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北伐(上)


小说:拯救大明朝  作者:李白才不白
  金秋九月,荆襄大地上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如今应该是收获的季节,但是万顷良田里,只有一小股不怕死的农民,趁夜色才敢出来收割。
  泥泞的土地上,不知道何时就传来一阵马蹄声,而后就是兵戈碰撞,人马厮杀。这样的情景每天都在上演,百姓早已习惯于躲在家中,或者躲进深山。
  半个月前,沐川同孙佑臣合兵之后,人马不下三十万,声势大壮。
  金兵方面则有吴三桂统一指挥,这一次甚至连满八旗都听命于他,加上不断涌入的绿营汉兵,金兵的人数也在与日俱增,已经到了不下二十万人。
  更何况,外围还有尚可喜和耿精忠的骑兵游荡,李海彦的左路军也传来了消息,就在陕西他们遭遇了大批的蒙古骑兵。
  北方辽阔无痕的平原上,骑兵的冲击力是可想而知,李海彦还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决战,不过小磕小碰总是免不了,双方都在学习,双方都在进步。
  沐川孙佑臣凭借着长江天险扼守武昌至岳州沿线,而荆州则像是突出的一把尖刀,刺进了长江北岸。
  沐川孙佑臣亲率大军,兵锋直指襄阳,在内方山下和吴三桂主力相遇。
  双方激战一日一夜,各自退兵。
  沐川和孙佑臣手底下并不缺乏老兵,这两年来大小阵仗不知道打了多少,但是从没有像这次一样惨烈。
  金兵也开始发狠了,他们知道这是国运之战,输了就满盘皆输,赢了就能够抱回大满贯。
  双方谁都不肯后退半步,只因为退就是死。
  几十万的人掩杀过来,谁都逃不掉。
  双方的战场不断扩散,终于一场大会战,演变成为旷日持久的鏖战。
  这半个月的时间,几十万人马在各个城池、各个州县、各处山川交战。
  这样的后果就是,双方各有损失,却不至于伤筋动骨。但若是哪一方想要抽身,就势必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孙佑臣也终于成长为了一名老将,他双眼死死地盯着沙盘,皱着眉头说道:
  “汉阳尚可喜、耿仲明,一直躲在汉阳小城,和武昌的守军对峙。我看这里面肯定有诡计,不得不防。
  这支人马战力不俗,兵多将广,尚耿二人也是为祸多年的逆贼了,他们在我们身侧,总让我生出如芒在背的感觉。”
  沐川指着沙盘对应位置,胸有成竹地说道:
  “岳州有你手底下的大件郭昕镇年,武昌的牛二也是我手下大将,有他们坐镇岳州武昌一线,是我的第一道防线。
  长沙府李无情招募的湘兵正在操练,必要时候可以支援,是我的第二道防线。
  有他们在,我们就不怕襄阳的金兵同尚可喜耿仲明会师。如此一来,也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就算他们调头来攻,我也可以顷刻间调集岳州、武昌、长沙不下十万人参战。”
  孙佑臣听了之后,心情稍微平复,长叹一声道:“唉!我们僵持在这里一天,北方就沦陷一日,百姓就要被异族鞑虏奴役啊。”
  沐川一拍桌子冷声说道:“大军立刻渡江,拿下襄阳城,立马打通北伐的道路。”
  襄阳城确实是如鲠在喉,这座城池自古以来都是军事战略重点,当初南宋为何能够挡住蒙古人许久,就是靠着这一座名震天下的襄阳城。
  翌日清晨,明媚的阳光下冷风凉飕飕的吹过,深秋的天空格外的澄澈高远。
  襄阳城北郊外,十万人马集结完毕,江边战船如云,攻城器械如雨,明军渡过的苍急的河流。
  沐川所在的大船上一杆大旗迎风烈烈,上书“建军北伐,所向无敌”八个大字。
  沐川在栏杆处眺望,这戎装已经久不离身,脸上略带些疲态,但是难掩兴奋。
  大明北伐军出征至此已经四月有有余,各地传来的战损报告已经超过十万明军将士为国捐躯。
  但是整个大明朝都在咬牙坚持着,因为前方的将士并没有愧对后方的江东父老,一座座大城被拿下,一个个名震天下的金兵大将被明军打成了狗,振奋人心啊。
  孙佑臣言道:
  “吴三桂明白,襄阳城是他们的退路,这里绝对又有重兵把守,我们这场战不好打呀。”
  沐川闻着涛涛江水中传递过来的清香味,目光坚毅的说道:
  “那就一起砸场子吧,大不了这个年咱们不过了,就看谁耗得过谁。准备渡江!”
  孙佑臣点了点头,古朴苍凉的号角声响起,在秋高气爽的江边传的格外的远。
  随着号角声,十万兵马登船,还有几万百姓民壮负责在江边运送辎重。整个江边用人山人海形容,并不过分。
  襄阳城里,吴三桂脸色铁青,双手微微颤抖。
  他不是怯懦之辈,但是襄阳城的守备确实让人绝望,这些天南岸的明军蠢蠢欲动,各种檄文传的满天乱飞,堂而皇之地昭告天下,他们即将北伐。
  总兵杨坤他捏着胡子,看着眼前的吴三桂说道:“大人,沐川小贼向来诡计多端,每次打仗都是偷偷摸摸,阴损无比。
  这一次大张旗鼓,搞得天下人尽皆知,我看其中有诈啊。”
  杨坤一身戎装穿得倒是整齐,跟着换好衣服的吴三桂,匆匆赶往城楼。等他们爬到城楼的时候,已经隐隐可以望见明军水师的大旗了。
  吴三桂一眼望去,立刻长叹一声,对张天禄说道:“看来你估算错了,他哪里有什么诡计,他这是自认为吃定我们了。前来支援的援军,怎么还不到?”
  杨坤啐了一口,怒骂道:“这些墙头草,眼见明军势大,根本不理会我们派出的信使。有几个都已经收拾军队,准备往山东逃去了。”
  吴三桂已经看到了先锋北伐军的身影,其后就是黑漆漆的大炮,他脸色凝重,高声说道:“沐川此人,最是心狠手毒,被他抓到的或者投降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如今咱们大势已去,襄阳城是守不住的,既然如此不如趁他们阵势未定,随我冲杀出去,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他的部下不少人是辽东的汉军,而且吴三桂身份很高,是堂堂的一代藩王。
  这在满洲八旗中是少之又少,顺天帝看来是把希望压在这些汉狗身上了。
  吴三桂这一声喊出之后,城楼上林立的士兵慨然应诺,吴三桂见人心可用,未必不能一战。
  他深知守城的话,势必会被火炮轰成灰。倒不如以己之长,攻彼之短。他对自己的手下的野战能力,还是很信任的。
  十万南兵而已,在他看来不足为惧,当年随着皇太极,他们以少胜多的战例不胜枚举。
  他走下城去,所有城楼上的守军都随他下城,再无一人守城。
  片刻之后城门大开,八万人冲出襄阳城,直奔北伐军而来,其中不乏关宁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