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难追的花妖6


小说:快穿:反派大佬的狗腿子  作者:钰醉醉
  焦老爷和沈老爷交好,最是明白自己好友的性子。
  对于好友的女儿,他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
  人都说歹竹出好笋,到了沈家就变成好竹出歹笋。
  他不将人养在焦家,也不强迫自家儿子娶她。
  但保她衣食无忧还是可以的。
  当即安排好一切,又叹了一口气,着手处理手中事务了。
  沈昕被架回去后,又闹了一场,关上门不准任何人靠近屋子,坐在椅子上盯着牡丹花妖:“我要离开焦家了,最迟后天。你愿意跟我一同离开吗?若是愿意,就抖一下叶子。”
  牡丹花妖着实不想跟着沈昕离开,可沈昕身上有它想要的东西,再加上之前那一番话,若是不跟着离开,那它想要化形,得等到什么时候?
  不情不愿的动了动叶子,然后就不理沈昕了。
  沈昕要带走牡丹花妖,是有原因的。
  牡丹花妖的出场方式非常的景珩,不管是不是,只要带走等它化为人形就知道了。
  被晒了一通,又闹了一通,还没吃饭,受身体拖累的沈昕又支撑不住了,瘫在床上恢复精气神。
  到了晚上,沈昕起身拉开房门时,就看到香巧站在门口,手上端着托盘。
  “小……”
  沈昕把托盘接过来,用脚关上房门,演绎一个闹脾气但不想饿死自己的角色。
  慢悠悠的吃完饭,再打开门时,门外的丫鬟都不见了,倒是门口多了一个包袱。
  沈昕咬着嘴唇四下扫了一眼,眼眶通红的把包袱取了进来。
  刚关好门,就察觉到有两道视线落在她身上。
  她失神的坐在椅子上,抱着包袱,一直坐到了入夜十分。
  看着外面彻底的黑了下来,只有月光依旧明亮后,带着怒气收拾了两套换洗的衣衫,背上包袱,抱着花盆,打开门就往院外走去。
  她所在的院落离偏门很近,本来守在那里的婆子不见踪影,门是虚掩着的。
  沈昕打开门,一脚踏出去时,回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身后。
  那一眼含着一丝愧疚和感谢,沈昕相信,以暗卫的本事,应该能看见。
  路临城她不熟悉,一远离焦家,她就有些茫然了。
  正当她抱着花盆彷徨时,一盏灯在远处亮起。
  沈昕眼眸一闪,冲着那盏灯跑去。
  可不管怎么跑,都没办法缩短她和灯的距离。
  等她好不容易追上那盏灯时,人已经出城了,而那盏灯正放置在城外的一所茅草屋中。
  沈昕嘴角隐晦的一抽。
  这特么神仙级别的操作,是要闹哪样啊?
  就算现在不是她,是原主,也不可能察觉不出哪里不对好吗?
  原主是刁蛮,但人也不傻啊。
  得,她还是装傻吧。
  茅草屋是临时搭建的,屋子中还铺了简易的小床。
  而小床上,摆放了用油纸包裹着的食物。
  沈昕有些纠结,她现在是该好奇呢,还是害怕呢?
  想了想,算了,还是当个依旧迷茫的傻子吧。
  抱着花盆坐在茅草铺的简易小床上,发了一会儿呆,肚子咕咕叫之后,才抿着嘴把油纸包打开。
  油纸包里面裹着两个馒头,还是焦家大厨房做的馒头!
  这都把她当傻子了,要是不装一把,是不是有些对不起他们?
  说起来,焦家不管对原主还是对她,都是极好的了。
  要是换个位置,沈昕一定把这样的搅屎棍一脚踢出家门。
  有能耐作,那就有能耐不靠任何人活。
  要是做不到,那你哪里来的脸作?
  看看,虽说撵她出来了,可人家不仅派了俩暗卫保护安全,还送了一个包袱,沿途还做了准备。
  不用说包袱里面肯定是银票和碎银子。
  吃了馒头,沈昕死死抱着花盆,倒在茅草小床上睡了。
  天还没亮,沈昕就被一阵吵闹声给弄醒了。
  一睁开眼声音就没了。
  好吧,这是人家在催她赶紧往准备好的地方赶路呢!
  沈昕很顺从的起来,慢悠悠的继续跟着那盏灯走。
  天刚亮没多久,正在沈昕走不动时,一辆破旧的马车缓缓驶来。
  沈昕幽幽一叹,说实话,焦家的安排还是挺不错的,就是没咋用脑子。
  只要不是个傻子,都能察觉出有问题了吧。
  一件事可能是巧合,可巧合多了就是刻意了。
  马车在沈昕前方停下,一个脸上化了黑线当做皱纹的壮汉,装作苍老的样子咳嗽几声,极力的放轻语气,冲她说道:“姑娘这是在去何处?若是同路,不若小老儿载你一程?”
  沈昕一副萎靡得连端脾气的精神都没有的样子:“那就谢过老人家了。我无处可去,老人家在何处停,便将我放在何处便是。”
  化妆成老头的也是焦家的暗卫,一听这话,惊了一下。
  他不是不知道这位大小姐的脾气的,什么时候见她这般有礼貌了?
  莫不是被撵出来,知道了人情冷暖,所以暂时收敛了脾气吧?
  不过这样也好,他的任务也能轻松些。
  “那姑娘上车吧,小老儿此行是去隔壁县城的。”
  沈昕上了马车,把花盆放好后,仔细打量了一下车内的摆设。
  车内空旷,只有一方矮榻和一张小桌,桌上放了一只水壶,水壶旁边还有卤肉和馒头。
  矮榻看着不起眼,可上面铺着厚厚的毛毯,一角还备了一床薄被。
  别的不说,就这毛毯和薄被,就比这马车贵了。
  原主喜欢金光闪闪的东西,觉得这样的东西显富贵。
  殊不知,有些看着不起眼的东西,可比金银更贵。
  比如这薄被的布料,可是千金难买的布匹。
  焦家也是看准了沈昕认不出,所以才敢这么布置的吧。
  也是挺为难他们的。
  “姑娘,从这儿到林县速度快的话,也得下午去了。桌上有干粮,姑娘要是不嫌弃,就填填肚子。累了就睡会儿,等到了地方,小老儿便招呼你。”
  “多谢老人家。”
  沈昕没有客气,吃饱了就睡下了。
  等确定她熟睡后,一路跟着的暗卫现了身,掀开车帘快速的点了沈昕的睡穴,这才松了一口气坐在车辕两侧。
  “还好这位没有哭闹,要不然,有得咱们折腾了。”
  “你说,沈家这位小姐是不是转性子了?这么有礼貌,吓得我差点露了馅儿!”
  “要这么容易就能转性子,主子就不会把人送走了。”
  赶车的暗卫像是想到什么,浑身一激灵:“你们说,这位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想什么呢!从她进入焦家就在弟兄们的视线下,若真有猫腻,岂不是在第一时间就叫我们发现了?”
  “一旦知晓自己真的没了依靠,就算想任性,也没了资本。沈家小姐这是明白了这个道理,知道再任性下去也无人宠着,这才收敛了性子,这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