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和事佬


小说:虞书  作者:大虞太史令
  诸位都是席地而坐,我一个人坐着成何体统。”
  成何体统这四个字,聂云凤说出来,充满了讥讽,在场的人都听出来了。
  林泉也没有在乎,让聂云凤坐下,故作平静的欢迎聂云凤的到来。
  聂云凤询问了一下事情的原委,林泉告诉聂云凤之后,聂云凤想了想说:“那么明日,就在那里召见他们,不知道时间是否来得及。”
  “少掌门,这倒是无妨,他们如今都住在海宁城。”
  聂云凤对着林泉抱拳,让人带她前去桐山别院。
  等到聂云凤离开,上官戴高说:“真是奇怪,这位少掌门来的时候和颜悦色,没有丝毫架子,怎么到了书院,就这么冷冰冰的。”
  林泉对着上官戴高说:“或许是因为她不喜欢官门中人吧,表哥,真是辛苦你了,你先去休息吧,今天晚上,我在为你接风洗尘。琼妹,带妹妹下去休息吧。”
  上官戴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反应过来,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当天晚宴过后,林泉到了乐琼的房间,这是乐琼让丫鬟通知他来的。
  到了房间,林泉笑着询问:“为什么今天不陪着妹妹。”
  “她也不小了,而且,今日也是应该来我这里了。”
  林泉听到这话,看着乐琼精心打扮,案几上还有酒菜,心中一喜。
  他坐下来之后,乐琼为林泉倒了一杯酒,然后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敬了林泉一杯。
  喝下去之后,乐琼拿出一本秘籍说:“这是天残地缺他们师门秘籍,可惜还没有还给他们,他们就已经死在大自在居士手下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大自在居士这么难缠,不过他这个人,还要好生提防,这一计不成,他肯定心生一计。”林泉吃了一口茶,肯定地说着。
  林泉分析,大自在居士如今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双方还没有撕破脸皮,他重新回来,准备暗中生事。第二就是投靠朝廷。
  乐琼为他夹了菜,对着林泉说:“只怕他早已经和朝廷有所勾结。”
  林泉沉思了一下,放下筷子,站起身来,来回踱步说:“明日,又是难办的一天。”
  “林公子,你心中可有对策。”
  “如今还不知道他的实力,明天只能见招拆招,若是他假意回来,还好说,若是他直接挑场子,恐怕明天的事情难以善了了。”
  乐琼点点头,告诉林泉,若是明天大自在居士真的捣乱,她们姐妹双剑合璧,应该能压制住大自在居士。
  林泉看了看乐琼,对乐琼说:“明心剑法虽然厉害,但是大自在居士这个人,武功的确有些邪门。”
  林泉也不敢肯定乐家姐妹是他的对手,他最后补充说,到时候尽量不要暴露杀机,给大自在居士活命的机会,大自在居士这种人,只要能活命,绝对不敢杀了她们。
  乐琼点点头,林泉继续回到原位,吃着东西,喝着酒,打量着乐琼。
  等喝得差不多,林泉将案几撤去,然后吹熄了灯,过了一会儿,林泉再次点亮了蜡烛,看着眼中含泪,脸上是歉意的乐琼,对着乐琼说:“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一场大战。”
  “林公子……”
  “没事,早些休息吧。”
  林泉回到自己的地铺,然后就闭上眼睡了过去。
  第二天鸡鸣之后,林泉等人就起来了,然后骑着马前去桐山。
  他们出发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等到了桐山那个别院之后,已经有不少武林人士在那里等着了。
  他们见到林泉,拱手行礼,说林泉辛苦了,贵为侯爷,还这么关心武林之中的事情,真是让他们感动不已。
  林泉说不敢,希望今日在聂云凤的主持下,能够将以往的梁子就此揭过,大家学武,那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而不是厮杀成性,坏人性命。
  众人都说林泉说的对,正应当如此,弄得林泉心中暗想,自己好像不用请林冰娥,就可以解决这件事一样。
  等到人到齐了之后,穿着道装的聂云凤就走了出来,聂云凤这些年来潜心修道,神情淡雅,不怒自威,如同画中的仙姑一样,可远观而不可近言。
  聂云凤对着众人行了一个四方揖,开口说:“这一次贫道是奉了掌门之命,前来调和诸位之间,因为前些日子在大典之中接下的梁子。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听林侯爷说过了,我在说一遍,看是否属实。”
  聂云凤将林泉的话复述一遍,看着众人说:“事情是否如此?”
  众人都说就是如此,聂云凤点点头,继续说:“那么我算是明白了,诸位所结怨,不过是一件小事,如今已经有九十四人因为此事而丧命了,诸位若是不和解的话,只怕只会让亲者恨,仇者快。”
  “承蒙诸位看的起,让我师尊当这个鲁仲连,我师尊有要是不能亲自到,于是派贫道来这里,这是师尊给我的掌门戒指,诸位可以一验真假。”
  众人还没有说话,外面就传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聂仙子是飞云少掌门的事情,天下皆知,何须再验。”
  大自在居士拿着一柄月牙铲,大步走进来,在他背后,有二十多个弟子,这些弟子,林泉都没有见过。
  “那好,诸位若是没有异议,那么贫道就以飞云掌门的名义,替诸位揭过这个梁子,若是谁再以此事寻仇,那就是和我飞云门作对,在场众人可以共击之。”
  聂云凤说完,准备歃血为盟的时候,大自在居士开口说:“聂仙子,此事是不是太快了。”
  “大和尚还有什么要说的。”
  “大家结仇是假,大家想要邙山才是真,若是邙山还是没主的话,只恐这厮杀不会停下来,伤了贵派好生之心。”
  聂云凤听到这话,看着在场众人,这时候有人附和说。
  “不错,一切皆是邙山而起,若是邙山没主,此事绝不会就此了断。”
  “所求在邙山,若是邙山有主,自然无心寻仇。”
  群情激昂,林泉心想,果然来了,他看了看乐琼,乐琼站出来说:“邙山掌门在此,怎么能说无主。”
  大自在居士发言说:“邙山掌门,呸,贫道真是瞎了眼,这自古以来,可有掌门让外人杀自己门人的。”
  “本座说过,让你停手了吧。”
  “云海的事情又怎么说?”
  “私人恩仇,和门中无关。”
  “好一个和门中无关,你如此冷血,不配当这邙山掌门。”
  林泉看着大自在居士翻脸,笑着说:“乐掌门不配,想必大和尚你配了。如今邙山就只有你们两人了。”
  “不错,这一次我来这里,就是告诉天下同道的,这邙山掌门已经是贫道了。”
  跟着大自在居士身后的弟子也跪在地上说:“不错,如今我邙山派,以师尊为掌门。”
  林泉心中明白,那一天为什么大自在居士要出面授信物,这样大自在居士就理所当然成为邙山门人,自然有资格当掌门了。
  不过林泉还要弄明白一件事,于是询问说:“既然大和尚要当掌门,不知道是何人传授信物呢?”
  “是朝廷的知府大人亲自赐给我的掌门信印,林侯爷,若是不信,可以去海澜城,询问府台大人。”
  林泉还是微笑地说:“不用,出家人不打诳语,本侯信你这印是真的。”
  林泉这下倒是不好办了,毕竟自己也是朝廷一员,朝廷竟然册封这人为邙山掌门,自己肯定不好反对了。
  这时候聂云凤开口说:“这什么时候,武林之中的事情,需要朝廷来管了。”
  “怎么了,少掌门?你难道对朝廷有什么不满。”
  “不满倒是没有,只是对你这个掌门之位不满,历来掌门收受,皆是自己门中事情,外人不能干预。难道这知府,也是邙山弟子了。”
  大自在居士听到这话,一时间语塞,聂云凤继续说:“如今邙山弟子就你和乐掌门,你这个掌门信物,至少要乐掌门亲自授予才是。”
  大自在居士听着聂云凤这么说,思索了一番,对着聂云凤说:“哼,她已经被我逐出师门了,不算我邙山的弟子了。连邙山弟子都不是,谈何授予?”
  “你先要当上掌门,才能逐弟子出山门,而如今你连掌门都不是,谈什么逐出师门。”聂云凤直接顶回去。
  大自在居士原本自己将朝廷这块招牌拿出来,在场众人应该不会多话了,没有想到,这聂云凤如此难缠。
  他想了想,只好继续在朝廷上做文章,对着聂云凤说:“少掌门,这朝廷大,还是武林大。是听朝廷的,还是听武林的。”
  “自然是听朝廷的。”
  “那好,朝廷既然封了我当邙山掌门,那么我自然是邙山掌门了。”
  “若是贫道没有记错,你说的是知府封你当的邙山掌门吧。那么贫道冒昧一问,这知府能代表朝廷吗?代表圣人吗?”
  这个问题一下来,大自在居士真的不好回答,知府一般情况能代表朝廷,但是真的较真起来,若是没有圣旨,还真不能。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