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药神之子


小说:斗罗之邪魂传  作者:夕胜白
  救活药斗罗的夫人,拜师本体宗毒溪然,两件此行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办妥,过滤毒素消耗了雪恋罗大量的体力,他只能回到叠武给他安排的地方休息。
  说来也奇怪,一般人拜师以后,会称呼师傅的伴侣为师娘,可自己拜师傅的性别是个女的,该怎么称呼她的老公呢?
  “师爹?”
  这也太奇怪了,如果叠武的功力再强一定,可以尊称他为武斗罗,可是现在怎么叫怎么变扭,想了半天没有结果,雪恋罗索性直接叫他小武子,显得比较亲切。
  “小武子,出去门关一下,我要睡觉了。”
  叠武恶狠狠的摔门而出,雪恋罗瘪瘪嘴说到:“反正摔坏了不是我家的门。”
  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摸着干净而整洁的被褥,雪恋罗十分高兴,游离失所那么几天,终于有个像样的地方可以停下来,练习一下玄天功和紫极魔瞳了。
  可当雪恋罗刚刚盘起腿,准备修行的时候,突然困意袭来,雪恋罗抵挡不住困意倒头就睡着了。
  屋外叠武夫妻俩正用魂力催动着一个魂导器,魂导器发出细微的声音。
  “老婆,还是你高明,这小子毒免,用蒙汗药更本没用。”叠武拿着手上已经烧完了的催眠药,得意洋洋的夸赞着他的老婆。
  毒溪然面露凶光:“虽然他是毒免,但区区10级不到的魂力,又怎么可能抵御催眠声波呢?臭小子,叫你骗我,这次我要你好看。”
  两人在雪恋罗的屋外,坏笑着,药斗罗和蝶伊路过,看见他们奇怪的样子便问到:“小武,你们在那干什么呢?”
  两人心不在焉的回答到:“没啥,我们在晒太阳呢。”
  对于他们的答案,药斗罗和蝶伊虽然感到很奇怪,但是他们也并没有深究。
  天色渐渐晚了下来,聚会的时间就要开始了,药斗罗带着蝶伊前去赴宴,临行前药斗罗想叫上雪恋罗一起赴宴,但叠武和溪然都说雪恋罗在接受本体宗秘法的洗礼,这是开始修炼无漏金身最重要的一步,千万不能被打扰。
  听见现在是修炼无漏金身最重要的时刻,药斗罗也只能放弃带雪恋罗一起赴宴的想法。
  宴会是村民自发组织来欢迎药斗罗的,因为这里的村民都是受过药斗罗的恩惠的,他们有的是被邪魂师和山贼逼得无路可走,只能投靠药斗罗。
  有的则是本身自己是邪魂师,但弃恶从善,请求药斗罗封锁自己的邪武魂,无论是那种人他们都真心实意的感激着药斗罗。
  而当药斗罗带着他的夫人出场的时候,全场人都震惊了,没有人不知道,药斗罗身边的人,那个人是药谷的女主人!
  老一辈的人有很多曾经就是这个女人救活的,而年前一辈的人也都听说过他们神仙眷侣的故事。
  大家都真心实意的为药斗罗感到高兴,夜晚,大家在篝火的照耀下,欢快的跳着舞蹈!
  在宴会的另一边,雪恋罗缓缓睁开双眼,他想用手擦一下自己的眼睛,却发现自己人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自己的左边和右边都有横幅。
  左边的横幅是:“药王下凡普度众生”
  右边的横幅是:“神子挥手药到病除”
  横批是:“药神临世”
  “喂,你们这对仗完全不工整,还有这个横批是怎么一回事?”十字架上的雪恋罗大声喊叫着,他希望能有人来救救他,但无论他怎么用力,他喊不错声音,因为他的嘴里被塞满了棉布。
  但没有人理他,大家都围绕在叠武和溪然身边,叠武在那口水满天飞的吹捧着神之子的神奇。
  “你们知道吗?身中剧毒,即将死亡的蝶伊是怎么活过来的?”
  叠武给大家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这不可能会有人会知道答案的,众人都起哄到:“你别买关子了,快点说。”
  叠武大手一挥指向雪恋罗接着说到:“就是因为他,药神之子,他在蝶伊的床头小手一挥,念念有词的说‘愿你再无病痛‘就这样简单的几个动作就把药斗罗这个治疗系斗罗多年无法治疗的疾病给治好了!”
  台下众人大惊,连忙问到:“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不仅如此,因为药神之子怜悯世人,为了解除大家都病痛,让大家无病无灾,药神之子主动将自己绑起来让大家膜拜,大家一定要记得在膜拜的时候你们要在念‘无病无灾,万事大吉‘明白了吗?”
  “你放屁,我根本没有将自己绑起来。”雪恋罗在心里大喊,可惜没有人能听到。
  晚宴上,药斗罗看到另一边,有大量的人员聚集,他拉着妻子说到:“蝶伊,我们也过去凑一下热闹。”
  两人缓缓的走过来,看见的确是救命恩公被绑在十字架上,他们很生气,蝶伊生气的看着叠武,严肃的问到:“叠武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药斗罗和蝶伊,雪恋罗眼里充满了感动的泪水,自己终于要得救了。
  叠武看到姐姐如此生气,只能硬着头皮将刚刚哄骗村民的故事原原本本又说了一遍。
  但蝶伊会上当吗?答案是,蝶伊和药斗罗都上前认真的祈祷了一下,就离开了,临走前药斗罗还嘲笑了雪恋罗,仿佛在说:“你小子也有今天。”
  而蝶伊为什么会相信叠武的话呢?原因是蝶伊说叠武不会说谎,他说谎的时候耳朵会红,雪恋罗听见蝶伊相信自己弟弟的理由,霎那间觉得自己救她是个错误,这个人的脑子早就已经坏了。
  蝶伊不知道的是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十年的时间让叠武学会了撒谎,而且脸不红心不跳。
  在众人都在享受着狂欢之夜的同时,这个世界诞生了一个没有梦想的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