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不急


小说:天降我才必有用  作者:石章鱼
  秦老把手机放在自己面前,故意道:“那回头我再帮你接几个电话。”
  谢忠军脑袋更大了:“爸,我敬您。”
  端起酒杯给秦老敬酒,他朝张弛偷偷使了个眼色,徒弟不该给师父解围吗?这混小子,上次的事情我还没跟他算账呢,还特么敢取笑我,等老子改天抽出来时间我虐死你!
  张弛端起酒杯:“师公我也敬您。”
  秦老喝了杯酒,气也顺了。
  谢忠军将张弛刚烤得羊球递给老爷子:“爸,您尝尝,这小子烤羊球一绝。”
  秦老皱了皱眉头道:“我不吃这玩意儿,给我来根肉串。”老爷子品尝了一下肉串,感觉味道不错,赞道:“有一手,比你师父强多了。”
  谢忠军道:“爸您就是看我怎么都不顺眼,当初您就不该养我,让我流落街头自生自灭多好。”
  秦老伸手照着他后脑袋瓜子又是一巴掌:“我还真是后悔。”
  谢忠军讨饶道:“爸,给点面子,当着俩晚辈,您给我点面子行不?”
  秦老道:“你还知道要脸啊?别以为你整天干得那些不要脸的事情我不知道,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能不能安稳下来找个媳妇,生个孩子,成个家。”
  谢忠军道:“您老就别操这份心了,您要是真想看孙子,回头我去把外面的私生子拾掇拾掇,过年带十个八个过来给您磕头,您把压岁钱准备好了就成。”
  秦老挥手又想打他,张弛劝道:“师公,这点我能给师父证明,他绝对有这能力。”
  谢忠军白了他一眼,臭小子又想害我。
  秦老道:“你可千万别跟他学,正事儿不干,整天游手好闲的,满世界坑蒙拐骗,尽赚昧心钱。”
  秦绿竹实在是不忍心听下去了:“外公,小舅不是挺孝敬您的,您对他也太苛刻了。”
  谢忠军道:“就是,简直就是虐待!”
  秦老道:“我就后悔没虐待你……”手机又响起来了,秦老拿起手机,谢忠军赶紧道:“打错了,肯定是打错了。”
  秦老这次没接,把手机塞给他了:“滚蛋,别在这儿碍我眼。”
  幸福来得太突然,谢忠军都有点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迟疑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接过手机,眉开眼笑道:“爸,那我先走了,张弛、绿竹招呼好老爷子。”
  秦绿竹道:“你车留下,喝酒了不能开车。”
  谢忠军把车钥匙放下:“得嘞,我打车!”
  张弛起身把他给送出门,来到门外谢忠军伸手就拧住了他的耳朵,张弛疼得惨叫道:“师父,您放手,您放手啊,您不能迁怒于我啊!”
  谢忠军在他脑袋上又拍了一巴掌,骂道:“小兔崽子,你就可着劲坑我吧,改天我再教训你。”
  张弛道:“师公知道您跟舒兰的事儿不?”
  谢忠军指着他道:“不怕我杀人灭口你就说!”
  送走了谢忠军,张弛回到秦老身边,秦老明察秋毫,看到他红红的左耳就猜到他刚才经历了什么:“挨揍了?”
  张弛也不否认,点了点头,反正被老谢打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
  秦老道:“赶明我帮你找回来。”
  秦绿竹真是服了这几位,老中青三个就没有一个靠谱的。
  当着秦老的面,张弛故意问道:“绿竹姐,今天学院的事情最后怎么个结果?”
  秦绿竹当然知道这小子的用意,轻声道:“没结果,学院目前会将这件事放一放,这不马上就寒假了嘛,认为寒假过去,大家或许就淡忘了这件事情了。”
  张弛道:“摆明了就是想拖,我就闹不明白了,为什么非得上什么虚拟训练系统?离开这种系统难道这些教授就不会讲课了?”
  秦绿竹朝张弛递了个眼色,意思是当着外公的面不要探讨这件事。
  秦老道:“我就不相信什么所谓的新科技,虚拟的东西永远是虚拟的,代替不了实战,韩大川、陆百渊自身的水平和眼光都有问题,他们设计的系统又能好到哪里去。”老爷子一棒子打死一群人,不过从他这句话也能听出他对这些人没多少好感。
  秦绿竹还是头一次听到外公主动提起学院的事情,她莞尔笑道:“外公,今天学院全体学生出面抗议要求废除虚拟系统教学,闹得连安院长都出面了。”她并没有说是张弛带头闹事。
  秦老端起酒杯抿了口酒道:“今天小韩来家里探望我了。”他口中的小韩就是韩洛影。
  秦绿竹有些错愕地望着外公,此时方才明白为何外公会主动提起学院的事情,作为神秘局的前任局长,外公在这一领域拥有着无人能及的威望,韩院长登门估计是想请他指点迷津。
  秦老道:“小韩也是现在才明白,生命场也罢天影也罢,只不过是商人逐利的某种形式罢了,发生在你们学院的事情,问题不在学院本身,而在背后。”
  张弛暗叹秦老虽然表面上不问世事,可他心中比任何人都要敞亮。
  张弛道:“关于这件事我多少知道一些,生命场系统是由五维脑域赞助研发,而天影系统是由新世纪科创主推完成,背后存在着两家大公司的利益角逐,目前有人正在利用评测意外的事情大做文章,其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真正的用意是要打压五维脑域。”
  秦老道:“这就是当初我反对资本进入校园的原因,商人逐利,你当他们会真心助学?或为利益买单,或为荣誉买单,真正想要满足得还是他们自己的私心。”
  张弛道:“我甚至这件事就是一个阴谋,我和米小白参加了前两次的评测,为何第三次要把我们排除在外?”
  秦绿竹道:“哪有那么多的阴谋论,没让你们两人参加是大家表决的结果,也是出于保护你们的目的,在能力方面选中的委培生要超过你们。”
  张弛有点不服气,不过想想秦绿竹的身份是委培班的辅导员,也就没跟她争论。
  秦老道:“那三个学生的情况如何?”
  秦绿竹道:“应该没什么大碍了,不过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心理疏导。”其实三名学生的灵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秦老道:“也算不幸中的万幸。”
  楚沧海此刻正在津门名流茶社的包厢内听着相声,听了一会儿觉得索然无味,不是演员的问题,是他自己的问题,最近不知怎么?他对生活越来越提不起兴趣。
  抓了一把瓜子磕了起来,楚沧海想着过去,那时候他可以在这里开怀大笑,什么烦恼都可以暂时抛到一边,可现在却只是看着别人在笑,衬托得他越发落寞。
  楚沧海意识到自己已经很难被别人的情绪感染,究竟是自己变了还是这个世界变了?
  陆百渊姗姗来迟,来到包厢内坐下仍然是一脸怒容,他本以为即将马到功成,却想不到因学生的抗议而功亏一篑。刚一坐下,顾不上喝茶就愤然道:“真是太不像话了,安崇光竟然支持学生的意见。”
  楚沧海笑了起来,他招呼陆百渊先喝茶,陆百渊来此之前,他已经知道了学院发生的事情。
  陆百渊道:“为什么他们不肯承认自身的不足?天影系统明明要比生命场优秀得多,他们其实心中都明白的,可为什么要设置重重障碍?”
  楚沧海意味深长道:“让一个人承认自身的不足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虽然某些陈旧的东西要退出舞台是早晚的事情,可他们就像失去行动能力的垃圾,你不伸手去搬开它,它就会永远留在那个位置上,直到腐朽成灰。”
  陆百渊道:“我们在研究上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付出那么多却得不到认同,真是让人恼火。”
  楚沧海道:“是金子早晚都会发光,何必苛求别人的认同?”
  陆百渊有些不解地望着楚沧海,他本以为楚沧海会和自己一样愤怒,可楚沧海的沉稳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究竟是他在伪装还是他对天影系统能否进入学院根本就无所谓?
  楚沧海发现陆百渊终究还是没有韩大川身上那种大师的风范,一个人无论学问有多高,境界未必能和学问成正比。
  这也是在韩大川死后,陆百渊始终无法企及他当年威望的原因,即便是他研发出了天影系统,可和生命场当年横空出世的影响力仍然无法相比,也只有陆百渊自己才坚持认为他的天影系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创造。
  在楚沧海看来,所谓天影系统有拾人牙慧之嫌,虽然他为此耗费巨资,可那是在韩大川拒绝合作之后才做出得选择。
  楚沧海和陆百渊之间并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陆百渊需要得是他的赞助,楚沧海需要得是他的成果,两人各取所需,不过陆百渊找不到更好的投资商,而楚沧海却可以找到更好的替代者。
  陆百渊放下茶杯道:“天影系统进入学院要押后了。”
  楚沧海微笑道:“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