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送站


小说:天降我才必有用  作者:石章鱼
  陆百渊感到无趣了,本来他从京城大老远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一吐胸中郁闷,可和楚沧海见面之后却让他生出一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心情越发恶劣了。
  商人以利益为先,也许楚沧海根本不在乎天影系统是否被认可,生命场系统升级评测的意外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喜讯,五维脑域因这一则被放大的新闻声誉受到极大影响。
  林朝龙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离开办公室,生命场系统升级评测意外事件给他造成的影响远超想像,有人利用这件事制造文章,新闻媒体也在不停推波助澜,虽然林朝龙耗费巨资进行灭火,可起到得效果微乎其微。
  关于五维脑域的不利消息仍然在迅速扩散,甚至有人在学术期刊上质疑韩大川院士生前的研究成果,不仅仅是针对生命场系统,也针对韩大川生前帮助五维脑域研发得脑科智能医疗系统,许许多多的病例被报道了出来,尤其是重点报道了接受手术治疗后的死亡病例,舆论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
  林朝龙知道是谁在出手,面对越演越烈的事态,他反倒冷静了下来,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内,望着落地窗外的夜景,抽着雪茄。
  楚沧海这个人果然不打无把握之仗,在出价购买五维脑域被自己拒绝后,他竟然从学院入手,打响了一场全面围攻。
  商场上无所谓手段,只在乎成败,林朝龙抽了口烟,电话响了起来,他已经将手机关机,能在这个时候打进电话来的全都是公司内部的人。
  拿起电话听到孙东满道:“林总,现在我们的许多大客户都已经提出退货。”
  林朝龙道:“我们的产品没有任何问题,他如果想退,就给他们退。”区区一个五维脑域,他赔得起!楚沧海想利用这件事将自己打垮,让他屈服乃至将五维脑域拱手相让,简直是白日做梦。
  孙东满道:“林总,现在天宇的股东也人心惶惶,您看明天是不是要召开一个董事会,稳定一下大家的情绪。”
  林朝龙淡然道:“没那个必要,分红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们人心惶惶?怎么不需要安抚他们激动的情绪?股东如果没有同舟共济的精神,要他们有何用?你替我通知他们,任何人想要退股,我都答应,可股票只能转让给我,谁敢违规套现,我会告到他们倾家荡产!”
  孙东满内心咯噔一下,他也是公司股东之一,林朝龙的这番话也是对他的警告。
  林朝龙挂上电话,将雪茄熄灭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双臂,那些股东在他眼中算不了什么,一个个连摇尾乞怜的狗都比不上,自己高兴了赏给他们几块骨头,可现在只是遇到一点点的风浪,他们就萌生退意,退出不是不可以,吃了我的就必须要给我吐出来!
  即便是知道是谁在背后对自己下手,林朝龙也没有找楚沧海求和的意思,战争刚刚打响,我就要看你如何出招,等你的三板斧用完,我才会开始反击。
  林朝龙很久没有遇到过像样的对手了,楚沧海无疑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强大到林朝龙甚至没有取胜的把握。
  一山不容二虎,在脑域科技方面两人早晚都会刀枪相见,只是林朝龙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妻子,也许只有这样的交锋才能让他重新找回存在的意义,林朝龙望着远方灯火辉煌的皇城,唇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半夜的时候下起了一场好大的雪,学生们开始放假,在这一天里,宿舍楼在喧嚣中迅速归于冷寂。
  张弛提前就在宿舍楼前张贴了告示,让大家注意公共卫生,可能是他的告示起到了作用,13号宿舍楼的男生们在离校的过程中表现得井然有序。
  门房秦大爷一早就出来铲雪,张弛出来的时候,看到宿舍楼前的道路已经基本清扫干净,他拿了一把笤帚出来帮忙。
  秦大爷道:“都放假了,你不回家?”
  张弛摇了摇头道:“我参加了学院的冬令营,还有三天就开始了,没必要一来一回的折腾。”其实不回家的主要原因是无家可归,虽然北辰还有位叔叔,可毕竟没什么归属感。
  秦大爷道:“过节也不回去?”
  张弛道:“冬令营。”
  秦大爷摇了摇头,把铁锨递给了张弛,让他帮忙把剩下的那段路给清理干净,背着手悠哉游哉地返回传达室听小爱同学读新闻去了。
  张弛卖力清理积雪的时候,沈嘉伟和葛文修一起过来了,葛文修还拖着行李箱,远远就招呼道:“张弛,要不要我帮你捎什么东西回去?”他之前跟张弛联系过,本想跟张弛结伴回去,可张弛决定留下来参加学院的冬令营,他也只好一个人回去了。
  张弛笑道:“不用,你大包袱小行李的带着麻烦,我直接快递了。”他已经提前将送给叔叔一家的礼物寄回去了。
  葛文修跟他们道别之后,拖着箱子走了。沈嘉伟道:“你要是没地儿去跟我回家吧,反正我们家地方大,一起过年,我妈又喜欢你。”
  张弛道:“不去了,省得大家都不自在。”
  沈嘉伟道:“跟我还客气。”
  张弛问起他跟许婉秋的事情,一提起这件事沈嘉伟就叹了口气道:“我就不明白了,她总是躲着我,过去还愿意跟我说说话,现在连话都懒得跟我说了,难道我在她眼中就这么讨厌?”
  张弛道:“躲着你也未必是坏事,证明她对你有感觉了,开始逃避了,如果心里没鬼躲你干什么?”
  沈嘉伟发现总是能在张弛这里找到鼓励,他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有动力了,对了,上次我给你介绍齐冰之后你们又联系了没有?”
  张弛摇了摇头道:“别跟我瞎扯,我跟她根本就不来电。”
  说话的时候,齐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张弛有些纳闷,怎么这么巧?他也没跟沈嘉伟说,不然沈嘉伟指不定又误会他跟齐冰有什么,除了上次一起看开幕式,他们之间真没有什么联系。
  他走到一旁接了电话,沈嘉伟也急着回家,朝他摆了摆手赶紧走了。
  齐冰道:“张弛,你忙吗?”
  “忙着呢!”
  齐冰那边咯咯笑了起来:“你别害怕,我找你是想你帮忙送我一趟。”
  张弛听说这事儿,人家女孩子既然开口了也不好拒绝,他爽快地答应下来。
  按照约好的时间来到女生宿舍楼下,齐冰已经提前在一楼门厅等着了,看到张弛出现朝他挥了挥手,可能是放假的缘故,这栋楼的宿管大妈态度相对和蔼,居然顺顺当当给张弛放了行。
  张弛走过去一看,齐冰大包袱小行李的真是不少,难怪她向自己求助。
  张弛打趣道:“你这是逃荒呢还是远嫁?”
  齐冰笑道:“不管是逃荒还是远嫁都得选富贵地方,我放着大京城不呆,上哪儿逃荒去?”
  张弛道:“去哪儿啊?”
  齐冰道:“我老家晋西的。”
  张弛还真没关心过她家是什么地方的,走过去把两个大旅行袋给拎起来,齐冰自己拖着两个行李箱,小碎步跟在张弛后面。
  “你帮我送到学校门口就行,我打车直接去火车站。”
  张弛有点纳闷,按理说长得那么周正的女生不缺献殷勤的柴可夫斯基,怎么就选中了自己?
  齐冰很快给出了解释:“刚才我看到你在那边扫雪,才想起让你帮忙,真怕你拒绝我呢。”
  张弛哈哈笑道:“把我想得那么冷漠。”
  齐冰道:“我家里亲戚多,每次会去都得给他们带东西,真是烦死了。”
  张弛道:“亲戚多好啊,不像我孤家寡人的,过年连个吃团圆饭的地方都没有。”
  齐冰道:“听你这么一说还怪可怜的,真没地儿呆跟我回老家过年去吧。”
  张弛笑道:“那你跟你们家亲戚怎么介绍我啊?”
  齐冰道:“就说你是我男朋友呗,省得租了!”她笑道:“你别误会啊,从去年暑假开始,我每次回去,我家人都催我找男朋友,头都大了。”
  两人在校门口停了下来,门口出租车不少,出租车司机在这方面的商业嗅觉非常敏感,成群结队地来做学生的生意,这两天是学生放假返家的高峰期,多半都是往车站机场去的。
  等了十多分钟方才排上了车,张弛看到齐冰一个人也不容易,就算乘出租车到了高铁站,带着这么多行李也不好进站,于是主动提出把她送到火车站,齐冰客气了一下,本想到地方找小红帽就行。
  可到了高铁站才意识到春运期间人山人海,想找小红帽都不容易。
  张弛在手机上买了张一个多小时后的短途票,先把齐冰给送进去,回头出来再退票,高铁不卖站台票,只能用这个办法,反正也就是几块钱的事儿。
  齐冰都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操作,真是佩服他灵活的头脑。
  张弛一直把齐冰送到了候车区,向齐冰笑了笑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就送到这里了。”
  齐冰道:“我这都不好意思了,等我开学回来请你吃饭。”
  张弛道:“一言为定,我走了啊,祝你一路顺风。”
  挥手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人在后面撞了他一下。撞得很重,张弛身体微微晃动,转身望去,却见身后站着一名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青年,望着张弛目光中充满了挑衅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