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不被疼爱的女儿(15)


小说:快穿之拍死剧情君  作者:梦公爵
  “喝杯橙汁,休息一会儿再继续看。”夏烟端了两杯橙汁过来,在墨衍的手边放下一杯。
  墨衍抬头,看了看橙汁,又看了看特别柔和的媳妇,翘起了嘴角,“谢谢亲爱的。”
  “别贫。”
  “好吧,小烟儿。”墨衍无奈的笑笑,端起杯喝了一口。
  媳妇明显还没有真正接受他,他还得继续努力才行。
  “谭家好像不打算做什么,你说,他们会上庭吗?”夏烟也坐在单人沙发上,小口的喝着橙汁。
  嘴里说着关于谭家的事,但表情却是云淡风轻的,仿佛不论谭家怎么做,她都不会放在心上。
  事实上,也是这样。
  她对谭家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感情,加上原主的情绪影响,说真的,她现在还没针对谭家做出点什么,已经很有自制力了。
  希望谭家人不要来找死。
  “不可能的,谭尚辉丢不起这个人。”墨衍摇摇头,“他会想办法跟你庭外和解。”
  “无所谓的,反正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谭家的面子早就丢光了。”夏烟耸耸肩,和解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他们别再烦她就行。
  墨衍很了解自家媳妇的个性,遗憾的叹息一声道:“可能不会如你所愿。”
  夏烟沉默了几秒,“行吧,我会有所准备的。”
  “我帮你啊,赚钱什么的,我最在行了。”
  “那你帮我盯着股票。”
  “股票大盘现在挺稳的,要赚钱就得放长线,不如炒期货啊,来钱快,赚得多。”
  “随你。”夏烟将账户扔给墨衍就不管了,她也知道期货来钱快,但她这会儿没时间盯着啊。
  “交给我了,一定让你尽快成为小富婆。”墨衍摩拳擦掌的,为媳妇赚钱,他可有动力了。
  谭家,谭父书房内。
  “爸,咱们集团的股票下跌了很多,这么动荡下去,对集团很不利啊。”谭时亦忧心忡忡。
  谭父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半点担心的表情都没有。
  “也无妨,正好趁这次的机会,将集团里那些老家伙的手下清一清。”
  “这么说来,还是件好事?”谭时亦顿时就轻松了,只要老爸心里有数,他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只能说恰逢其会吧。”谭父将桌面上一份名单递给儿子道:“若不是网上闹得太凶,我也下不了这个决心,毕竟要清除这些蛀虫,集团肯定会遭受不少损失。”
  “这些老家伙真是可恶。”谭时亦恨得牙痒痒,他看到在每个熟悉的叔伯爷爷的名字下,都至少有五个集团管理的中上层为他们所用。
  这还只是调查出来的,没查出来的谁知道还有多少个。
  这些人就像是血蛭一般,一直趴在集团身上使劲的吸血,真该掐死他们。
  “别着急,迟早能把他们赶出集团。”
  “爸,我帮你。”
  “行,先把这几份文件看了,找出里面的漏洞。”
  谭时亦接过文件,认真的看起来,他知道这是父亲在教他,集团迟早都要他继承的,不学不行。
  谭父看着儿子端正的态度,很是欣慰,只是想起那两个女儿,就有点糟心了。
  被夏烟闹得,他现在对谭珍珍都疼不起来了。
  要不是谭珍珍,谭家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多事。
  谭父从来不会去想,是不是他对童彤不够好,或者对谭珍珍太好了,总之,都是这两个女儿的错,他做为父亲,是一点错都没有的。
  夜深了,夏烟放下了卷子,洗漱后去睡觉了。
  谭珍珍却一点都睡不着,只要合上眼睛,她就会看到网友对她的猜疑或谩骂,或是童彤憎恨冷冰冰的眼神,最后变成夏烟那不带任何情绪,淡漠的眸子。
  奇异的,她竟然觉得那一点都没有威胁感的淡漠眸子很可怕。
  谭时亦疲惫的走进自己的卧室,今天谭父给他讲了很多,他听得有些吃力。
  而且谭父还交给他一个任务,就是找到夏烟,跟她和解。
  “真麻烦。”谭时亦抱怨道,一点小事,他弄不明白夏烟为什么会正式的提起诉讼,她根本就没有胜诉的可能性好吧。
  “神经病,就知道作。”谭时亦越想越气,要和解,总得先找到人啊,问题是,他压根就找不到夏烟。
  “算了,明天再多调些人来找。”谭时亦进了浴室洗漱,将夏烟抛在脑后。
  第二天,谭时亦果然又找了许多人,顺着前一天的线索继续查下去。
  但墨衍抹除的线索,他们又怎么可能查得到,可以说,只要夏烟不想出面,就没人能找到她。
  夏烟呢,她还在做卷子,所以想让她出面,没可能的,她压根就将谭家的事放在心里,这会儿早就忘了。
  警局的护士则被转移到了看守所,眼看着就要判决了,护士彻底慌了。
  这么多天过去,竟然没人来管她,是不是谭家不帮她了?
  护士心中惴惴的给谭珍珍打电话,看守所里,能申请用一次电话不容易,还是她说打给谭家的女儿,人家才给点面子松松手。
  “我,我跟爸爸说了。”谭珍珍蹙着眉,“大概是遇到一些困难吧。”
  “谭家能遇到什么困难,在南云市还有谭家做不到的事吗?别骗我了,是不是谭家根本就不想管,他们想要我做牢?”护士紧紧抓着自己的头发,心中的恐慌几乎化为实质。
  “不会的,爸爸会帮忙的,你别着急。”谭珍珍耐心的劝道。
  可她这种耐心,在护士看来就是敷衍。
  但护士并不傻,她知道逼迫谭珍珍没有用,她在看守所里出不去,只能打电话,谭珍珍却可以根本就不接她的电话。
  深吸口气,护士的声音柔和了下来,“你可不可以来看看我,我,很想你。”
  谭珍珍咬着唇,沉默着。
  “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妈妈很可能会被判刑,我,我真的希望能见你一面,妈妈知道答应谭家不跟你接触,让你伤心了,可是谭家那么强势,妈妈也是没办法,再说,我们距离远些,对你会更好,妈妈总是希望你好的……”
  说着,护士哽咽起来,煽情的她自己都信了。
  谭珍珍自然也信了,当即就答应下来。
  放下电话,护士的表情冷硬起来,那一双眸子里闪过狡诈与冷意。
  谭家很重视她这个女儿,重视才好,重视她才能好好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