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剑六‘李钊’


小说:从仙路尽头归来  作者:沧月玄
  道野合剑宗,拥有十四剑子,根据入宗时间,分别排位剑一到剑十四。
  而李钊,李钊因为入宗时间的缘故排名第六,称剑六,但他个人修为却仅次于剑一,乃是合剑宗众剑子之中的翘楚,除了天赋不如剑一剑十四,战斗经验和战力,几乎可以追逐剑一。
  李钊很强,但好胜,他觉得剑六排太靠后,所以取了李钊这个名字,让人逐渐淡忘了剑六的称呼。
  因此,合剑宗外,有人知剑六,但很少有人知李钊,可在合剑宗里,李钊的名声却很大。
  合剑宗的剑修,分为轻剑和重剑两大流派。
  李钊的剑术,名唤“轻云流”,承自合剑宗首席长老,取轻云飞升流火若长之意,一经施展,飘忽难测,好似轻云流火,诡辩莫常。
  “李钊,既然你这么说,总得给个理由吧?”
  虽然说话之人是李钊,但秘宝此等机缘,可着实不是小事,要是李钊拿不出像样的理由来,怕还是拦不住这群人。
  当然,也有些人早已按捺不住,若非有性命之忧,早已趋之若鹜。
  “理由?难道你们以为这云雾当真没有任何危险吗?”李钊笑了笑,袖袍一挥,打开云雾,直接踏入其中。
  不一会,他便走了出来,不过不是一个人走出来的,手上还拖着一具干尸,看身穿的衣服,正是刚才那个冲进去的家伙。
  “真的是他!”
  “看样子这云雾真的有问题,还好刚才李钊开口提醒,不然恐怕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
  听到众人对他的称赞,李钊傲然伫立,笑着说道:“大家也算是承了我一个人情,不如这样,干脆大家一起行动吧,至于秘宝,有能者居之,如何?”
  “李师兄慧眼如炬,能够洞悉山雾的玄机,我等便以李师兄马首是瞻了!”
  这个建议当即得到了众人的认同,毕竟这还只是第一玄天,如果真的要争夺秘宝的话,恐怕会造成不少伤亡。
  谁都想活到第七玄天以后。
  况且这座迷雾山到底还藏着多少危机,谁也说不清楚,分散的话麻烦只会更多。
  在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楚天明听到李钊的决定却是暗自摇头。
  这一幕却恰好被合剑宗的弟子看到,对于文宗弟子他们可没有什么好感,然而楚天明这个没有任何修为的文宗首席弟子居然对李钊师兄的观点不认同?
  “楚天明,你在那摇什么头?”有几个合剑宗的弟子当场厉声喝道。
  这一声大喝直接引来了众人的注意,就连李钊都暗自皱了皱眉头。
  “楚师兄,这……”
  被众人如此注视,另外两名跟楚天明离得近的弟子也是紧张地说不出话来。
  很明显,楚天明这是犯众怒了,起码,他是拂了合剑宗的面子。
  也有几个与楚天明来自同一庇护所的弟子,他们见过楚天明抹杀赵越的手段,知道楚天明也有几把刷子,便问道:“楚师兄难道另有高见?”
  楚天明便淡淡地说道:“山雾,无毒……”
  “无毒?无毒他怎么会死?楚天明,你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有弟子大骂。
  “楚天明,你要让我们信服,也得拿出凭据来,就这么随口一编,也想阻我们的脚步?”合剑宗的弟子嗤笑道。
  哪知楚天明摇了摇头,说道:“你怕是搞错了,我并没有让你们信服的意思……”
  “不过,既然你们觉得他可信,那就跟他去试试吧!”
  “楚天明,你这激将法也是有些次了!别以为你是文宗首席弟子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书玄界,可不是你们文宗,请你不要自误!”
  楚天明这番话一下子让所有人都炸锅了,那淡漠的语气明明没有针对谁,但李钊却能够感到有无数道针芒对准了他。
  “哗众取宠!”他心中冷哼一声,脸色也是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不禁沉声道,“既然楚大天才语出惊人,那不知道你又有何见地呢?”
  李钊还特地在天才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让众人心头莞尔。
  楚天明倒也不在意,淡然道:“我已说过,山雾无毒,进山,举步前行即可。”
  “呵,大言不惭,若无毒,那人岂会身死?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吗?”李钊身边的一名弟子指着楚天明大喝。
  楚天明摇了摇头,“有时候,无知比眼瞎更为可怕。”
  “哼,满嘴口舌之利!”这名弟子被楚天明嘲讽,脸色顿时涨红,眼看着就要抽出身后的利剑了。
  但他却被李钊一个眼神制止。
  李钊冷声道:“楚天明,你太过狂妄,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既然说我们无知,那想必你非常博学了?”
  楚天明点了点头,“你说对了,我的确博学。”
  “哈哈哈哈……大言不惭!”一听楚天明这么说,就连李钊都忍不住大笑起来,他指着楚天明,替合剑宗弟子出头,“楚天明,给你几分颜色你还真开起染坊来了?”
  “师兄,你就让他继续说,我倒是要看看,他楚天明现在装了个大象,等等如何自取其辱!”
  “楚天明,你可知这是什么山,这雾又是什么雾?”李钊试探道。
  楚天明于是淡淡地道:“这座山名为毫山,这些云雾也不过是被一种名为雾隐草的东西吐纳出来的,除了迷人眼睛之外,根本没什么毒性,甚至还有一些提神醒脑的功效。”
  “简直一派胡言!李师兄稍一试探,你就开始胡编乱造了,我告诉你,这一座山不过是书玄界内的万千山峰之一,哪有什么名字!还雾隐草,我呸!根本就是胡编乱造!”
  当即就有弟子强硬反驳楚天明的话,说得有理有据,让众人也不再往深处思考。
  不过也有那么几个人低垂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没人注意到李钊听完楚天明这番话后,脸色微微一变。
  隐约之间,他似乎是对这毫山这个名字有些熟悉,细细一想,他顿时讶然。
  这毫山,他还真的听说过!
  身为合剑宗十四剑子之一,在书玄界开启之前他就已经做足了准备。
  毫山的名字,李钊也是在一本古籍之上看到的,传说毫山乃是兰亭书圣某神笔的一根毫毛所化,其终年被云雾缭绕,并且山顶是如同刀削般平整,云雾中匿藏着大量杀机,危险无比。
  前半句话是描述毫山的模样,后半句话则是被李钊理解成了先前说的那番话。
  也确实,那本古籍之上也并没有明确表达,那些危机就是在那云雾之中,所以楚天明的话,未必不是真的!
  “这该死的楚天明,还真有一两点学问!”李钊想到这里,不禁咬牙切齿,心中更不禁升起了一股杀意。
  原本,他还有机会让这些人当炮灰去给他探探路,可现在楚天明这么一说,不管是真是假,都会在旁人的心中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一旦这颗种子萌芽,他们谁还愿意替他开阵?
  一旦这些炮灰开始疑神疑鬼,那他下的功夫可就白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