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打错了


小说:天降我才必有用  作者:石章鱼
  秦绿竹道:“我认为张弛同学的话值得考虑,外界都把大学比作一座象牙塔,校园本该是最纯洁最神圣的地方,不应该沾染世俗的利益纷争,这次闹得那么大,一定是有人在故意兴风作浪。”
  安崇光道:“我相信我们学院的每一位教职员工,更相信我们的教委会全体成员的操守。”
  会议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容颜憔悴的韩老太走了进来,安崇光慌忙站起,虽然韩老太辞去了名誉院长的职位,可她仍然是校委会成员,仍然是德高望重的前辈。
  安崇光一起身,所有人都跟着一起站了起来。
  韩老太淡然笑道:“大家不必那么客气,都坐下吧,希望我这个不速之客没有影响到你们座谈。”
  安崇光笑道:“我可事先就请您了,是您拒绝了我。”
  萧长源将自己的位子让给了她,韩老太坐下后道:“我想了想还是过来一趟,听说孩子们集体抗议,我内心有愧,昨天的事情是因我而起,生命场系统升级存在很多的缺憾和漏洞,在这样的状况下,我匆匆提出评测,欠缺考虑,我理当为这次的行为担责,在此,我向学院,向所有同事,向所有同学们真诚道歉!”
  老太太站起身深深一躬。
  所有人都坐不住了,同时站起身来,安崇光道:“韩老师您这是何必啊!”
  韩老太微笑道:“错就是错,不能因为一个人曾经取得的贡献就否定他的错误,在此我宣布一件事,我有生之年不再从事生命场系统的升级和研发,至于过去一直在使用的生命场系统,作为韩大川院士的继承人和代言人,我有权决定终止使用。”
  陆百渊的脸色变了,换成是昨天韩老太宣布这个决定,他会喜出望外,因为生命场系统的彻底退出就意味着他所研发的天影系统扫平了障碍,取代生命场成为新的虚拟训练系统已经是唯一选项。
  可现在的状况还真不好说,张弛率领全体学生闹这么一出,而且韩老太现在的出现分明是抱着玉石俱焚的念头。
  安崇光道:“韩老师,其实校委会并没与否定您的研究成果。”
  韩老太道:“不用你们否定,如果我的成果无法保证这些孩子的安全,给这些孩子带来了危险,我宁愿放弃,这就是我的态度。”
  安崇光转向陆百渊道:“陆院士怎么看?”
  陆百渊心中暗骂安崇光真是滑不留手,这种时候我能怎么看?我总不能劝韩老太放弃这个决定?玛德,好人全都让你一个人当了,你安崇光就是左右逢源,谁都不愿意得罪。
  陆百渊强忍着怒火道:“韩院长的事情,当然由她自己决定。”
  安崇光望着那群学生道:“如果同学们没有其他的意见要反应,今天的座谈就到这里,对于你们提出的问题,我们会慎重考虑,也会尽快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张弛带领同学们起身,向几位领导鞠躬致意,然后离开了会场。
  韩老太居然也起身走了,安崇光赶紧挽留道:“韩老师,您别急着走嘛,留下来交流一下意见。”
  韩老太摇了摇头道:“我没什么意见,所有责任我都会承担,我以后会彻底退出学院,包括校委会。”她说完就走了。
  会议室内陷入沉默,陆百渊率先打破了沉默,他大声道:“这根本就不是勇于承担,这是逃避,她不敢面对失败,不承认失败!”
  安崇光道:“生命场系统一直非常稳定,昨天的升级评测出了意外,也不能否定韩老师全部的研发成果。”
  陆百渊道:“我没有要全盘否定她的贡献和成果,可她现在的态度分明是纵容那些学生。”
  安崇光道:“陆院士,您别那么大火气,我反倒认为昨天的意外不算什么坏事,就像此前发现系统的BUG,每次发现都会取得一次进步。”他转向其他老师道:“大家也都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针对学生的诉求你们怎么想?”
  梁教授道:“这个学期马上就结束了,也没有虚拟训练的课程了,利用寒假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以后的教学计划。”
  胡依琳道:“下班学期的教学计划中虚拟训练仍然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如果韩院长真得决定终止生命场系统的使用,那么真得要改变教学计划了。”
  陆百渊道:“又不是只有一套系统,生命场本身就存在太多的漏洞,我此前就已经多次指出,可惜没有引起校委会的足够重视,以至于造成现在的局面,搞得学生对所有虚拟训练系统都产生了抗拒心理。”
  安崇光焉能听不出陆百渊是在指责自己,他笑道:“陆院士,科学就是在怀疑和证明中反复推进,这些学生能站出来质疑,敢向我们发问是好事啊,您要用事实给他们回击,让他们意识到他们对您的质疑是多么可笑的事情。”
  秦绿竹离开学院的时候接到了张弛的电话,却是他邀请自己和胡依琳去烧肉人生吃饭。
  秦绿竹知道宴无好宴,张弛请她们吃饭主要目的就是想探听最后的结果,她考虑了一下还是去了,不过胡依琳有事没去。到了地方,发现张弛在外面等着。
  张弛看了看她身后:“胡老师呢?”
  秦绿竹道:“她家里有事。”
  张弛其实邀请胡依琳是想帮着吕坚强制造一次邂逅,看来胡依琳识破了他的用意,张弛悄悄给吕坚强发了个信息,两个字鸽了。
  张弛专门留了一个包间。
  秦绿竹进去后看到桌上丰富的火锅食材,不禁笑道:“这四个人的份量吧,咱俩可吃不了。”
  张弛把自己本来想帮着胡依琳和吕坚强修好的用意说了,秦绿竹道:“你这个小子就喜欢多管闲事,自己那么多的事情都拎不清。”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电话,却是外公打来的,秦绿竹这才想起此前答应老爷子今天回去吃饭,可一忙居然给忘了。
  秦老听说她在张弛的烧肉人生吃饭,马上表示要过去,秦绿竹提出去接,秦老电话中说不用,他还没糊涂到连地方都找不到。
  张弛听说秦老居然要大驾光临,马上又让后厨多准备点精品菜,又吩咐备好串儿回头自己亲自去烤给老爷子尝尝。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秦老果然到了,不但他到了,还带来了一位专职司机养子谢忠军。
  谢忠军耷拉着一张脸,他晚上本来约好了去会所高兴高兴,老爷子一通电话就把计划全都给泡汤了,来到之后就偷偷埋怨秦绿竹,为什么不去接老爷子一趟,害得日理万机的他百忙之中还得推开一切应酬去当专职司机。
  谢忠军本想把人送到就走,可秦老没打算放过他,指了指一旁的凳子道:“你坐下,今晚好不容易一家人聚齐了,乖乖陪我吃饭。”
  谢忠军哭笑不得道:“爸,我还有应酬,多大事我都撇开了,专程来送您,您把我当成个屁给放了呗。”
  “多大事儿?能有多重要?重要你还能撇开?”
  “您不是我爸嘛。”
  “知道我是你爸啊,你有多久没陪我吃饭了?”
  谢忠军苦笑道:“我倒是想陪您吃,可每次回家您都不给我好脸,不是骂就是打,也没留我吃饭啊!”
  秦老伸手拍了拍他的大胖脸:“今儿我心情好,不打你也不骂你,乖儿子,坐下来陪着我吃饭。”
  谢忠军只能老老实实坐下了,一肚子火气都冲着张弛发出去了:“我说你小子傻站着干什么?赶紧给老爷子烤几串羊球尝尝。”
  张弛乐呵呵去了,这边谢忠军的后脑勺又挨了秦老一巴掌,秦老道:“你又不谢顶,刮个光头干啥?明天把头发蓄起来。”
  秦绿竹忍不住笑了:“小舅,外公可真关心您。”
  谢忠军道:“你帮我谢谢他老人家。”
  张弛很快回来了,刚才这会儿功夫,秦老让谢忠军去车拿了两瓶茅台。
  谢忠军道:“爸,我今晚不能喝,陪您吃饭,等会儿我送您回去,还得赶场。”
  秦老面色一沉道:“今晚哪儿都不许去,喝点,回头让绿竹送咱们,你晚上回家住,咱爷俩好好唠唠。”
  谢忠军心中暗暗叫苦,今天晚上的计划是彻底泡汤了,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直接挂断,可挂断之后马上又响了起来,他又挂断,可又响起来了,向秦老笑道:“生意伙伴,约好的,催我呢。”
  秦老道:“接,免提,我也听听都是什么生意。”
  谢忠军道:“也没什么重要事。”他把手机挂断,可又响起来了。
  这次秦老趁着他没注意一下就抢过去了,谢忠军急了:“爸,那是我手机……”
  秦老接通,摁下免提,老爷子啥都会。
  扬声器的声音很大。
  “谢老板,您怎么还不来啊,人家都等急了,您不是答应今晚要好好陪我们吗……”
  秦老一脸鄙夷地把电话给挂上了,谢忠军脸紫得跟猪肝似的,当着长辈和晚辈出糗,什么面子都没了。
  秦老骂了一句:“不要脸的东西。”
  谢忠军不敢犯犟,张弛和秦绿竹对望一眼,两人强忍住笑。
  谢忠军道:“打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