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坚信着


小说:被系统禁言的我超想谈恋爱  作者:天明又一村
  神宫千雪陷入了沉思,以他刚才的水平,演奏的七十七号练习曲可以说是近乎完美的。哪怕现在让他以这首曲子去参加最优赏,拿到前三的把握也可以说是百分之百。
  第一的话,就要看评委老师给不给面子了,但说句实话,神宫千雪自认概率也是极大的。毕竟七十七号练习曲这样需要右手是麒麟臂才能完美演奏的曲目,本身就自带着加分BUFF。
  如果麻生织的目标和自己水平相差无二,也就是说连七十七号练习曲都可以演奏的十分完美的话,对于麻生织来说,难度可就不小了。
  首先第一点,七十七号练习曲就绝对不适合她——作为一个女性,在手臂力量上的劣势还是比较明显的,所以在选曲上应该格外避开这种类型的曲子。
  但就算选对了曲子,表现的几近完美,就能赢么?
  神宫千雪眉头微皱,没有谁比他更清楚所谓艺术这种事了,在同等水平下,名气的加成,身份背景的加成,都会影响到最后的评判。
  如果想要心服口服拿到第一的话.......
  神宫千雪没有立即答复,而是对着麻生织认真道:“我得想想。”
  麻生织看着他一本正经为自己冥思苦想的模样,竟然有点感动,她有些不敢置信的上下打量了一遍神宫千雪,似乎是没有想到他能做到这种程度,但她既然拜托了神宫千雪,就也不会虚与委蛇的客套什么,站直身体,十分感激的鞠躬道:“谢谢,那就拜托神宫君了。”
  神宫千雪露出笑容,耸肩点头。
  切,让这家伙站在上风的感觉,可真是......麻生织起身时看着他那有些得意的表情,心里不由得有些别扭,比起生气来说,倒更像是傲娇发作,忍无可忍的毒舌了一句:“真不亏是我十分钟的朋友呢。”
  西八!
  神宫千雪额头井字微微浮现,这家伙就不能把那茬忘了么!
  他微微抬起下巴,眼神向下看着麻生织,露出一脸王之蔑视般的表情,用态度回应着:十分钟都是便宜你了。
  然后便转身离开。
  麻生织被他居高临下的蔑视眼神看的一愣,等他走远才一偏头,嘶了一声:“这家伙.......”
  “总让人有一种很想赢了他的感觉呢。”麻生织看向窗外,正要继续弹琴,却忽然想到了之前神宫千雪的话。
  别绷太紧?
  只有你这样的天才才有资格休息吧!
  虽然这么想着,但麻生织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手,少有的,看着窗外发起了呆。
  直到天色渐晚,她才回过神来,站起身竟已经是平时要回家的时间了。
  但心情却是平时从未有过的宁静。
  “我紧张的样子,连那家伙都看的出来么?”麻生织摇摇头,揉了揉自己光滑紧致的脸颊,起身,拿起书包,回家。
  和平时一样的搭上插上耳机,走出校门,母亲亲自开着的高档轿车就停在不远处,麻生织面无表情的打开后座车门,坐了进去。
  麻生花坐在驾驶座,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发动着汽车的同时,声音冰冷的问道:“选好曲子了么?”
  “暂时还没有。”麻生织摘下了一边的耳机,却头也没抬的回答着。
  “不要再耽搁了,这个礼拜结束之前定好,最近我忙着指导花田,没什么时间帮你选曲子,这种事也不该我去做......总之,选好了,我会亲自指导你的。”
  麻生花的话让麻生织眉头微皱,她抿了抿嘴唇,表情淡漠的看着车窗外,语气平静:“我知道。”
  麻生花从后视镜瞥了一眼自家女儿,看到她的表情,心软了一分,但语气还是有些生硬:“这一次如果你能赢的话,我会适当增加指导你的时间的,但......如果这一次你还是没什么长进的话。”
  麻生花不再说下去了。
  但两人却心知肚明之后的话该是什么。
  麻生织的脸上闪过一丝烦躁与厌恶,而后是短暂的失望与难过,最后还是化为了和母亲一样的冰冷面容,短暂的嗯了一声。
  在同学眼中,麻生织是毫无疑问的钢琴天才。高中没读完,就被外国的伯克利音乐大学发来了提前入学的邀请函,而且还拒绝了。
  但没有人知道,拒绝了那封邀请函,只是因为她的不自信。
  更没有人知道,最近的一年里,她之所以不再参加什么大会,正是因为一个新的钢琴天才横空出世——花田悠。
  这家伙,除了是她的竞争对手以外,还有另一个身份:麻生花唯一的一个弟子。
  是的,麻生织的母亲除了她以外,只收过一个徒弟,便是花田悠。
  花田悠的年纪比神宫千雪还小一岁,所以之前两人一直保持着还算让人心安的差距,但随着年纪增长,花田悠的身体发育完毕,钢琴水平就突飞猛进了起来,到现在,已经成为了公认的‘霓虹最强天才’。
  至于她?一年未曾出现在公众视线里的她,从曾经的天才,已经逐渐成为了‘优秀的青年钢琴师’。
  别人怎么想,其实都无所谓。
  但麻生织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自己母亲态度上的变化。
  就好像,连自己的母亲都承认了自己不如花田悠一样。明明自己是因为她才踏上了这条艰辛的道路,可事到如今,只是因为自己遇到了瓶颈,久久不能再像以前进步,就被抛弃了?
  说起来难听,但在麻生织看来,这就是一种‘抛弃’。
  而且之所以这一整年都没参加任何比赛,还不是因为麻生花要求的让她暂时不参加比赛,给花田悠腾出一条康庄大道,这才成就了他的‘最强天才’之名么?如果最初两人便开始同场竞技,我就一定会输么?
  所以,她想赢。
  她要证明给自己母亲看,她.......
  麻生织的脑袋被摇晃的车身一撞,清醒了过来,从复杂的思绪中回过神,将可笑的想法通通摒之脑后。
  我会赢的。
  脑袋里闪过了神宫千雪的影子。
  虽然很不爽,但如果有这家伙帮忙的话......
  妈妈一定会明白,我同样是有天赋的。
  我是不比别人差的。
  像神宫千雪那样的天才,是不可能有第二个的。
  我除了他,不会输给别人的。
  麻生织如此坚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