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小看我的见面礼


小说:启禀丞相:皇上要纳妃  作者:酸奶提子
  封后的圣旨?
  什么时候拟好的?
  小六子是随侍在的轩辕谨身侧的太监总管,这件事情,他怎么不知道?
  抬眸一看自家主上的神情。
  哎!
  主上说谎总是连眼睛都不会眨,只是,主上怎么总是热衷于诓云相呢?
  “如此甚好,本相也好换个位置,正巧近来找本相麻烦的人太多了。”云泽墨挑眉瞅着轩辕谨。
  高冷的气质不变,他依旧如那血雪山上的洁白的雪莲,高贵清雅,不可亵渎。
  “那还啰嗦什么,上路吧!”轩辕谨嘴角扬着笑,原本不是很带劲的事情,有了这么一句应话,顿时就劲头十足。
  古道上,留下一片尘土。
  寒风吹过,尘土之中站着两个人。
  “一心,你就打算这么一直看着?”小九看着远方背影消失的方向,转眸看着身旁那穿着黑色袈裟的人。
  说是袈裟,实际上,也是枷锁啊!
  “小谨想做什么,我都绝对的支持,只要他高兴就好。”一心眼底闪着苦涩,但是,却是他心甘情愿的。
  小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一心,你曾经说,他不会接受这样的事情,可如今,他想立云泽墨为后?如此,一心,你还打算这么看着,你到底在想什么?”
  “轩辕诩,你管的太多了。”一心眸色微变,苦涩已经消失,染上了一抹戾气,他懒懒的抬眸,轻轻的扫了一眼轩辕诩。
  小九,轩辕诩,南凌的九皇子。
  他这辈子,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被一心拖上了这条贼船,却再也下不来。
  轩辕诩倒也不恼,一心对别人,本来就很多猜疑,也没什么耐心,唯独对七哥哥不同,扯了扯嘴角,“我只是不懂,一向只知道掠夺的你,怎么在七哥哥的事情上,就这么多的顾忌。”
  “得得得,你不用告诉我,我不想知道,我做自己的事情。”触及到一心的眼神,轩辕诩连连摆手。
  他是有胆儿说,但是,可没有胆儿承受一心接下来的怒气,还是先走为妙。
  一心一个人站在,目光久久没有收回,他好看的手指,抬起,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袈裟,放在指尖摩挲着,“因为他是我的命。”
  简简单单的七个字,却已经道尽了所有。
  然而,却也是要倾尽所有来守护的。
  只可惜,这句话,轩辕谨也没有听到。
  两日之后,轩辕谨终于到了夷国,那一望无际的草原,恍然间,竟然上轩辕谨产生了一股亲切之感。
  那一个个和蒙古包类似的帐篷,也让轩辕谨倍感熟悉。
  有那么一瞬间,轩辕谨仿佛自己还生活在原来的地方,她只不过是在草原上拍戏。
  “鄂良带夷国将领参见南凌皇,见过云相。”鄂良身后还跟着几个穿着盔甲的武将,一群人均恭敬的对着轩辕谨行礼。
  这一道声音下来,顿时将轩辕谨拉回了现实。
  “你有没有脑子,我微服前来,你吼这么大声,我还帮什么忙,你干脆直接扯着嗓子喊,我们的帮手来了,来,继续打架啊!”
  轩辕谨冲着鄂良,或许是一下子被拉了回来,语气十分的不好。
  不过,轩辕谨这话,倒也不是全随心情,说的也颇为有道理。
  “呵!”倒是宫南夜在一旁笑出了声音,“轩辕谨,是你没有脑子吧,南凌相府的标志,谁人不识?还有雪翎,云相的坐骑,谁人不晓?”
  微服?
  不存在的,泽墨在的地方,那是要有多少气势就是多少气势。
  倒是唯独这一次,才他们这么几个人。
  “咱伟大的丞相,哪有人不知道呢,我这个相府的小厮,就不需要别人特别认识了。”轩辕谨呵呵的笑着,在还没有其他人看到的时候,立刻站到了云泽墨的身旁。
  瞥见鄂良的时候,警告一声,“让你的人,都闭紧他们的嘴,要是我的身份泄露,我就送他们去见阎王。”
  随后,默默的低垂着脑袋,就像一个普通的随从一样。
  “恭迎云相,云相请上座。”鄂良是聪明人,瞬间就能掂量出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引着云泽墨入了帐篷,见二王子。
  至于南凌皇,只字未提,就算人就在自己身侧,也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巴阿见过云相,多谢云相前来相助。”巴阿穿着王子专有的服侍,就算隔着衣物,也能看出那身材很是不错。
  唯独那大络腮胡子,看着让人觉得十分的出戏。
  “相助?本相什么时候要相助了吗?”云泽墨幽冷的声音带着一贯的狂妄,他伸手,将轩辕谨拎到前面来,“这是本相的侍从,夷国这次的事情,就由他来处理吧!”
  “云相,这会不会……”巴阿惊了一下,南凌云相是个怎样的人物,没有人会去怀疑,可当真见到这个人眼底的不屑和轻蔑。
  才知道,什么是差别。
  因为这个人身上释放出来的气势,会让你连反驳都没有底。
  “一切都听云相安排。”鄂良抢了巴阿的话,手肘稍稍碰了一下巴阿,让他暂时不要说话。
  巴阿拧着眉头,他不甚明白鄂良为什么如此,但是,既然鄂良是自己的面子,他此时此刻也不会反了自己军师的面子。
  只不过,那脸色,却是不好的。
  “这位络腮胡子的王子,似乎对我出马不是很满意啊!”轩辕谨虽不是什么都是要挣个第一,要强的个性,但是,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小看。
  眉头稍稍挑了一下,上前两步,站在比自己高大很多的巴阿面前,直接上手,扯了巴阿的胡子。
  师允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
  就看到自家主上手中揪着一撮被主上扯下来的胡子,扬着头,含笑而道,“这是你小看我的见面礼,下次,说话悠着点。”
  “你不想活了?!”巴阿最重视的就是他的胡子了,他还是身份尊贵的皇子,何人敢对他这般无礼,双眸带着怒火,直接上手,瞄准了轩辕谨的脖子掐了过去。
  ‘啪’的一声。。
  一柄折扇打在巴阿的手腕上,巴阿吃痛的同时还倒退了两步,看着那把扇子飞回了云泽墨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