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追逐秘宝


小说:从仙路尽头归来  作者:沧月玄
  随着沙尘暴的不断冲刷,书玄界内的格局也开始随之变化。
  蜿蜒的山脉开始流动,连接天空与大地,那一条犹如丝带般滑动的瀑布泉流,也开始化成一条彻底逆流之上的瀑布。蚀骨荒漠逐渐在风沙之中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玄穹深处破开了一道缝隙,似乎在那里隐藏着另一番天地……
  黄沙之中,忽然浮现出了一道流光。
  璀璨的流光,在昏暗的沙尘暴里显得光彩夺目,分外惹眼。流光穿越小半个书玄界的地界,引来了无数弟子的注意。
  “那是什么?”
  “秘宝?”
  “有秘宝随着炼化之力而出现了!”
  很多弟子开始惊呼。
  实际上,历史上书玄界也有关于秘宝出世的记载。
  当炼化之力冲刷书玄界时,书玄界的地域格局会在炼化之力的冲击之下改变,有些埋藏在地下、山脉深处的灵植、宝物,有一定几率会破土而出,改变它们匿藏的区域。
  很显然,这一次就是有一件诞生了灵性的宝物在改变自身的埋葬点。
  “我好像看到了什么!”
  “那似乎是一根萝卜!”
  “萝卜你个鬼,书玄界里能有萝卜吗?或许那是一只人参!”
  “书玄界的人参?那不得成精了?”
  “我一定要得到它!”
  ……
  众弟子议论纷纷,要不是忌惮沙尘暴,都恨不得钻入其中,使出一切底牌将那宝物捞过来了。
  而当它途径楚天明所在的庇护所时,正在树荫下闭目养神的楚天明,忽然眉梢一动,然后睁开眼睛平静地看了过去。
  这一眼,他直接勘破虚妄,窥到了流光之中的物体。
  “是它?”看清之后,楚天明眉梢一挑,唇角掀起一丝弧度。
  当它被楚天明看到时,整束流光都猛地一颤,似乎感到了莫大的危机。某一刻,它差点转头自己送入楚天明的手中。
  但在这时,它忽然听到楚天明嘀咕道了一句……
  “可以做一道下酒的好菜……”
  它立刻颤了三颤,在微弱的灵性的指引下,它猛地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逃窜得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
  第一玄天结束了,风沙逐渐散去,整个书玄界都是一副崭新的面貌。
  或者说,是另一副混乱的模样。
  当风沙彻底停歇之后,庇护所的光罩如同泡泡一样在“啵”地一声中破碎,而随着光罩的破碎,一道道光柱从玄穹深处落下,将每一个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被光柱笼罩时,他们击杀墨兽之后收集到的液体开始蒸发,而当液体彻底消失时,他们周围的光柱也终于是凝为了实质。
  但在这之后,光柱却并没有将他们传送出去,而是蓄在那里,稳稳当当地停着。
  楚天明早已司空见惯,他抬手对着那流光所去的方位遥遥一点,光柱便微微一颤,然后将他射了出去。
  “这一次的光柱竟然是指向性传送的!”看到楚天明的所为,立刻就有弟子惊喜地说道。
  “快快快!我们也去那宝贝消失的地方!”
  “去了有什么用,那楚天明连赵越都杀了,你去了还不是只有送菜的份?”
  “乱讲什么!天材地宝,能者得之,那楚天明再强,能和我们所有人为敌不成?”
  “对,能者得之!书玄界内,一切随缘!”
  “走走走,我们也去,不要晚了!”
  这些弟子一个个也都跟着楚天明所去的方位,指引光柱传送了出去。
  ……
  流光飞掠过很多地方,经过了很多庇护所,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此时此刻,除了楚天明所在的庇护所,还有不到其他庇护所里的人,也跟着飞掠了过来。
  书玄界高空之中,一道道光柱横空而去,全部都指向了同一个方位……
  ……
  另一处,灵兽圣子位居光柱之中,他眉心的血色竖痕闪烁着妖异的光彩。
  良久,他冷笑一声。
  “楚天明,这一次,我看你的运气还能那么好吗?”
  三木灵猿的眉心竖瞳,最基本的能力就是锁定追踪,身怀三木灵猿血脉的灵兽圣子,自然也有此等能力,并且他所锁定的人,就是楚天明。
  他的唇角勾起一丝讥诮之色,随即遥遥一点,便引导着光光柱也掠向了楚天明所去的位置。
  一时之间,群雄来汇。
  ……
  半空之中,群山横排,云烟雾饶。
  云烟深处,有着一处凭空突出的山台,无数道光柱带着人飞来。
  山台云雾缭绕,犹如批覆着一层浅浅的薄纱,看起来轻和柔顺,但山体倾斜,如猎豹扑食,透着一股肃杀无比的气势。
  由于山雾的原因,来到这里的数十人全都没敢轻易踏入一步,就算是有人想要进入,也会被同宗派的弟子轻摇着头拦下。
  楚天明飞的最早,但却并不是第一个抵达的,他落入山台之后,光柱消失,连带着消失的,还有那些在第一玄天之中击杀墨兽收集到的液体。
  他到来之后,也没有急着进入,而是看了一眼这些云雾,眉梢挑了挑,唇角勾起了一丝淡淡地笑容。
  然后,他摇了摇头。
  “挖了个好坑,就是别把自己给埋了。”他笑了笑,找了块大石头倚了上去,取出酒葫芦,懒洋洋地喝了一口酒。
  就在众人没有任何动作之时,一道张狂的笑声却是陡然打破了沉默。
  “一群畏首畏尾的家伙,就这样还想要来争抢秘宝?不过这样也好,秘宝我就笑纳了!”
  说罢,这人就直接冲进了山雾之中,很快便没了声响。
  片刻之后,众人相视一眼,面露疑惑之色。
  “没动静?难道这山雾只是一个障眼法?”
  没有听到那个人的惨叫声,众人也是有些蠢蠢欲动。
  难道这山雾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吗?
  或许还有其他的危险,但是秘宝在前,总有些人愿意铤而走险。
  ……
  “师兄,要不我们也去试试?”
  一处角落,几个弟子也是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但大多数人都同意现在就进去。
  秘宝的争夺是最重要的,先到先得。
  这几名弟子都背负的不同样式的长剑,赫然是合剑宗的弟子。
  而他们口中的师兄正盘坐在旁,这个人面容俊朗,气质柔和,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不过面对他们的提问,这位师兄似乎却在思考着什么东西一般,在众人已经忍不住要冲进去的时候,他做出了决定。
  “不要进去!刚才进去的那个人恐怕已经死了!”
  语出惊人!
  他的话直接给好不容易燃起夺宝之心的众人一记当头棒喝。
  “他是谁啊?他的话可信吗?”
  “可信!”
  “因为他是李钊!”
  “李钊又是谁呀?”
  “愚蠢,你或许不知道李钊是谁,但你肯定知道他的另一个称呼——剑六!”
  “什么,剑六!他就是剑六!”
  “剑六,合剑宗的年轻精锐,以六个气源引燃命炉,踏入了引炉境!”有弟子倒抽了一口凉气,“论修为……他恐怕站在所有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