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五局三胜


小说:虞书  作者:大虞太史令
  而且如今林泉这个侯爷在这里,大自在居士若是说代表朝廷的话,会给知府惹来麻烦的。
  林泉也看着大自在居士,大自在居士思索了一番,然后对林泉说:“这是不是朝廷的意思,贫道也不清楚,但是贫道能够肯定,这是知府大人的意思。”
  “是吗?若是知府知道邙山的掌门是林侯爷的妻子,而你要逐她出师门,你认为知府还会是这个意思吗?”聂云凤不慌不忙地说着,这一下,她把大自在居士的退路给堵了。
  大自在居士原本想用让朝廷令林泉闭嘴,没有想到聂云凤会反将一军。
  事到如今,大自在居士也别无他法,对着聂云凤说:“知府大人或许不是那个意思,但是在那个之前,我这个掌门,是知府亲自封的,若是少掌门不愿意承认,或者觉得有什么不对,可以请知府来断。”
  “好,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邙山已经有了主了,诸位还有什么要说的。”
  聂云凤避开这个话题,回到了正体。
  众人见朝廷参与进来,他们想着暂时坐山观虎斗,静待时机。
  聂云凤见众人都点头了,对着大自在居士说:“邙山的事情,以后再说,如今先将这个梁子了解了,不知道阁下是否还有异议。”
  大自在点点头,说自己没有什么好说了,于是众人歃血为盟,这件事就算成了。
  等这件事了当,聂云凤准备让大家散去的时候,一个跟着大自在居士来的弟子开口说:“师尊,掌门的事情,未必要知府才能做出决断,天下武林,信奉都是以武为尊,想要当掌门,除了人品之外,还要看武功,师尊,你就和那丫头比试一番,看谁更厉害。”
  这位弟子说到这里,继续说:“当然这个丫头若是不服气,可以寻找帮手,五局三胜,我们这些弟子也可以代为效劳,让这丫头知道,师尊你的厉害。”
  大自在居士听到这话,笑着说:“不错,只怕这人,只会躲在林侯爷背后,不敢出面了。”
  乐琼听到这话,知道今天退缩了,她这个掌门之位很难坐稳了,于是她点头说:“好,就按照你们说的,五局三胜。”
  乐琼答应下来,一行人到了屋外,大自在居士一个弟子走出来说:“在下李四,乃是武林之中名不见经传的人物,还请诸位前辈高人赐教了。”
  李四手中握着一把剑,站立在那里,只有一番气势,这时候上官戴高走出来,笑着说:“这头阵就要拿一个开门红,你的架子还不错,看样子也算江湖上难得的好手,今日我就来会会你。”
  上官戴高说着会会你,长剑瞬间出鞘,连续进攻了几招,这几招快如闪电,而李四却都挡住了,还趁机还了几招。
  李四剑招时而快,时而慢,进退有度,明显是经过名家指教。
  在一旁看着的陈稚珪开口说:“中天一剑叶汉成是你什么人?”
  “嘿嘿,这就无须你老操心了。”李四抽空还能回话,可见双方如今还处于平手状态。
  上官戴高还是不改往日傲气,笑着说:“你剑法倒是不错,还算一个可教之才,等你剑招用尽,我就要胜你。”
  “大话说的不错,若是阁下真的有这个本事,那么你就试试。”
  双方继续比剑,只见乒乒乓乓的兵刃交击之声,在场众人,都见两人不分上下,心中都很好奇,这李四到底是什么来头。
  七十招之后,上官戴高突然喊着破。
  随着他这一声,李四的长剑掉在地上。
  看到这个情况,上官戴高得意地说:“怎么样,我说了,只需要你剑法演示完毕,我就可以破你剑招。”
  李四愤恨不平地说:“你竟然诈我。”
  原来刚才上官戴高的确没有把握胜李四,于是用激将法,让李四将剑招使用完毕,再次使用相同的招式,而这一招的破绽,上官戴高在第一次交手就注意到了。
  若是李四不是执意要落上官戴高面子,而是剑招拆招的话,也不会给上官戴高这个机会。
  上官戴高带着嘲笑,对李四说:“不错,我就是诈你,是又如何?难道长剑离手的是我不是你吗?你呀你呀,愿赌就要服输,看样子就是一个才出江湖的小毛头,一点江湖经验就没有,实在不行,你可以找你师尊,哭着对你师尊说,我欺负你。”
  李四被这个挑衅彻底个激怒,这时候一个中年弟子走出来,按了一下李四的肩膀,对着上官戴高,这一轮输了就输了,接下来,你们要谁出场呢?
  陈稚珪走了出来,对着这个中年人行礼说:“这一场就有小老儿来接下了。”
  “陈老爷,你的兴国寺功夫,已经炉火纯青了,晚辈得到你赐教,也是一种荣幸,晚辈张三,请了。”
  陈稚珪说请,两人就比试拳脚上功夫了,陈稚珪是兴国寺嫡传,讲究一力降十会,出拳沉稳,没有什么花招。
  而张三也是用罗汉拳对待,两人比试的确不太漂亮,众人都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希望他们能够早日分出胜负。
  这一刻钟之后,张三和陈稚珪脸上都流出汗水,张三对着陈稚珪说:“陈公子,晚辈凭借了体力占了一点优势,实在胜之有愧。”
  陈稚珪完后跳了一步,对着张三行礼说:“张三,没有想到你竟然会为大自在居士出头,罢了,这一局就是你们胜了。”
  接下来,又是一个人跳了出来,这人枯瘦如同竹竿,林泉看了一眼,觉得这人有点眼熟,但是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陈菁菁先出面,对着他说:“你也不用报名了,想必你就是王二。”
  “蓬莱仙子说的不错,在下就是王二,仙子请了。”
  这个人拿着一根哭丧棒,然后劈头盖脸打了过来,在出招的时候,还时不时发出怪叫,让人心烦。
  “你这人呀,这么快就露出了你的来历,你也算是江湖上有名的角了,竟然不敢以真名号示人,真是好笑。”
  “不用真名号示人,这也是为了仙子你们好,仙子,我们还是少谈。”
  王二说话之间,被陈菁菁一剑給带走了半截衣袖,自然不愿意分心谈话。
  陈菁菁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对着他说:“可惜呀,你兄弟没有在这里,而你的摄魂叫,也奈何不了我,我心中如同明镜一样,丝毫不沾染任何尘埃。”
  王二听到这话,认为陈菁菁只是说笑,不过无论他怎么催动功法,陈菁菁丝毫不慌乱,王二想到了江湖上传闻这蓬莱魔女的种种,心中反而先乱了。
  他心思乱了,陈菁菁机会就来了,找准了一个机会,用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将王二手中的哭丧棒给夺走。
  陈菁菁拿着哭丧棒在手中转了一个圈,然后还给王二说:“王二,若是你不服,我们可以再试试。”
  “仙子武功高强,我怎么会死皮赖脸的不认输,日后若是有机会,我兄弟二人再来讨教。”
  “嘿,你们随便来。”
  这一句胜利之后,赵大也下场了,他这一次上指着袁丽华说:“不知道林夫人是否愿意赐教呢?”
  袁丽华心中有些诧异,但还是走到场上,和这个赵大比试起来。
  赵大用的剑术都平平无奇,但是袁丽华剑法也一反往日的锐利,有些犹豫起来。
  林泉看到这个情况,心中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也不好说破,只能看着。
  三十招之后,袁丽华收剑,对着赵大说:“你胜了。”
  “多谢林夫人成全,多谢多谢。”
  袁丽华带着歉意走了过来,这时候上官戴高对着林泉说:‘妹夫,你不要怪妹妹,妹妹也是迫不得已的。’
  “我知道她为难的地方,而且还有最后一场。”
  林泉说到这里,看着乐琼说:“琼妹,不用太过担心,今日就算输了,他这掌门也当不长久。”
  乐琼对这林泉说:“林公子,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乐琼走出去之后,乐瑶开口说:“姐姐,我们姐妹向来一起上阵,这一个人也是,一群人也是。”
  乐瑶说完,大自在居士无所谓地说:“你们姐妹一起上吧,反正你们两个年数加起来还不如老夫,老夫也不愿意占你们便宜。”
  乐琼犹豫了一下,最后点点头,和乐瑶一起,肩并肩,双剑合璧,杀向大自在居士。
  大自在居士念了一声佛号,手中的月牙铲如同怒海蛟龙,翻腾爪牙,不可一世,要冲破两人剑网。
  而乐家姐妹的剑网却没有那么脆弱,任由这条蛟龙怎么折腾,都是不破。
  大自在居士原本这两姐妹,就算剑法精妙,但都是妙龄女子,修为不足,气力不够,这入了剑网之中才知道,乐琼她们的内力虽然不如他那般深厚,但却不是泛泛之辈。
  双方拉锯着,这一拉锯,乐琼姐妹明面就吃亏了,众所周知,女子的气力弱过男子。
  但是大自在居士忘了,这两人都是玄门正宗,以气息绵长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