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肖恩


小说:血王座  作者:巴山小顾
  深吸一口气,瑞恩有所行动。
  并非出手,而是逃离,脱下高跟鞋,赤着脚猫着腰从年轻人身前向着门厅方向窜去,就像是一只在原野上被猎犬追逐着的野兔。
  年轻人并不强大,强大的是他身后的黑影。
  黑影有着震慑人心的力量,让人精神意志受到抑制,甚至产生幻觉,并且,一旦通过年轻人接触到人体,也就能将人体的血肉吸取,将生命元气吸干,这是一种不可逆的过程,但是,这些其实对瑞恩是没有用的,黄金书的存在能够抵挡住精神震慑。
  瑞恩之所以逃离,是因为他不确定若是和那年轻人接触,这具身体的血肉和生命元气不被其吞噬,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自然要和其保持距离。
  这再次出乎年轻人的意料。
  这年轻人尚未彻底失去自我意志,依旧有着一部分大脑在思考,只是,比正常人思考要迟钝许多,看上去也就是反应奇慢,这也是当初兰多夫等人觉得他很奇怪的原因。
  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最初,他是被黑影怪物控制着来到了这里,怪物嗅到了兰丁格尔身上缠绕的浓郁的痛苦气息,正是他渴望的美味,只要再虐杀几个类似的人类,将目标身上的痛苦收割,一旦获取了足够的痛苦气息,这些能量也就能让他突破世界壁垒的限制,真正和这具身体合二为一。
  年轻人有着自己的姓名,至少,这时候这姓名仍然存在。
  他叫做肖恩。
  肖恩出生在一个中产家庭,父亲是法庭的审判员,母亲是一家大公司的办公室文员,在紫罗兰社区也有着一栋独栋的房屋,前有草坪,后有花园,坐在后花园内,可以远眺兰斯河对面的贵族区,哪怕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到南岸生活,却也可以在微醺的暖风中遐想。
  按道理,他的人生哪怕不是一片坦途,却也不会多灾多难,偶尔会觉得痛苦,但是,这些痛苦不像兰丁格尔那样不受光阴侵袭和冲刷,永恒地存在她心间。
  只是,表面幸福的家庭不见得就真的幸福。
  肖恩的父母是非常标准的清教徒,是那种对圣堂的教义一丝不苟全都遵守的家庭,所有的行为和处事态度都遵循着圣堂的规矩,就像是苦修士一般活着。
  哪怕是夫妻的日常,也是标准的传教士姿势,绝对不会改变,时间什么的都有着规矩,全都在周五的晚上九点半,不会提早一分,不会延迟一秒。
  他们对肖恩的教育也就非常的严苛,哪怕那时候肖恩也才一两岁,还没有产生足够的自我意识。
  犯错也就被鞭打,在十字架之前鞭打,并且,在鞭打的时候还要肖恩念诵祷词,要不停地赞美天主,要天主饶恕他的罪,因为人一生下来就是罪恶,这一生本就是赎罪之旅,本不该和欢愉等欲望的代言词扯上关系,本就该严谨地活着,遵从上帝的引导。
  这一鞭一鞭地打在肖恩的后背上,留下了许多鞭痕,也留下了无数痛苦。
  在肖恩小小的心中,对上帝没有尊崇,有的只是恐惧,以及一丝他自己也不知晓的憎恶,这种憎恶在心底随着时间堆积,越来越深,越来越重。
  然后,他慢慢长大,有了自我的意识。
  如此,也就变得叛逆起来。
  当他接触到某种教义的时候,就好比金风玉露一相逢,整个人也就陷了进去。
  既然,人生而痛苦,那么,岂不是痛苦方才是所有的根源,方才是世间的真理,唯有信仰痛苦,方才会把自己心间那无穷的痛苦转变为资粮,成为痛苦的信徒,那时候,也就无需畏惧痛苦,无需害怕痛苦,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到痛苦之中,获得解脱。
  于是,有了邪神信徒肖恩。
  一个被痛苦之中教义感染的普通人信徒。
  出生在那个家庭,偶尔也偷偷翻阅父亲的案件卷宗,肖恩也就知道有超凡力量的存在,接触到痛苦之主的教义之后,他疯狂地搜寻各种邪恶的仪式,想要和心目中的神近距离接触,想要通过献祭的邪恶仪式获取痛苦之主的青睐,成为他的使徒,获得强大的力量。
  这就是他当初在深夜里猎杀那些夜归的女郎的原因。
  一切都是懵懂的,都是自发的,对他而言,这并非罪恶,而是给予死者超脱,让死者能够脱离这悲惨的人世间,投入到痛苦之主的怀抱。
  他相信只要在痛苦中挣扎的死者必定能进入主的怀抱!
  他从不曾怀疑过自己的信仰,哪怕他心目中的神从未曾回应过他的献祭,他依旧这样做着,持续地做着,没当雨夜便悄悄的出没,在港口区这一类混乱的地方游荡。
  年满二十的他已经从父母的家里搬了出来,在中区的一栋公寓的地下室内居住,这给他行动的自由,让的出入变得非常方便,非常适合做一个独行杀手。
  正因为从不曾怀疑,于是,他聆听到了神的声音。
  那个声音总是在梦中响起,断断续续地将一个仪式展现,就连那个仪式所需要的物品等等也都详细地灌输在他的脑海内,就像原本就存在记忆中一样,只是现在翻阅罢了!
  如此,也就有了那一次的献祭。
  仪式是成功的,他终于将虚空中的怪物拉到了现实世界,如此,拥有了他梦寐以求的力量,虽然,这力量不过是由怪物通过他的身体施展出来。
  即便如此,他依旧欣然。
  现在,他还叫做肖恩。
  一旦完成整个献祭仪式,一旦怪物在他身上真正生根,那时候,他就不再是肖恩。
  即便如此,他依旧欣然。
  哪怕他付出的是渐渐失去自我的代价,只要神能降临,只要神能让这世间毁灭,只要痛苦永存,如此,他也就不枉此生。
  最后,他向着瑞恩追了过去。
  这是人类的执念。
  他想要杀死她!
  必须杀死她,虽然,他自己也很茫然,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
  杀了她!
  不杀不得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