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意外苏醒


小说:万年冰女  作者:佐婉钰
  凌若芳和罗晓玉身体犹如碎裂的花瓣飘散,又慢悠悠的如纸片洒落在地面。惋惜何如,痛恨何如?!
  一代芳华,香消玉殒。
  或许,她们根本不该来到这世界。生来美人胚子,天才修为却被驯养成奴隶般的玩物。
  没有自己的生活,没有自己的理想,生为玩物,死若无物。
  她们的一生太过凄凉,或许死亡,才是最好的解脱。
  林媚柔她却如知大限以至,将心脏移植给了女儿。
  也是这一牺牲,她,至少还有完整的心脏存于世间。
  “桃姬,无论如何,好好活下去,不要有仇恨,好好做自己。我亲爱的的女儿,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再也无人可以值得珍惜。答应我,活下去。”
  林媚柔最后留下的,自有这凄凉的心语。
  这一切,都结束了吗?
  李淳夫妇来到魔族圣泉旁边。想不到这圣泉之水,倒像是仙界之水,水面一层薄薄的雾气。水中养着几株金莲。
  他们取过一些圣泉之水放入乾坤青羽囊之中。
  此地残局留给了宇文城,拼着最后的力气,化作青烟飞快的飞向人族皇城。
  “哈哈哈哈哈!宇文尊者!看来我来的有些迟呀!错过如此精彩好戏,可真是遗憾!”巫鸠愁大笑着跨过一具具尸体,得意万分。
  “魔族已败,千面血煞已死!巫鸠愁,你有何颜面在此猖狂!速速跪下投降!”宇文城虽然嘴上不输架势,但心里忐忑,大事不妙!
  “哈哈哈哈,笑话,天大的笑话!”巫鸠愁大笑起来,“败了?是魔族败了,还是你们这些废物败了?哈哈哈哈哈哈!”
  地上倒下的士兵突然又重新冒出魔气。满眼黑气,紧接着整个身体都开始冒出黑色魔气。
  “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我的宇文尊者,你给我们魔族带来了这么多新兵。哈哈哈哈……”
  巫鸠愁得意之下,开始大放厥词。
  “我苦心经营了万年,就是为了等待今日!千面血煞自视修为高强,统领我们魔族,蠢钝如猪!实力强大却听从天族。”
  说到这里,他用余光瞟了一眼千面血煞的无头尸首。冷笑一声,继续说下去。
  “如果是我,六界早已诚服!现在,他死了,而他唯一的女儿,将是我最得意的作品。以后,谁敢违抗我们魔族,必定让他生不如死!”
  巫鸠愁已经没有兴趣在说下去了,眼前所有手下败将,都如蝼蚁般,任意自己践踏。
  他大走殿前,坐在魔皇位置上,享受着这一切。
  接着把所有倒地的士兵全部魔化。他没有赶尽杀绝,放走了各族尊者,在他看来,没有敌人是万分无趣的。
  ……
  头,头好痛。
  这,这是哪里?
  白床,吊针?
  医院?这是医院?
  我没死?是因为,我看到了万年冰女的身世,我又醒了?不,故事还没完。我要回去,去北漠仙境。
  欣儿继续躺下,努力想让自己睡着,可是,怎么也睡不着。
  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不是自己的父母。
  “颜程欣!厉害啊!害得我们被关了半个月。现在,你死定了!”
  这个声音,是何婷!
  贱人!
  我都穿越重生一次了,这次,我一定要反抗!
  何婷已经过来揪自己的头发了,好痛!
  反手抓住了她的胳膊,不知哪来的力气,仿佛要把她胳膊捏碎。她痛苦的样子,格外丑陋。
  同来的三个人看到何婷占了下风,赶紧来帮忙。
  但是颜程欣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她三两下就制服了眼前的四个。
  “果然,颜程欣,你被附魔了,现在的力量足以构成证据。你打的过我们又怎样!等着星际法律制裁吧!”何婷不改嚣张嘴脸,反而开始得意起来。
  她的一条胳膊已碎,可没有表现特别的的痛苦。
  原来这不是普通医院,是警医。
  颜程欣昏迷的三个月里,父母不在身边,而是被抓去接受调查。
  s星球近几十年以来接到警报不断,各种异族入侵。
  星际法律和平规定重重遭到破坏。时空错乱,阴阳颠倒。
  星际警报局已经做出相应措施,但是现在国民情况混乱,经常出现历史改写,对当下经济造成极大影响。
  颜程欣的案宗本来还在审查,但是由于她篡改的星际历史她快,不得不采取强行苏醒法。
  这才导致她苏醒后附有异能。
  外面警笛响起,颜程欣将被转移看押地点。
  她是唯一一个从20楼跳下但是毫发无损的人。身上的魔气引起星际警局的注意。
  头,好痛,反正我要被关押了,这几个人,一个都不可以放过,至少,不可以让他们再去欺凌别人!
  “咔咔”几声。
  颜程欣拧断了他们每个人一只手。冷笑了一下。
  “既然法律制裁不了你们,那么,我自己来!”
  何婷扭曲着脸,破口大骂:“贱人,等着牢底坐穿吧!韩清也救不了你!”
  韩清,为什么。不管哪一个世界,我们都无缘了吗?不,不要!我,我……
  手铐已经把她靠了起来,多加了一张镇魔符。
  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明明自己未满十八岁呀!
  苦了十几年,还是不得善终!青春美好的岁月,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华尘大陆》的小说,原本的确不是这样的。
  自己为什么会被附魔!
  重重疑问,无处解答!
  太多的不公平!也罢!我还想再见韩清一眼。
  我爱他!
  黑暗的牢笼,不过,没做什么苦差。只是力量被禁锢了。无限的寂寞,无限的恐慌,外面的世界,究竟怎么样了!
  一年了,没有一个人来看我。
  一年了,没有开庭,没有审讯。
  除了几个监狱看守,他们一言不发。
  什么人也没有。
  能陪伴我的,只有一些书籍,还好,有书就有一个世界。
  我翻开了《华尘大陆》,我想,的确,华尘该回归正土了
  “1079号,颜程欣,有人探监……”
  广播响起,太好了,有人来看我了。
  “欣儿,终于找到你了!”一个穿着怪异的男子,急切的喊着,透过窗户的光,他的脸庞,是那么的好看。
  “韩清哥哥……”
  这一切,在这一声中,结束了。
  黑暗,无尽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