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 指点我修行(为‘poonlo’更,4/10)


小说:少侠请开恩  作者:青草朦胧
  流尘连忙道:“大师莫要如此,卓少侠,这是属于你的机缘,无需再交给我等旁人!”
  是人都要脸,尤其是像流尘这种俯视天下武林的超级大人物,更是将脸面摆在了第一位上。
  先前卓沐风把紫竹让给净空大师,那是因为净空已在垂死的边缘,况且也是卓沐风主动的选择。
  北堂依倒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卓沐风。
  卓沐风拿出变异麒麟子,本就是为了卖人情,结善缘,哪里还会犹豫?但这里有个问题,这是他的恩,可不能让老和尚沾了,更不能让北堂依和流尘以为,是老和尚插了一句嘴,才让他改变主意。
  于是卓沐风立刻义正言辞道:“道长说的哪里话!晚辈发现此物,之所以拿出来,本就是为了交给你和北堂前辈。
  你二人乃是我正道的基石,是对抗魔道的顶梁柱,岂容有失?莫说是此物,哪怕再发现一株紫竹,晚辈也会毫不犹豫地拿出来。
  道长,北堂前辈,不如你们二人把此物分了吧,争取早点恢复伤势,反击魔道!”
  说话间,卓沐风还真的把变异麒麟子递了出去。
  这可是他从药园里精心挑选出来的。麒麟子虽无法蜕变成四星药材,但本就是疗伤之物,单论治愈,效果不会比四星子天竹差到哪里去,后者主要还是淬炼筋骨的作用。
  卓沐风的表态,令净空大师连念两声阿弥陀佛,并赞道:“小施主宅心仁厚,不为外物所动,将来定会有大造化!”
  卓沐风忙回礼,心说要是能让我去你们宝缘寺的藏经阁逛逛,弄点武柱值,我就不求什么大造化了。
  流尘表面上仍在推辞,但其实心中暗喜,这也是正常人的表现。在这种步步危机的环境中,谁又不希望快点恢复伤势,以保全自身?
  至于北堂依,倒是比流尘干脆许多,笑眯眯道:“卓少侠,若是这次我能脱困而出,必定记住大师和你的恩情!”
  这女人就是如此坦率,当初在封天大阵外首次相遇,其他超级高手都端着架子,最多暗暗打量卓沐风。唯独北堂依,毫不避讳地与卓沐风打招呼。
  老实说,比起流尘的推脱造作,卓沐风更喜欢北堂依的行事风格,一针见血,干脆利落。
  老子把好东西给你们,图什么?还不是为了人情,你们把话点到了,收得心安理得,我也能给得舒心畅快,大家都高兴。
  当然,在净空面前,面子功夫还是要维持的,卓沐风摆摆手:“北堂前辈说笑了,晚辈只做该做之事,从不奢求回报。”
  他以不容抗拒的姿态,把麒麟子交到了流尘手中。流尘的脸有些红,一副想收又舍不下脸的样子,净空在旁相劝,北堂依直接骂了起来,说他不痛快。
  有了台阶,流尘终于不做推脱,但也给出保证道:“卓少侠的这份情谊,贫道记下了!”
  麒麟子被分成了三份,流尘和北堂依各吃下一份,前者盘膝运功,后者暂时无法调动内力,只能让药力慢慢治愈创伤。
  大约小半个时辰后,流尘吐出一口血腥气,缓缓收功站起。从脸色和气息看,他至少恢复了一半以上。
  在卓沐风和净空的注视下,流尘笑道:“恢复了六成有余,接下来只需每日运功,自能痊愈。”
  北堂依要慢得多,但到了后来,她终于也能运功消化药力,等三分之一的麒麟子消耗完,脸上已恢复了少许血色。
  没有任何犹豫,流尘又将剩下三分之一的麒麟子交给北堂依。这就是君子作风的好处,懂得谦让和照顾,换成卓沐风,肯定先管好自己再说。
  当然,也可能是流尘顾及面子,装模作样。
  卓沐风又想起了十二圣地的征召令,当时只有宝缘寺和密宗不同意。另外十家并没有反对,对比眼前的情况,他也看不出,流尘是不是故意如此。
  北堂依则很直接,没做犹豫便吞下了最后三分之一的麒麟子,她的伤势得到了全面恢复,气势也一再增强。
  等将药力消耗完,竟已恢复了足足八成之多,从地上站起后,她朗笑道:“流尘,承让了。”又看向净空和卓沐风,点头示意。
  北堂依忽然走到卓沐风面前,她的身材很高,不逊色寻常男子,作风也是直接坦白,说道:“卓少侠,之前十二圣地征召天下武者,虽是东方老头最先提出的,但我并没有反对,最终害了你三江盟。
  当时你我没有交情,我心中并不难过,可如今不同,不说清楚此事,我将心中难安。”
  她把手一张,卓沐风腰间的泪痕剑便不受控制地落在掌心,她将剑柄递给卓沐风:“若少侠舍不下心中的恨,便拿剑刺我吧。
  我绝非惺惺作态,只是想告诉你,我愿意冒这个险,尽可能减少你我之间的疙瘩。若你不杀我,那么我北堂依也会发誓,今后定以我最大的努力,补偿你卓沐风,还有三江盟。”
  说话时,她的眼睛一直定定注视着卓沐风,毫不躲闪,妩媚的娇颜中,带着几分男子的坚毅和豪迈。
  这大概是卓沐风所见过的女人中,最有男子气概的一个,不,很多男子还不如她。
  后方的流尘脸色发红,也在此刻上前,叹道:“当时也有贫道一份,卓少侠若过不去,还请出手。”
  净空大师念着阿弥陀佛,没有干预的意思,满脸悲悯,似在超度那些无辜被卷入此事,导致丧命的江湖武者们。
  也许是北堂依的气质使然,也许是她毫不避闪的眼神,卓沐风莫名相信此女没有撒谎,而一边的流尘,他反倒无法肯定。
  这种时候,再说什么‘不在意,都是误会’显然很愚蠢,何况三江盟很多人的死尚且历历在目,说得直白点,除了净空,眼前二人都是凶手之一。
  但卓沐风很清楚,未来想要保护三江盟剩下的人,说不得要借助二人之力。
  所以他也很‘坦诚’:“北堂前辈,流尘道长,晚辈若说一点都不怨恨,那自然是假的。但我很清楚,凡事以大局为重,若你们死了,魔道只会更加猖獗。”
  他夺过北堂依手中的剑,插回鞘中,转身走到了一旁坐下。
  北堂依:“我说话算数,以后你有任何解决不了的事,都可以来找我。”
  流尘也在一旁做个道揖,出声开口:“贫道亦如此。”
  没有想象中的其乐融融,被北堂依戳破了窗户纸后,现场的气氛反而颇为凝滞尴尬。最后四人各坐一边,或是打坐念经,或是调理自身。
  卓沐风倒是没什么难受的,他反而担心起东周群雄,不知道那群人如今怎样。不过按照风行霸的能力,应该会照顾好他们。
  白衣姐姐找不到自己,一定会很着急的,但她应该能从魔门高手口中知道自己的状况,不至于担忧太多。
  至于自己,还有比如今更安全的时候吗?北堂依和流尘应该不会翻脸,更何况还有一个几乎无敌的净空老和尚。
  想到这,卓沐风浑然放松下来。
  接下来几日,四人未曾离开此地,卓沐风主动担负起寻找食物的责任,但也只在附近转悠。
  身边有三位超级高手,他当然也不会放过请教的机会,询问他们关于境界的奥秘。
  三人吃惊不已,但想到卓沐风的天赋,又觉释然。净空毫无保留,详细地为卓沐风解说。
  而北堂依和流尘的感悟虽不如净空,但也不时补充几句,讲述自己的感想和体悟。
  尤其是北堂依,她是三人中唯一的剑客,一些建议和心得,反而给了卓沐风最大的触动。
  总而言之,短短几日下来,原本还对这个境界朦胧不明的卓沐风,已经彻底明白了此境的本质,更知道自己该从何处下手,收获可谓极大。
  要明白,倾天雨乃是超级高手的标配,当世还没有任何一位大高手达到此境。所以经验都掌握在超级高手手中。
  可除了那些与之有关的幸运儿,谁有这个资源和渠道?
  卓沐风倒是从乐谦口中了解过一些,但乐谦的感悟,哪有眼前这三位大佬深厚?
  卓沐风每日都在按照三人的指点苦练,三人还会适时指出他的不妥之处。
  得益于身体资质的提升,做动作更加如意,以及权武神宫带来的悟性增幅,他的进境之快,远胜之前。
  这天,卓沐风又外出寻找食物,但不知怎么的,心中突然发毛,鬼使神差一般快速往净空三人的藏身之处而去。
  远处,一抹红色刀芒快若迅雷,直朝卓沐风劈来,在灰黑色雾气中划出了血红色的通道。
  卓沐风头也不回,挥剑向后扫出三记九色剑气。
  嗙嗙磅!
  血红色刀芒实在强横,三剑连斩,竟都无法完全斩断,反将三道剑芒击碎,余势席卷而过。卓沐风疯狂横剑格挡。
  铛的一声!
  他握剑的右手发麻,整个人朝左侧斜飞出去,张口便喷出一股精血,又惊又怒地看向远处,咬牙恨道:“利屠夫,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