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不怕报复和放弃


小说:异界星际日常  作者:芯坨
  骆书吃完一块甜心栗子糕,就朝白毅说道:“我还有事,你和小宇聊。”
  看着骆书走远的背影,黎宇眼神闪过一抹复杂。最后消失不见。
  “小宇,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白毅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
  黎宇看了他一眼,低头想了想,就领着他往自己的书房走。
  黎家主宅外,黎软软看着空旷的校场,就小声的朝易邵说道:“我脸上这东西,过几天该会失效了。昨晚开始,脸上就带着微微的痒感。喷了你之前给的药水,才好点。”
  “这么快!”显然易邵有些意外。不过想到那伪装粉毕竟只是六品药粉,能遮住八品灵药幻颜散的药效,这么长时间,也差不多了。
  “我大概估算了一下时间,最多三天。我的脸就会换。”黎软软心里清楚,她老爸不让她回天行星,肯定是那里问题没解决,不敢让她贸然回去。但是她这脸,过几天就换了。
  “你打算怎么办?”易邵相信黎软软不是那种没办法解决这问题的人。
  “我打算离家出走。”黎软软这话说得不是一般的任性。
  易邵这会儿,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不过想了想,又觉得这办法挺好。三天后就变身了,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其他的人,一概不认识她的新脸。外界找一个任性离家出走的黎软软,是怎么也找不到的。安全上,可能比呆在黎家主宅还安全。
  “那我跟你一起。”易邵抿了抿唇。他妻子还是放在眼皮子底下安全。
  “嗯。”黎软软对易邵跟着没意见。不过她还是加了一句:“你得伪装。”
  “我知道。”说完,易邵就着手准备两人一起离家出走的剧情安排。想了想,就朝黎软软问了一句:“之后的事情是我安排,还是你已经定了计划?”
  “你一起离开的话,你安排吧。”黎软软提前知会易邵,就是为了让易邵处理那些杂事的。毕竟他之前是军部的高层,见识广,能力强。而她本人则没出过天行星,理论高,与实际运用,绝对是不匹配的。她还是不要乱出主意,乱安排了。没得把自己个给作没了。
  “好。”易邵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愉悦。任谁被自己的妻子信任,都会高兴的。而且他妻子,一看就是戒备心极强的人。被她信任,得是得了多大的脸。
  事情谈妥,黎软软就没心没肺的回黎家主宅自己居住的客房了。跟在后面的易邵看着合上的门,就摇头。刷了秘钥,就进了门。
  黎软软回头一看,易邵怎么进来了?想了想两人的关系,她捂额,差点忘记,他们是夫妻。在外面住,肯定是安排一间房了。
  看了一眼那张软和的大床,黎软软朝易邵说道:“我不会分你一半地盘的。”
  “嗯。”易邵淡淡的应了一句,就从光脑空间掏地铺。这东西,还是他在帝都星暗搓搓的买的。毕竟客房的沙发实在太小了,睡一觉腿都伸不直。在有限的条件下,他还是想尽量让自己睡的舒服点。
  至于爬床,他不是不想。而是不是时候。有些事不能操之过急,他有的是耐心。
  得到满意的答案,黎软软的眼神就柔和了几分。她这丈夫,还是蛮识趣的。
  一夜好眠,黎软软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还给了黎宇一个笑脸。
  黎宇有些受宠若惊,不过没一会儿,脸色又一拉。跟谁欠了他好几亿星际币一样。
  看着他这脸变来变去,黎软软低头当没看到。暗骂自己,就不该给他好脸。
  “我和伊洌结婚了,因为我们两亲生父母都不在了,就不打算办婚礼。但是我们还是想请几位吃一餐饭,算是我们两婚事的见证人。”易郁的声音细细弱弱的,但是调理清明,让在场的人,都意外,又理解。
  “安排在什么时候?”虽然早餐也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但是人家结婚的事,在这档口宣布,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餐后,黎老爷子和黎鹏程肯定急着离开。
  易郁看着黎老爷子,面上带着微微感激,道:“就今天中午,定在闹市,一家小食馆。”说到这里,易郁就有点底气不足。那种地方,人员混杂,档次也不高。实在有些拿不出手,但是他和伊洌为了签署成功婚姻契约,已经将手里的存款,都花费得差不多了。这会儿,实在囊中羞涩。
  黎老爷子听了,微微皱眉。最后一锤定音,说道:“那地方不合适。食馆地点我定,到时候,你们小两口过来就行。就当是我送你们小两口的结婚礼物了。”说完,他就大步离开黎家主宅。他的事情很多,不会为这点事,驻足长聊。
  易郁想说什么拒绝的话,就被噎在喉头。只不过那水润的眼眶,泄露了他些许的感动。伊洌一脸的懵懂,不过还是赶紧握住了他的手。
  黎软软将这些看在眼里,没说话。
  易郁昨天才说让他哥哥帮助结婚。今天就宣布已婚。这办事速度,她都有些咋舌。一个大世家的孕体培养不易,花费的人力物力财力,都不可小觑。毕竟这样的人,都是世家联姻的砝码。自然耗费巨大。
  易邵将他带离易家,还特意跟易老爷子打招呼。那么易郁的身份就不是那种属于家族放弃的那一类。
  易邵虽然将易郁带出来了,但是他的户口肯定还在易家。不然易家怎么会这么容易放人。
  但是易郁一夜之间,就拿到自己的户口,还跟伊洌签署了婚姻契约。这里面没事,她信了邪了。
  不过,这事,也证明,易郁的脑子,真的很厉害。不然他哪能这么快达成自己的愿望。
  易邵淡淡的瞥了一眼易郁,道:“你想好了就好。”他很快就想明白易郁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不外乎,就威胁或者收买了管理家族孕体户口的管事。然后偷偷将自己的户口过渡了出来。然后立马向联盟婚姻系统,递交婚约申请。
  这么无视家族,私下做了这么大胆的事。他也不怕家族报复和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