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三大杀星


小说:辟道立心  作者:尘下散人
  精金之气激射而来,端的是防不胜防,好在吴毅事先已经有所准备。
  一道微微渺渺而又浩浩茫茫的气息自莫名之地显现出来,挡在吴毅的身前,吴毅好像一时间与这个世界相互隔离,原本锋锐无比的精金之气闯入此中,好似陷入了泥泽,不时发出“滋滋”的声音,宝气四溢。
  “你说得一点都不好玩,我不和你玩了。”精金之气重新变化为大胖娃娃,转身就欲离去。
  而太虚之气已然包围了这杀戮之宝,每当他试图闯出去的时候,就会接触到太虚之气,好像身躯染上火焰一样,怎么灭都灭不了,只能够用自己的本源精气扑灭,但如此一来,岂不是饮鸩止渴。
  “你耍赖,明明说好带我玩,现在把我困在这里,你要是现在放了我,我勉强答应陪你玩。”这娃娃趾高气昂道。
  只是他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局面,只能够让吴毅起敲打之心,继续压缩太虚之气,开始炼化这杀戮之宝,娃娃疼地哇哇大哭,黄豆大的泪水滚滚落下,沾湿衣裳,可谓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
  但见识过这娃娃阴险狡诈的吴毅,只如未闻,他也不是真的要把这杀戮之宝炼化,以此宝本源之雄浑,吴毅稀少的太虚之气根本炼化不了,若非此宝无人掌控,无法发挥出其全部威能,吴毅根本不是此宝的对手。
  所以,吴毅此举只是想要磨去此宝的戾气与傲气罢了。
  这娃娃哭了足有一刻钟,见吴毅连眼皮都未眨得一下,知道此举对他无用,端坐起来,忍着疼,一脸怒容道:“你快放了我,否则我的两位大哥不会放过你的。”
  吴毅嘴角闪过一丝轻蔑的笑容,他之所以推知此地有一杀戮之宝,很大的原因就是在不远处分别有两处类似的杀阵存在。
  七杀,破军,贪狼,是为三大杀星,本该相互克制,有你无我,有我无你,但是在四海图的阵法内,一切的不可能都成为了可能,吴毅眼前的该是贪狼。
  这两地的杀戮之宝已然纯熟,该是七杀,破军二杀戮之宝,虽然也不是道器,但浸道多年,可以称为一个修士了,吴毅绝不是它们的对手。
  三宝俱是地脉杀气孕育而成,想要晋升为道器,必须感应得紫薇星宿的主星之力,合天地杀气,方有可能,但是四海图内,星系不全,根本没有紫薇星宿,所以,它们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
  见到吴毅的面色微变,贪狼娃娃以为自己找准了脉门,继续道:“我的大哥和二哥可厉害了,你——”
  吴毅打断他,冷冷道:“如果你的两位兄弟知道我现在所为的话,想必会助我一臂之力。”
  贪狼为何无法晋升成长起来,不就是因为他的两位哥哥分夺了本应该属于他的灵机吗?否则再不济也该成长成一个少年了,何至于还只是一个娃娃。
  贪狼知道此事吗?自然是知道的,若是不知道,傻乎乎地去认亲,还能够活到现在吗?
  心底的伤疤被吴毅无情地撕破,贪狼娃娃愤怒地嗥叫一声,好似狼嗥一样,杀机满满,乱人心神,目光通红,嘴角两道獠牙生长出来,疯狂地冲击起太虚之气来。
  强大如太虚之气,竟然也被贪狼娃娃撕扯出来一道深深的裂痕,得亏吴毅以阴阳二气将之逼回去,否则劳神耗力,一无所得就可笑了。
  如此,贪狼娃娃几次几乎冲出太虚之气封锁,但是都被吴毅逼了回去,贪狼生性桀骜不驯,一场斗战,直到日落西山也没有结束。
  而到了夜晚,月光洒落,贪狼娃娃就好像得到了天时之利一样,力量大了许多,吴毅赶紧将月光遮挡住,方才将这一波冲击压制下去。
  二人互相攻防,几近一日一夜,当天边那一抹晨曦照射到他的身躯来的时候,贪狼娃娃又一次站起身来。
  此时,他的全身伤痕累累,好像一个瓷娃娃一样,他的本源已坏,一碰就碎,但依旧用永不屈服的眼神看着吴毅,不愧杀星之名。
  不可强逼,须得智取。这是吴毅用一个昼夜攻防得来的教训,此时他也心神疲敝,不堪再战了。
  “我能够帮你复仇。”吴毅看着那燃烧着熊熊仇恨火焰的目光,郑重地道。
  贪狼娃娃正欲继续冲击太虚之气,但是听到这句话后,好似心防被攻破,呆愣在了原地,眸中闪过泪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愿意帮他呢。
  但想起两位哥哥的厉害之处,它又不禁摇了摇头,仰头看天,愣是把眼泪收回去了。
  “你不行,你太弱了。”直白无比的回答,扎心。
  吴毅全不在意此言,郑重道:“谁说一定比试力量大小了,其他方面,也能够置他们于死地。”
  “你打算怎么做?”
  “你忘记我怎么找到你了吗?”
  贪狼娃娃没有听明白,但他不在意这些,只要能够复仇,别的他不想去管,“我该怎么做?”
  “你只要耐心看着就可以了,”吴毅摆了摆手,但忽地严肃道:“要是我帮你复仇成功了,你愿不愿意跟着我。”
  贪狼娃娃目光透着复仇的火焰,道:“你要是帮我复仇成功,日后你说什么,我都会听从,”似乎觉着此言不够狠,继续道:“如果以后你要是遇上无法战胜的敌人,我一定死得比你早。”
  如此纯粹的目光,饶是生性多疑的吴毅也没有想过可能存在的变数,下意识地相信了他。
  有些人,口上永远都说着好,就是一个大好人,在你风光时时时恭维,但是你一旦倒下,他们会把你看做什么也不是,一脚踹开,去找别人依附。
  而有些人,平日不做承诺,一副生人勿扰的样子,在你风光时不会刻意依附,谨守友人该有的本分,在你落难时,会告诉你存在的问题,或许难听,却又是事实,然后取出自己的积蓄助你渡过难关。
  前者小人,后者未必君子,但一定是一个依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