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冰封的心,终解放!


小说:神域苍穹Tempest  作者:徐总老公
  看到她二人终于哭了出来,众人终于稍稍放松了神经。可是,他们仍然沉默着,连大气也不敢出。
  还好,因为这哭声,所有的冰冷与黑暗全部被驱散。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暖流,从其余几人的心里缓缓流出,笼罩着整个病房,为这里带来一丝生机。似乎,原本的不愉快与沉默,就在这一刻瓦解,瞬间烟消云散,化为乌有。
  说实话,音子熙确实很生气。可是在她心里,却依然将神乐看做朋友。之前那样对她,是因为她觉得神乐做了错事儿还无动于衷,而此刻……此刻音子熙已经知道神乐心里的愧疚,虽然还没有当面对她说出来,可是心里早就没那么生气了。
  见这两个傻丫头自顾自哭着,内的其他六个人却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屋内的气氛也完全变了。
  此时,夏琳正站在大门右边的一个角落里。看到音子熙不再发怒,她捋了捋自己那乌黑顺滑的发丝,并将其轻轻挂于耳后,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她身后,摸了摸她的的头,像安慰孩子那般温柔地说道::“好了,乖啦。别怕,还有我们在你们身边呢!”
  夏琳伸出一双温暖而又纤小的手,紧紧地从身后抱住音子熙。
  音子熙顺势将脑袋埋入夏琳怀里,感受着从对方身上传来的温暖,心里也不那么难过了。听到夏琳充满着关心的话,她终于松开那捂住双眼的手,紧紧地抓着夏琳的双手,再一次放声大哭了起来。
  夏琳则轻轻拍了拍音子熙的背,看着她在自己怀里轻轻啜泣的样子,再看她有些颤抖的身子,心里也不是很好受。
  看到这一幕,站在秦岚病床正前方的东方轩,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总算是放下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欣然地笑了笑,在别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嘴角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欢迎回来,音音,这才是你,我真正喜欢的你!”
  苏卿洋和苏晓宇则是靠在秦岚床边的一面墙上,看大家这个样子,他们也算是放心了。二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一抬头,正好看到对方的眼睛,也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神乐,你也别难过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即便洛洛不在了,我们也依旧还是朋友。相信我,不管发生什么,在我心里,你都是那个与我们共同抗敌,一起训练,一同玩耍的朋友。”柳梦璃也小心地走到了神乐旁边,将她抱在怀里,轻声细语地说道。
  “话说得那么好听,你个**女,不知道自己被嫌弃了吗?居然还要强行把人家的脑袋按入怀里,你没看到神乐很不情愿吗?连*都没有的人,还要学琳琳抱人,真是笑死我了!”诸葛凝有些后知后觉,像是没看懂这里的气氛一样,随口吐槽道。
  “你是不是想打架??诸葛凝?”她这个样子,柳梦璃也见怪不怪了。
  正当她接下吐槽,准备要开始反击的时候,神乐却好似从她们身上看到了从前,自己与洛洛美好的过往一般。记得那时候,她们也经常打打闹闹,故意玩弄对方,让彼此开心。可是……可是她……再也回不去了。想到这里,神乐眼泪更加止不住地往下流……
  见柳梦璃开始反击,诸葛凝更加猛烈地吐槽道:“啊啦啦啦!真是笑死人了!你除了没*之外,还没脑,成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真粗鲁!我可是贵族千金,才不想跟你这种没脑的人一般见识,这样可是会拉低我的下限的噢,你这个**民~”
  “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你以为你有个*****就很了不起啊?告诉你,我迟早一针给你扎爆!你个无下限的**女!”柳梦璃也毫不示弱,直接反驳道。
  这二人还真是……一点就爆。
  其余众人都捂着眼,摇了摇头,早就习惯了。
  见状,神乐更加感同身受。柳梦璃和诸葛凝表面上吵得热火朝天,谁也不服谁,可那嬉皮笑脸的样子,分明早就表明了她们之间亲密的关系。也只有最最要好的朋友,才会这样互相吐槽吧。
  曾几何时,自己与洛洛也是如此,那些彼此玩闹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就好像一切都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
  想到这里,神乐不禁脱口而出,不由自主地念着自己最想念的朋友的名字——苏清洛。
  一想到洛洛,神乐就更加伤心了,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眸中溢出。每一滴泪水,每一声哭喊,都饱含着她对洛洛的思念与愧疚。
  察觉到神乐情绪不太稳定,诸葛凝与柳梦璃也都同时停下了吵闹,向神乐投去关怀的目光,冲着她微微笑了笑。可当他们抬起头,看着对方时,又假装出很生气的样子,彼此扭头“哼”了一声。
  这个动作十分可爱,让夏琳看了也忍不住差点儿笑出声。
  “噗~”她二人也没有忍住,一张嘴虽然翘得高高的,可是下一秒,就立马扭过头去,一下子笑了出来。
  看着这两个可爱的小姑娘,大家也都没有忍住,嘴巴像漏了气一般,“噗”的一声,哄堂大笑。当然,除了躺在床上昏睡的少年,还有神乐,蹲在地上的音子熙。
  不过,他们二人也被这温馨的一幕打动,心情不那么压抑了,渐渐明朗起来。
  屋子里充斥着丝丝暖意,慢慢地涌上了神乐心头,她那被冰封着的心,也渐渐融化开来。
  心扉逐渐被打开,回忆像潮水一般,浮现在神乐的脑海。她慢慢闭上了双眼,静静地躺在柳梦璃的怀里,感受着来自她的温度,回忆起曾经被自己冰封的记忆。
  这一刻,神乐心里的层层冰霜,终于慢慢开始融化。
  她还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傍晚,太阳还没有落山。远处云霞似火,仿佛一块红宝石,镶嵌在蔚蓝的天空中。她从未见过这么美的晚霞,犹如火焰般熊熊燃烧。
  神乐就坐在草坪上,痴迷地仰望着天空,目不转睛。
  那时,她还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蜷缩着坐在草坪上,独自一人看着天空。明明那么美的景色,却没有让她感到一丝愉快。她目光无神,低下头,想着往事,在风中轻叹了一声:“爸爸妈妈,对不起!”
  突然,一声喊叫,传入了少女的耳畔!
  “找到你了!”这名冲着她大喊的少女正是苏清洛,也是八方神乐在这世上最最重要的朋友。
  这一年,神乐才十五岁。她很庆幸自己在什么都不懂的时候,遇见了洛洛。如果不是她,神乐想,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会沉浸在痛苦里,无法自拔。
  “...........”神乐早已经猜到了身后这个人的身份。洛洛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不过神乐还是一声不吭,也没有回应。
  入学以来,苏清洛就像一块软糖一样,黏糊糊地,整天跟在自己身后,说什么也不离开。
  神乐不太懂得该如何与人相处,她一个人孤独惯了,所以对于苏清洛的示好,起初还有些反感。虽然知道对方并没有任何恶意。可是对于这个世界,她除了憎恶之外,不想有其他的感情。
  在神乐心里,她一直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跟苏清洛做好朋友。所以,她才一直躲着她,可能是害怕自己的冷漠与孤僻,会伤害到这么单纯天真的她吧!
  所以,她才假装没有听见。
  但即便这样,苏清洛依旧没有停止上前的步伐,她快步走到神乐跟前,用自己右手小指的指尖轻轻戳了戳神乐的眉间的位置。
  “..........”神乐依旧一言不发!
  “没事儿!即便你现在不接受我,我也会一直等下去!因为我知道,你跟以前那个我一样,害怕受伤,却又想要得到关爱。可是,就因为这样自相矛盾,你才难以找到归属。所以,在你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属前......”苏清洛轻轻地说道,嗓音温柔而细腻。
  话还未说完,洛洛便一把将神乐紧紧地抱在怀中!
  “!!!!!!!!”这……猝不及防的一个拥抱,让神乐有些手足无措。她瞪大了双眼,既惊讶,可又感到很温暖,不过依旧一言不发。
  “我就是你的归属,是你的好朋友。我会一直等下去,等到你愿意敞开心扉,接纳我,神乐!”洛洛继续说道。
  我就是你的归属——短短的几个字,对于洛洛来说,可能只是不经意间说出来的罢了。
  但对于神乐而言,这句话,成了目前为止,她在这世上感受到的唯一的温暖,这正是她想要,却又不敢要的东西——友情。
  十年了,神乐憎恨这个肮脏的世界,已经足足十年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因为一句简简单单的话,放下仇恨,打开心扉。
  这一刻,她居然觉得心里很畅快。一颗紧绷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不知为何,神乐突然觉得鼻子一酸,一滴眼泪便划过脸颊,不争气地掉了下来,打湿了洛洛的衣服。
  十年了,这是她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哭泣。
  “没事,别怕,有我在呢!从今以后,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了!”洛洛轻轻拍着她的背,说道。
  听到这话,神乐再也不想故作坚强了,她只想趴在洛洛怀里,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她想哭尽这么多年的心酸和孤独,想在朋友的怀抱里,好好哭一次。
  那件事情过后,神乐便再也没有哭过了。这是第一次,她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尽情地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回忆到这里便戛然而止,洛洛她,再也回不来了!
  神乐在柳梦璃的怀中不断地啜泣,她紧紧地咬住嘴唇,强忍着眼泪,不让它留下来,也不让自己哭出声。
  可双眼却一点儿也不听话,无论她再怎么强忍,泪水就是不断地往外涌,怎么都止不住。
  突然,神乐脑海中回想起了洛洛清脆的声音,她带着笑容,对自己说道:“没事儿的!想哭就哭出来吧。神乐,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神乐终于明白,感情是无法抑制的。
  有的感情,你起初不以为意。可是时间一长,这种感情便会慢慢进入心里,融入骨血,与你成为一体。等到你失去的时候,才会发现,原来那个人,那段感情,已经深深埋在了骨子里面,与灵魂交织在一起,即使剥皮抽筋,也无法剥离。
  最终,神乐还是败给了洛洛。她知道,自己输了,输得彻彻底底,可她却心甘情愿。因为她,动了真心。
  一想到洛洛再也回不来,神乐便四肢无力,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哭着喊到:“洛洛,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都是我害了你!对不起!”
  那颗被她隐藏着的真心,这一刻,总算是真正解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