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章 激怒


小说:剑起苍溟  作者:东篱秋
  宁少阳接过了那一份挑战书。
  那是有执法殿盖章的战书,上面字数很多,列举了决斗时候要遵守的一些规定,在最后面留出了两个人签名的地方。
  郑青云的名字已经写在上面了。
  他看完了那些条款之后,便找来一支笔,在上面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在这个过程之中,许蓁一直挨在他的身边,显得非常的亲密。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倒是没有那么亲密,现在突然挨得那么近,让宁少阳确实有那么一些不适应。
  本来想离她远一点,但是想着这样做可以让郑青云更生气,他就觉得这样挨着也挺好的。
  许蓁的身子很软,而且还带着一股很好闻的香气,依靠着他,并不会让他觉得难受。
  郑青云果然很生气。
  非常的愤怒。
  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眼看着自己的女神,倚靠在别人身上更让人愤怒的事情了。
  可是这两个人,一个是在主场,有他的师父护着,另外一个又是炼器长老的嫡系子孙,没有一个好惹的。
  他再愤怒也只能够干瞪着眼。
  这个地方他一刻都不想停留。
  等到宁少阳签完名字,他拿过了那张挑战书,对许蓁说道:
  “等到决战之日,我就会让你看明白,我和他,谁才是真正的男人!我要让你知道,我才是那个你不能错过的男人!”
  许蓁冲他吐了吐舌头,言简意赅的回答了三个字:“略略略。”
  郑青云又指着宁少阳说道:“姓宁的,到决战之日,你就等着被我踩在脚底下吧!”
  说完这话,就转身离去。
  还没有走下山顶,就听到许蓁的声音:“少阳哥哥,我们来亲一个。”
  不由得又转过身去,却看到许蓁抱住了宁少阳,往他脸上亲了一口。
  他胸口好像被万斤大锤给砸了一下,有一种想要吐血的感觉。
  再看下去,他觉得他自己要被气死在这里,转过身就往山下冲去,并爆发出一声怒吼。
  眼不见,心不乱。
  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决斗擂台之上将宁少阳给狠狠的揍一顿,最好揍得他几个月都下不了床,揍得他以后看到了许蓁都害怕。
  突然被许蓁给抱住,还亲了一口,宁少阳有一些懵逼,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但是在郑青云离开之后,许蓁就很快的放开了他,然后红着脸说道:
  “少阳师兄,真的是对不起,我只是想要气一下他,并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哦。”
  宁少阳说道。
  心里还是有一些乱。
  第一次被一个女孩子给抱住,还亲了一口,虽然不是亲的嘴,而是亲的脸,但也还是太过亲密了一些,让他感觉到非常的不适应。
  这让他感觉到对不住陈纤纤。
  有那么一刹那,他甚至担心会被这个女孩子给推倒在地。
  这让他有一些生气,觉得这是在凌辱他。
  可是,许蓁说得也有道理,为了气一下郑青云。
  他确实看到了郑青云气得不轻。
  他觉得他应该接受许蓁的解释。
  不过有一点他不是很能够理解:
  “为什么你那么讨厌他呢?”
  “这人本来就让人讨厌啊,难道你不讨厌他吗?”许蓁说道。
  “额,我是讨厌他,因为他莫名其妙的就来针对我,可是你不应该呀,”宁少阳疑惑的说道,“看起来他好像很喜欢你,为什么你还讨厌他呢?”
  “他喜欢我,哼!”许蓁突然就生起气来,“他喜欢我就不允许别的师兄弟接触我,老是干扰我的生活,干扰我交朋友,凭什么呀?你说说,如果是一个女孩子喜欢你,却不准你和别的女孩子接触,多说一句话都不行,那你会怎么办?”
  “我?”
  宁少阳突然就想起了陈纤纤,因为只有陈纤纤一个女孩子喜欢过他。
  不由得假想如果是陈纤纤那样要求他,他会怎么做。
  “我……那我不跟别的女孩子说话就是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神色黯然起来。
  如果陈纤纤还活着,不管对他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都会遵循。
  只要她还活着,只要她还在自己的身边。
  “啊?”
  许蓁愣了一下,没想到宁少阳会这样的回答。
  被噎了一下,说道:“那是因为你很喜欢那个女孩子吧?如果是一个你不喜欢的女孩子这样要求你呢?比如说我这样要求你,你会怎么做?”
  宁少阳看了她一眼,突然就明白了她的感受,点头道:“你说得很有道理,他那样做确实很让人讨厌。”
  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女人对自己说三道四,要求这个要求,那个还阻止自己交朋友,那确实是很讨厌的。
  “……”
  许蓁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被宁少阳给嫌弃了。
  不过宁少阳一直都不怎么会和别人交流,她也快习惯了。
  顺着他的话说道:“所以啊,我又不喜欢他,他凭什么来管我啊?他就是以为只要将所有敢和我交往的人都给打败了,他就会变成我的男人。但是他也不想一想,就他这样的性格,谁愿意跟他过一辈子啊?”
  宁少阳点了点头,觉得那样的男人确实过份了一些。
  “现在,门派里那些师兄弟都不敢跟我说话了,”许蓁说道,“我并不是说一定要跟那些师兄弟有什么样的交流,可是我气。凭什么我的人生要被他来打乱啊?”
  宁少阳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你过来找我,不会是要故意气他吧?”
  “当然不是,”许蓁否认道,“他还没有那个资格。我要是为了故意气他,那也不用找你,找一个金丹境界的师兄,表现得亲密一些,那不就气死他了?他总不敢向金丹境界的师兄挑战吧?就算是挑战,他也打不赢呀。”
  “哦。”
  宁少阳觉得她说得也有道理。
  得知自己并不是许蓁用来激怒郑青云的工具,心里还是好受了一些。
  不管怎么说,没有人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眼中的工具,被利用来对付另外的人。
  “我可是真心将你当朋友的,你不能胡思乱想,要不然我可会生气的。”许蓁很认真的对他说的。
  “哦。”
  宁少阳又回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