上方三丈处的云雾中,那双冷酷无情的眼眸再次睁开!
  “定!”
  这老道大喝一声,华日天的身形在半空瞬间顿住。
  当下,这老道又要催起斩仙飞刀,但李长寿的呼喊声已然赶来!
  “且慢!”
  一抹水流涌动,李长寿的身形极快地出现在了玉帝化身之前,端着拂尘,直视这老道。
  这老道与玉帝化身也是一愣,同时看了眼刚刚的‘无头尸身’,却发现那里已经没了人影。
  玉帝化身日天元帅喜道:“海神,你没事!”
  “哼,原来是化身!”
  那老道双眼一眯,冷笑了声。
  正此时,华日天身周金光闪耀,已是将那定身之法冲开。
  李长寿真怕玉帝化身再冲上去,被陆压给斩了。
  ——李长寿的纸道人,是一点元神之力,用剪纸成人的神通,辅以玄都大法师所传身外化身之法,融合符箓与禁制,不断改良而成。
  刚才化身被斩,李长寿及时切断与化身的关联,也就损失了一股元神之力,头疼一下。
  但玉帝的化身,李长寿搞不清楚原理如何,说不定是与玉帝的元神相关,很容易让玉帝重伤。
  李长寿立刻传声道:
  “陛下,让小神来应付这个老道,他手中的葫芦来头不小,我三两句话打发了他就是。”
  “无妨!”
  华日天直接开口说话,走到李长寿面前,淡然道:“让他斩!”
  言罢,华日天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提着长剑。
  而背在身后的左手,掌心竟变得有些透明,却是主动给李长寿展露了一下,这具化身的主要构成部分。
  是功德……
  天道功德凝成的化身,功德之力凝成的……功德金身!
  李长寿当时眼圈就红了。
  自己拼死拼活,又是搞香火,又是来天庭给玉帝当小弟,还算计这、算计那,为的就是赚点功德,凝个功德金身,给自己套一层‘你们谁杀我就被业障缠身’的安全马甲。
  可眼前,玉帝这具用来体验生活的身外化身,就是纯粹由功德凝成的离体功德金身!
  今日还想用功德金身,来搞这个老道;
  斩仙飞刀前脚斩下去,天谴估计后脚就到!
  “陛下,”李长寿传声道,“主将被斩,对天庭军心势必是巨大的打击,咱们今日是来给天庭、给陛下扬威,并非跟这老道置气。”
  玉帝化身闻言略微点头,传声道:“刚看爱卿你被斩,吾就想今日毁了这老道,却是有些考虑失妥。
  爱卿,有何妙策?”
  “陛下,且让小神一试。”
  “善!”
  玉帝化身轻轻点头,李长寿提着拂尘再次向前,与那老道正面相对。
  这老道冷笑一声,淡然道:“怎么,商量好了?你化身既被我斩过,应也知我宝贝的厉害!
  速速退去,给妖族留一线活路吧!”
  “道友你谁?”李长寿皱眉问了句。
  “贫道……”
  “道友你一不报来路,二不说因果,直接就阻拦我天庭正师,还想让天庭看在道友你的面皮上退兵。
  道友,你什么都不说,我们怎知你面皮值几斤几两?”
  李长寿甩了甩拂尘,轻笑了声;
  那老道眉头轻皱,随之便有了打算。
  老道轻喝一声:
  “你且听好了!
  贫道本自清修客,少问世事驾闲鹤。
  修真明了天地道,转眼已是量劫过。
  未去玄都拜太清,不去玉虚门上诺。
  而今得悟离火法,宝贝一出人头落。
  如何,这面皮可够!”
  李长寿细细思量,这老道也是心细,没暴露任何跟脚。
  但斩仙飞刀……
  这玩意就是陆压道人的名片啊!
  而从陆压为妖族出头,那一句‘妖庭遗孤’,已是让李长寿大概明白了他的出身。
  听陆压念完定场诗,李长寿拱了拱手,笑道:“怕是不够。”
  “哦?”
  李长寿笑道:
  “道友,你且听听我的跟脚,看是否有这个面皮,让道友今日退去。
  道友且听好了!
  我本山中人教徒,老爷一令入了天。
  本自往来无庸客,三教皆有故交仙。
  凌霄殿内得神位,天道准许降海权。
  兜率宫中叩三拜,得传太清丹道篇!”
  言罢,李长寿冷哼一声,“道友,你觉得,我这般面皮够还是不够?”
  “哈哈哈!”
  陆压道人大笑一声,却是顺势塞上了斩仙葫芦,又淡然道,“你既是三教圣人弟子,竟去凌霄殿中侍奉玉帝,当真可笑。”
  “玉帝陛下秉天道而治三界,我能为陛下出谋划策,本就是造福三界生灵之幸事!”
  李长寿叹道:“道不同不相为谋,道友你若觉得我面皮够,还请离开。
  深海妖族屡屡作恶,族内大半生灵身染业障,除他们,便是天之道!”
  “看来,”陆压道人冷然道,“今日怕是要再做过一场了!
  你再听好!
  我本是……”
  “道友,不如听我念几句?”
  李长寿笑了笑,也是诗兴大发,打断了陆压道人的诗词。
  这是什么?
  洪荒好诗词?
  能看出,陆压道人此时对天庭也是有些忌惮,不然也不可能啰嗦这么多,真要底气十足,直接斩了日天元帅走人便是了。
  如此……
  李长寿笑道:“道友本是阳火精,得道上古金殿间。
  可是如此?”
  陆压道人面庞轻轻一颤,双目之中绽放出逼人神光,紧紧地盯着李长寿。
  李长寿又道:“云间逍遥戏夸父,惹来神弓震妖天。
  我可说错?”
  这老道目中神光隐去,定声道:“道友既知贫道跟脚,此前可是一直在戏耍贫道!”
  李长寿淡然道:“我与道友之先辈也算有些交情,本不想让道友这般难堪。
  道友,今日就这般退去吧。
  深海妖族你保不住,也莫要让我本体前来。
  你那斩仙飞刀,对我这神通凝成的化身,怕是无甚大用。”
  ——先辈的交情仅限于,咱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咱。
  “你怎知道我这宝贝之名?”
  陆压道人也是一惊,斩仙飞刀他刚刚炼成不久,面对过这宝贝的三四名道人,早已烟消云散。
  李长寿笑而不语,陆压道人目光惊疑不定。
  “哼!”
  陆压道人轻哼一声,“今日就看在前辈你的面皮上!
  你们天庭若成心针对我妖族,我定要去凌霄殿讨个说法!”
  放完狠话,他身影一转,化作一束虹光,唰的一声消失不见,走的无比迅疾。
  李长寿略微摇头,露出微笑,喃喃道:“还算你这小辈识趣。”
  言罢,转身朝玉帝化身而去。
  玉帝化身向前迎了两步,传声问:“这是妖族当年逃了的十太子?”
  “应该是了,”李长寿传声笑道,“小神也不知晓,刚才只是诈他一诈,现在看来倒是如此了。”
  “那斩仙飞刀倒是不凡,”玉帝化身笑了声,“但长庚爱卿之急智,更是厉害。”
  李长寿叮嘱道:“陛下,该领军杀敌去了,被这陆压耽误了一阵,西海妖族说不定跑了多少。”
  “善!”
  玉帝笑了声,恢复原本肃容,转身看向身后那数万天兵,以及更远处飞来的大军。
  手中金光长剑高举,万千天兵齐齐欢呼,声震天地间。
  为了天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