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程明华的家事(中)


小说:成长那点事  作者:六原七宇
  要是,程明华那时听了王承奶奶的话,和李丽分了手,也就没有后面这些糟心事了。
  但显然,程明华没有和李丽分手。
  这倒不是程明华那个时候就对李丽情根深种,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非李丽不娶。
  两人从王承家出来后,程明华因为王承奶奶的提醒,想着老人家看人准,是打算跟李丽断了的。
  才见第三面的人,一个“不合适”,三个字就可以利落的结束两人之间的关系。可程明华心软,在心里长篇大论的打着腹稿,想要以不伤害李丽为前提和李丽把话说清楚,以后两人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就不再见面了。
  程明华这边还在打算把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让人家姑娘可以体体面面的和自己分开的腹稿还没有打出来,李丽却在一边开始抹眼泪,说自己配不上程明华,让程明华去找更好的配得上他的姑娘,她李丽不过是颗卑微的小草,怎么配得上太阳一般的程明华,就算没有太阳,自己这颗小草就会死去,可是,配不上就是配不上,让程明华让她自生自灭吧,两人以后都不要再见了。
  李丽直哭得眼睛红肿,走路都踉踉跄跄,程明华不得不扶着李丽在路边的木椅上坐了下来。
  坐下来的李丽,犹自泣不成声,肝肠欲断。
  程明华心软了,腹稿也打不下去了,这么敏感羞怯的姑娘,就算师娘说的是真的,她的家人不好相处,可是,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怕啥相处,姑爷和丈母娘,又不是婆媳,需要天天相处,不好相处就远着点呗。
  程明华打算先处处再说,实在不行,再说分手。
  但显然,在那之后程明华再没有说出分手的机会。
  相处半年之后,两人顺理成章的登记结婚,给大家发了喜糖。
  程明华忘了,在他想要和李丽结婚之前,张老师还特地介绍了自己学校的两个同事给他,但是面都没见就被他给拒绝了,那时的程明华,就已经被李丽给控制了。当然,“控制”这个词是张老师说的。
  在张老师眼睛里,李丽的心思,从始至终,都在她那“辛劳持家”的老娘和“稚嫩孱弱”的幼弟身上,程明华,不过是她的钱袋子,程琛,不过是她可以理所当然从钱袋子里面拿钱的一纸证明。
  不过,这个道理,等程明华自己想明白,程琛已经上初中了。
  程明华不再对李丽有期待之后,家事就更不放在心上了,只一门心思的搞课题研究。
  对程明华来说,只要李丽不来干扰他搞研究,不去干扰女儿程琛念书,给他们父女俩留下够吃饭的钱,其他的,他都随她。
  王有为和程明华他们搞得那种课题,很多人穷其一生,都可能只是为某一课题聚了一粒沙、添了一片瓦,那些课题,需要许许多多的人为其终身努力。
  程明华有专研的劲头,还有一点运气,他手上研究的这个课题上,不过尝试演练了几十多种可能性,就找到了可以继续往前推进的方向。当然,这几十多次否定掉的可能性,用去了程明华整整六年的时间,那也是程琛六年的中学时光。
  去年冬天的那一天,到了下班时间,程明华实在放不下推导到一半的思路,在请示了领导之后,他带了一份资料回家,一到家,他就将这份资料锁进了保险箱,打算继续做推导,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对照。
  晚饭后,丈母娘带着小舅子来程明华家日常视察。丈母娘这是当做饭后遛食来的,毕竟,每个月程明华和李丽一发工资,李丽就会将其中的八成转存到自己的存折上,程明华家里还能有啥可惦记的?
  程明华一看丈母娘来了,转身就进了书房。
  女婿不理会自己,丈母娘已经习惯了,这女婿,就是这点小脾气不逗人喜欢,不过看在他一向听话给钱的份上,也就算了。
  丈母娘理所当然的每个房间一一巡视,这不过是丈母娘的例行习惯,李丽也就进厨房去洗碗去了。
  丈母娘没想到,这卧室里平时一拉就开的保险箱,今天居然锁上了!
  丈母娘当场就笑裂了嘴,意外之财谁不爱啊?!
  保险箱打不开,那就直接搬走好了。
  丈母娘的胆气多壮啊,转身就吩咐小舅子进屋开搬。
  李丽在厨房听到动静,进卧室一看,妈呀,这可不是可以乱来的事情!连忙上前阻拦。
  李丽这一行为让丈母娘大为光火,指着李丽的鼻子就开骂,就算李丽并没有背过程明华单位的安全条例,也知道能让程明华锁进保险箱的资料非同小可,一个劲儿的给她老娘解释,说保险箱里面的东西涉密,不能搬走。
  可是,丈母娘怎么肯信,谁家的保险箱不是用来装钱、存折、房本的!这里面一定是程明华给程琛那小丫头片子存的小金库。丈母娘坚持要带走保险箱。
  外面的动静实在是比平时大太多了,惊醒了沉浸在推导里面的程明华,程明华抬头休息一下眼睛,顺便听了一耳朵,这一听,出大事了!
  程明华冲出书房就进了卧室,看见丈母娘、小舅子已经将床头柜上方的卷轴掀开,正往外搬保险箱呢!
  跟李丽结婚二十年来,程明华第一次大爆发,突然力大无穷,一手一个,将丈母娘和小舅子给推出了卧室。
  二十年来,丈母娘何曾受过这样的对待,当即打开房门,冲到单元门口,往地上一躺,就开始大声哭嚎。
  有单位就是好,只要自己敢闹,领导就必须出面解决!这次不把程明华给程琛存的小金库拿到手,老娘誓不为人!丈母娘躺在地上打定了主意。
  这好些年不曾如此闹腾的程明华丈母娘又开始闹腾了,也不知道是为啥?
  不管是为啥,总之是有热闹看了,恰好是晚饭后的遛食时间,单元门口呼啦啦的围上了一大圈子人。
  程明华天性淳厚又心软,不然也不可能一直被李丽和丈母娘吃得死死的了。他在气急的情况下,也只是将丈母娘和小舅子推出卧室,赶到客厅,就是压根没有闹大这件事的想法。
  程明华知道,这件事可大可小,毕竟,丈母娘和小舅子都还不曾打开保险箱,资料上面的东西并没有泄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