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2 关于“七”这个数字的一些可能(1)


小说: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作者:绫将军
  杜七很喜欢海棠,与十娘的不是一种喜欢。
  她为海棠有了夫君,留下了孩子而高兴,却并不为她的消逝而感到悲伤,因为万物的规矩皆是如此,海棠本就寿元将近,她知道的。
  杜七心道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的,兴许是与十娘一起,想要触碰身边景色的她也沾染上了些许感性。
  秦淮说出自己的愿望,她会努力去完成,当做对她的生辰礼物。
  杜七很认真。
  秦淮却不明白这种认真。
  她面色怪异的说道:“方才我就想说了,七姑娘怎么总是给我一种……长辈的错觉?难道是我长得像一个孩子?”
  “没有。”杜七摇头。
  秦淮眨眨眼,接着说道:“算了,愿望嘛……想做一个优秀、迷人的女人,这是娘亲的愿望,我觉得我已经完成了。”
  “啊?”杜七有些懵然:“说些我能听懂的。”
  “既然七姑娘这么说了,那我就任性一点了?”秦淮眼睛一亮。
  她还真有一个愿望。
  “说吧。”杜七很认真的在听。
  “我……”秦淮侧过身子,欣赏着面前这个如十里青空的姑娘,看着那一双干净透彻的眼睛,深呼吸,说道。
  “我想要一些七姑娘的发膏,这春风城的天气反复无常,我发质最近不大好……而七姑娘的发质就让人很舒服,所以冒昧的……想要一些,当然,如果配方很珍贵的话,我可以保证不会泄露,也会正常付钱。”
  付钱很重要,因为她知道杜七是一个小财迷,有在披罗居“工作”,她很羡慕那些披罗居的姑娘。
  杜七却摇头:“不用钱。”
  十娘说过的。
  “发膏是吗?我知道了,明天我给你送一些过来。”杜七说道。
  她认可了这个愿望,也不替秦淮觉得可惜,因为这是她想要的,在杜七看来都一样。
  “那就麻烦七姑娘了。”秦淮呵呵笑着,欣赏着面前赏心悦目的姑娘,开始明白那些男人为什么那么喜欢盯着自己看了。
  ……
  ……
  时间流逝。
  晌午。
  已经快到了秦淮与石闲约定的时日,秦淮着才发现她已经和杜七聊了很多。
  秦淮起身,伸展着自己的身子,她吐出一口清气,看着杜七说道:“七姑娘真是会照顾人呢。”
  在方才的聊天中,一直是杜七在迁就她。
  这种感觉让人觉得十分的舒适,对秦淮来说也是一样。
  “有吗?”杜七却没有感觉到,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说道:“其实我有些饿了。”
  “哈哈哈。”秦淮已经很久没有笑的这般爽朗了,她说道:“是我的过失,耽搁了七姑娘的时间,等下让白景天带七姑娘多吃些,咱们也该上去了,这几个时辰下去,也不知道那小子在我房里做什么呢,这小子……没人与他说过女子闺房不能随意进入吗?真是的。”
  不知不觉得,她和杜七已经度过了一个上午的时间。
  算是过了一个很不错的生日。
  杜七与秦淮上楼,推开房间。
  女子闺房,有麝香弥漫,宁静,淡雅,干净利落。
  “这是我的房间。”秦淮说道。
  “很漂亮。”杜七深呼吸一口,露出些许满意之色。
  不出杜七意料的是,白景天正端坐在那梳妆台之前,捧着一本医书看得津津有味,眉间纠结仿佛遇到了什么困难,丝毫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人走了进来。
  秦淮已经习惯了弟弟的这幅模样,她轻轻叹息,转头说道:“七姑娘稍等。”
  杜七点头。
  秦淮先是走到了自己的香炉前熄了麝香,随后打开窗让清风送走那些不健康的香气,这才拉住杜七的手,请她进入房间。
  有这般动静,白景天耳朵一动,转身看去,接着眼睛一亮。
  “先生!”
  那眼里的惊喜仿若雷雨夜的惊雷,有些许隐藏,但是藏得不深,所以十分的自然。
  秦淮不满于白景天只看到了杜七而忽略了自己这个姐姐。
  又有些欣慰,虽然白景天一直没有下去找杜七会显得他不在乎杜七,可这种自然的惊喜显然更加能激起女子的好感。
  如果那南离太子朱儒释能有自家弟弟一半的自然,她也不会那般的不喜他了。
  外面的男人自然是没法与自家弟弟相比的。
  秦淮转头看着杜七,她觉得杜七多少应该会有些高兴,却发现杜七轻轻叹息一声。
  杜七瞥了一眼他手里的医书,道:“说吧。”
  秦淮一时间还没有明白,可是马上就就懂了。
  只见白景天捧着医书,急切的说道:“先生,这《素问》上古天真论中的理论我都看得明白,只是为何女子以七为周期?二七十四天癸至,三七二七而癸至,而男子却言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写,阴阳和,故能有子……”
  白景天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
  秦淮听了好一会才明白这是在询问医理,正巧还是关于女子天癸的。
  她顿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这是他一个男子能说出口的吗?
  秦淮心道自己弟弟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使,这种行为在她眼里比那些五陵子还要过分,而且看杜七的样子,早就习惯了。
  只是杜七没有表示不满,她也不好越俎代庖。
  所以秦淮只是狠狠瞪着白景天。
  他知不知道这种行为是掉好感的?她看着都觉得升起。
  好在杜七并不在意。
  杜七听了他的疑惑,说道:“你是想问,为何女子取七岁为一个周期,而男子却以八岁为周期?”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我也知道只要背就可以了,但是不明白这个理念就浑身不舒服,望先生解惑。”白景天盯着杜七,眼里闪烁着火热的颜色。
  如果是平日里,这般刁钻的问题他是不会在意的,又不会影响学医,但是谁让他有一个好的老师呢。
  杜七想了想,这倒不是一个很难的问题。
  她说道:“男子为少阳之气,故配以少阴之数八,女子为少阴之气,故配以少阳之数七,在这一点上是取自阴阳互补的调和之道。”
  “阴阳?”白景天有些迷糊。
  秦淮却听出了其他的意思,她插嘴道:“七姑娘的意思是,男女搭配为天定?”
  “天定?没有啊。”杜七摇头:“这里只说阴阳,无关姻缘。”
  秦淮点点头,她可不希望杜七看医书就变得与外面的人一样觉得她和石闲不符合阴阳五行。
  就是阴阳,无关姻缘。
  只是阴阳,无关姻缘。
  秦淮更加喜欢杜七了。
  白景天想不到这么深刻,他只想弄清楚问题,便等着杜七继续说下去。
  也许这就是直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