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一切自有定数


小说: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作者:绫将军
  师先生没有想到的是,他是真的治不好李太乙,无论是耳朵,还是断着的腿,甚至连让他开口都做不到。
  不想治和治不好可是两种概念。
  是因为天雷吗?所以怎么下药都没有作用。
  师先生出了高楼,脸上依旧是匪夷所思的表情……他也没有感知到任何可能是至宝的东西,连李太乙的血液他都取了一些,却也什么都没有发现。
  当真是一无所获。
  师先生下了楼,发现自己叫来的马车已经不见踪影,原地只放着一个吃了大半的蜜饯袋。
  便是无奈的叹息,某种意义上,杜七真的很无礼。
  可是他无法生气。
  师先生背上药箱,拎起蜜饯,取出一个吃了一口。
  很甜。
  他心道:“去吃碗面吧。”
  ……
  ……
  天色已晚,很少有医馆还开着。
  杜七掀开马车幕帘,望着那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车夫背影,说道:“姐姐,去最近的医馆。”
  车夫微微一怔,回头对上杜七的眼睛,便又是一愣,喃喃说道:“好。”
  “谢谢姐姐,还有麻烦行的慢些,十娘会疼。”
  “知道了。”
  车夫下意识点头,眼里满满都是怪异,她低头看了一眼的衣裳,心道不常变装,倒是忘了隐藏身材。
  杜七说完,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坐下。
  “你哪来的那么多要求。”杜十娘说道。
  杜七摸着杜十娘湿透的衣裳,道:“不许说话。”
  然后,杜十娘靠在了杜七的肩上,闭上了眼睛。
  石闲会帮她。
  她也不用去应付那些五陵子了。
  脸毁了,李甲也就不会再提起她,不是角儿便不能成为公子的面子。
  杜十娘仿若卸下了千斤重担,她喃喃说道:“我睡一会儿……”
  “嗯,到了医馆我叫你。”
  杜十娘睡着了。
  也许是昏过去了。
  那般疼痛不会一般人可以忍受的,更不要说是杜十娘这样的女子。
  她甚至起了烧。
  杜七望着杜十娘,一刻也移不开视线。
  十娘睡了,她还不能睡。
  杜七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
  十娘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要自己伤害自己——是因为那个少年?
  他凭什么让十娘受伤。
  十娘为什么不能反抗。
  杜七的视线移到杜十娘那覆盖着血红手绢的半张脸,又觉得这便是十娘的反抗。
  那血液已经和手绢凝在了一起。
  杜七不敢看。
  一定很疼。
  关于十娘为什么要这样做的事情,她想不明白便不想了。
  反正十娘有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比如,杜七从未见过十娘如此放松的模样,尽管眉宇间因为痛苦皱在了一起,仔细看过去却都是放松,那一缕阴霾总算是烟消云散。
  杜七心道十娘放松了,她便高兴。
  ……
  杜七撒了谎,到了医馆,她却没有叫醒十娘,而是轻轻背上她,在车夫小心翼翼的帮助下离了车,进了那医馆。
  因为杜十娘受了伤,所以今晚天气非常的好,不冷不热。
  ……
  ……
  春风城的夜一点也不平静。
  天望山,有溪流静静流淌。
  小厮打扮的男人盘腿而坐,把玩着手中的血色灵珠,一脸的郁闷。
  许久之后,身后有脚步声传来,车夫少女自黑暗中走出来,甩掉了那一双碍事的鞋子,踏入那溪水中,露出满足的神色。
  小厮头也不回,说道:“怎么这么晚。”
  “哦,我送那姑娘回了家。”
  男人摇摇头,这真像是师姐能够做得出来的事情。
  他说道:“怎么又杀人?掌柜的吩咐过要少造杀孽你忘了?”
  “你说什么呢。”车夫少女摘下头上的斗笠,一头青丝轻些而下,她不满的说道:“那姑娘那么乖,我可下不去手。”
  男人很明显的一愣,他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是说……你真的送她回了家?”
  “不然呢。”少女冷哼一声,心道那姑娘居然住在望海店,真是可惜,不过这样也好,说不定她有机会过去光顾她。
  少女又说道:“倒是你,没有被师承那老家伙发现吧,要是被发现了我可保不住你。”
  “这一点你放心,有圣女的帮助,两个师承也看不透我的伪装。”男人硬气的说道。
  其实他今天真的差点就被看透了,真真是出了一身冷汗。
  “你就嘴硬吧。”少女也不戳破他,又说道:“伪装了这么些天,真就什么都没有发现?”
  “没,这小子就是一个纨绔,真就没有一丝一毫宝物的气息,你呢?”男人问。
  “一样,你那边都没有发现,我怎么可能有。”少女理所当然的道。
  男人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毕竟他一开始也是发现杜十娘二人当时也和李太乙在一起,所以才让师姐去查,本就没有抱什么希望。
  事实证明,果然和她们二人没关系。
  可李太乙毕竟是最接近天雷的人,和杜七二人不同,哪怕真就没有发现,他也不可能放过李太乙。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这样离开?白跑一趟,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回去?”少女很不爽。
  男人晃了晃手上的珠子,随口道:“带他回去呗,看看能不能弄出什么来,他要是真不知道,就炼化了他,说不定能有什么收获。”
  “你把那登徒子抓走了?”少女眼睛瞪得像铜铃。
  男人不解:“不然呢?”
  “他们还没发现?”
  “应该还没有,怎么了。”
  “没什么,你再等一会,我回去一趟。”
  “为什么。”
  “你管我。”少女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男人当然是无所谓的,反正师承一个丹师,也抓不住师姐,问题不大。
  他仔细想了想之前师姐说的话,心道师姐也许是发现李太乙如果就这么消失了,会牵连那两个姑娘。
  越想越觉得可能。
  师姐真是奇怪的人,杀起人来绝不手软,有时候又莫名的心软。
  嘛,八方客栈本来就没有什么正经人,要不然怎么能叫魔门呢。
  ……
  ……
  当师先生听闻壬丁楼有妖人出没时候,已经没有了前往降妖除魔的心情。
  他握着师姐传讯。
  祖师神像碎裂,化作齑粉。
  祖师神念散尽,再不会产生一丝仙力。
  绝云宗的禁地毁于一道劫雷。
  绝云的天塌了。
  他便回了绝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