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化缘(月票加更)


小说:从1983开始  作者:睡觉会变白
  当天下午。
  许非从一家茶馆出来,满脸郁闷,他刚跟王姬见完面,没谈成。
  当初奔着濮存新才去的人艺,结果发现全是人才,又捎带手的挑中了梁贯华和王姬。她手里有一部话剧,本来说演完之后正好接《胡同人家》,但现在有个出国的机会,不想错过。
  你不想错过,我戏怎么办?
  他对此人不熟,印象中貌似出过国,可没想到正赶在自己头上。
  “……”
  许非顺着街边走了一段,愈发糟心,遂蹲在马路牙子上发呆。
  史跃进和于兰姑是一对外地夫妻,最初设定就是女的好看,比丈夫大一些,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嫁给史胖子,心中不满,但还尽到一个做妻子的责任。
  男的貌不惊人,烧一手好菜,有点精明的小算计,清楚妻子的心思,十分疼人。
  梁贯华和王姬非常适合,结果突然撂挑子,不出意外的话,下月就要拍了。
  换谁呢?
  许非不断合计,丹丹姐?演技没得说,年轻时候也算好看,但气质不对味儿。
  吕立萍?不好看。
  江杉?小了点。
  他不是百科全书,记不住辣么多女演员。
  最后没办法,起身走到公共电话亭,掏出一大把硬币。凡是京城的,跟文艺界沾边的朋友,全都打了一遍,帮忙找人。
  …………
  京城,肥皂厂。
  办公室里,厂领导翻着厚厚的一摞策划书,耳边听着赵宝钢白话。
  “就是说什么呢,您拿出一点钱,投在我们电视剧里。我们给您的肥皂多几个镜头,主角天天用它洗澡,等电视剧一播出,火了。诶,不存在不火的问题,《便衣警察》知道吧,就是我们拍的。
  这剧一火,肥皂肯定也跟着火,您这利润准保翻三番。”
  “意思听明白了。”
  厂领导合上策划书,苦笑道:“但别说一点钱,半点钱我们也拿不出来,现在厂子亏损,效益不好,工资都靠政府拨款,哪还有闲钱打广告?
  就算有,我们也不敢啊,谁知道是什么说法,万一犯错误怎么办?两位还是去别家看看吧……”
  “您再考虑考虑,实在不行赞助我们两块肥皂也行啊!”
  丢人玩意儿!
  许非跟对方告辞,拉着大钢子闪人。
  俩人站在厂门口,赵宝钢掏出一张名单,又划下去一个,道:“第四家了啊,跟着是火柴厂,咱继续!”
  “也别继续了,我算看出来,这些厂子都特么亏损,找也白费。”
  许非挠挠头,没想到国企效益如此糟烂,其实也有盈利的,但估计也不敢掏钱,没这先例。
  现在往电视台打广告的,都是外国品牌,合资品牌,还有乡镇企业家那些产品。
  “这样,咱去义利看看。”
  “能行吗?”
  “试试呗,起码人家有钱。”
  于是乎,俩人骑车来到西单南口的西绒线胡同,胡同里有个挺大的门脸,进进出出极为热闹。
  招牌上写着“义利快餐厅”。
  这是京城第一家西式快餐厅,84年开张,中港合资,被誉为改革开放的一个窗口。从开张那天起,几乎每日顾客盈门,来得最多的是知识分子,还有外地过来出差的。
  许非一进去,见格局跟后世的快餐厅差不多,方桌方椅,放着轻音乐。
  入口设有烟酒食品柜台和取饭菜柜台,上方挂着价目牌,什么汉堡包、热狗、三明治、西式盖浇饭之类。
  “西式盖浇饭是什么鬼?”
  他看着滑稽,赵宝钢却误会了,得瑟道:“怎么样,没来过吧?哥哥来过,忒贵,一个饭就要二十块,哎那厕所才好呢,洗完手不用擦,有个热风机……”
  许非懒的理,直接走到服务台,晃了晃工作证,“你好,我想见见你们经理。”
  “呃,您稍等。”
  服务员迟疑了下,跑到后面,叫出一个穿西装的中年人,梳着狗舔似的大油头。
  说明来意,经理挺客气,请去办公室商谈。
  这间办公室比肥皂厂的厂长室强百倍,还有空调和皮沙发。经理招呼员工倒了点水,矜持且骄傲,笑道:“许先生的意思,是想让我们在电视剧里植入广告?”
  “哟,明白人,不错,就这意思。”大钢子乐了。
  “没什么难懂的,美国的soapopera里早就有了,只是我们太落后,才觉得有创意。”
  “……”
  许非一直在观察对方,一听这英文,呵,又是贱人。
  “广告是很常见的商业投入,但我认为我们没这个必要,您看外面那些顾客。”经理笑道。
  “恕我直言,义利有第一家的名头,但地位不见得一直稳固。深城已经有McDonald‘s,KFC也要进来,京城是首都,以后还会有更多。到时候洋快餐泛滥,慢慢也就不新鲜了。
  而且我看外面食谱单调,像KFC都有setmeal,一个汉堡一份沙拉一杯可乐,优惠方便,更受顾客欢迎,你们还真没什么优势……”
  经理收敛笑容,KFC进军中国的消息已经确定,甚至在报纸上公开招聘服务员了。
  “电视剧广告的好处就是软性,不会觉得硬宣传,而是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艺术中心的口碑你知道,何况我们要拍很多集,还有重播,性价比绝对比电视台强……”
  经理也不是傻子,考虑半响,“OK,我们会研究研究,尽快给你们答复。”
  他还想招待一下,许非婉拒。
  赵宝钢全程没吭声,出门才道:“许老师还会英文啊,刚才把我都镇住了,牛逼!”
  “不是我牛逼,是有些人犯贱。”
  “行了,下一家!”
  俩人又找了几家合资或私营的饭店、服装店,因为只能找这个,跑了一天才回到单位。
  累的半死,刚坐下喝口水,电话又响了。
  很意外,居然是杨澍云。
  “小非啊,我倒是知道个演员,以前也是做舞台剧的。她现在刚好在京城,好像在谈什么戏,不过还没谈成,你要不要先看看?”
  “做舞台剧的?她叫什么?”
  “李健群。”
  “谁?”
  “李健群啊。”
  哎哟!
  许非一下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