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缔结血契


小说:打脸从斗破开始  作者:君有戏言
  “废话真多。”萧林轩带着血迹的嘴角缓缓向上勾起,眼睛已经完全变成血红色,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什么情况,你身上的气息为何会变得如此之强。”
  白发老道感受到对方的气息还在不断的往上飙升,而且,几乎要突破了身体的极限,可是,这个数值还在不断往上飙。
  恐怖如斯,这家伙还是不是人啊,居然——
  昆仑扇仿佛像是失控一般,居然开始直接吸食萧林轩身体里面的力量,局势开始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萧林轩虽然现在看起来气势爆棚,其实身体已经处于一种极度空虚的状态。
  所有的能量都被手上的昆仑扇夺取了,萧林轩将视线死死的盯住不远处的白发老道,直接见手里蓄满力量的昆仑扇用力扇了出去。
  速度非常之快,白发老道避闪不及,直接将硬生生的抗了下来,巨大的力量双臂根本就抵挡不住。
  白发老道脚底下的地面就向下塌陷了,风刃和肉体碰撞之间爆发出巨大的声响,连带着白发老道周围的大树都受到了波及。
  一击完毕,白发老道支撑不住的身体往下坠落,为了不彻底摊倒在地上,用手上的拂尘撑下地面,嘴角留下一丝血迹。
  以白发老道为圆心,四周地面上裂开的缝隙就像是蜘蛛网一样,蔓延开来。
  萧林轩的身体如同破不一样,朝着地面下坠,这一击几乎用尽了身体里面所有的力量,这一次,真的连移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白发老道在原地休息了一会,伸手将嘴角的血迹擦掉,站起来,忽然扬天大笑。
  “哈哈哈,我已经好久都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对手了,想不到你这黄口小儿,看起来弱不禁风,居然有这么强大的爆发力,真是小看你了。”
  白发老道拿着沾有血迹的拂尘,朝着萧林轩走过来,“虽然说,你这小子很对我的胃口,但是,今天你还是难逃一死,这只穷奇兽我是要定了。”
  穷奇在萧林轩倒地之后,就连忙跑到了萧林轩的身边,呲着牙齿,瞪着眼睛看着白发老道。
  “哼,小东西,还知道护主。”白发老道将手朝着穷奇伸过去,不想一会动手的时候,伤到这只千年难以一遇的凶兽。
  现在看起来弱没有关系,毕竟还处于幼崽形态,等到自己带回去,加以训练,迟早会为自己所用。
  “哎呀。”
  白发老道的手刚刚伸过去,就被穷奇咬了一口,“你这孽畜,野性难驯,又咬1我,要不是看在你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早就一掌怕死你了,还能留你到现在。”
  白发老道好不容易将手从穷奇嘴里拿出来,眼底都是怒火,看来不给这小家伙一点教训,还真的以为自己好欺负,这样带回去不能为我所用,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这么想着,隔着距离,白发老道一掌过去,直接打在穷奇的小腹上面。
  伴随着一声哀嚎,穷奇兽从嘴里溢出一口鲜血,吐在在萧林轩的手边。
  “哼,这回看你还不老实。”
  看到穷奇兽倒下,白发老道这时才放下心来,缓缓走过去,准备将萧林轩杀死然后带走穷奇兽,虽然受了点伤,但是这一次出来也不算枉费,这只穷奇兽就是最大的收获。
  “什么?”
  只差几步之遥,白发老道忽然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不远处的景象,满脸的难以置信。
  居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都快上万年都未曾出现过了,还是记得上一次见到成年体的穷奇兽,还是在上一次三界大战的时候,天庭于佛门联手,将四大凶兽之首的穷奇封印起来,将体内的力量约束起来,在将其关押在一处隐蔽之地。
  自己参与了穷奇兽的封印,但是却不知道成年体的穷奇被关押在了哪里,这件事情是由佛门处理的,天庭并未插手。
  当时也不是没有想过,将其制服,收为己用,但是,这穷奇兽体内流淌的本就是凶兽的血,生性极其残忍,不可能会轻易被驯服。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就算是自杀他们也不会允许自己臣服在他人之下,可是,居然会出现契约这种情况。
  而且还是,穷奇兽主动契约,一旦契约成立,那么穷奇兽就永世只能沦为对方的奴仆,天性骄傲的凶兽,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永远屈居于下。
  这不符合常理啊,就算是这只穷奇兽还处于幼崽的心态,但是身体里面的流淌的血液是不会改变的,身体里本能的兽性不会改变。
  这个少年,究竟是谁,居然可以让穷奇兽愿意和他结契,而且,还是不能更改和解除的血契,简直就是可怕。
  就算是一般人找到灵兽,签订的也不过是主仆契约,有的高阶灵兽带有高贵血统的,甚至只愿意签订平等契约。
  白发老道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双眼无神的瞪的老大,生怕错过眼前的任何一丝细节。
  一人一兽的血液逐渐融合到一起,绽放出耀眼的光芒,闪的让人睁不开眼,忽然,从中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
  本来已经受伤的白发老道双臂抵御在身前,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要死了,快要撑不住了。
  难道这就是来自血脉的力量,就算是还处于幼崽的形态,在缔结契约的过程中,居然也可以爆发出如此令人吃惊的力量。
  “啊——”
  白发老道大喊一声,终于支撑不住,朝着远处的天空飞出去,一下子就撞到了一颗大树,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巴卫也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远处的景象,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想不到那只胆小的穷奇,居然可以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果然,血统这个东西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
  一人一兽在巨大的光芒中缓缓向天空升起,相互围绕着旋转,速度越来越快,从彼此的身体里延伸出一条血迹,在中间交汇,碰撞出绚丽的花火。
  一道道血色的符文在一人一兽的身体上围绕,逐渐隐入到肉体上面,最后,在各自的额头中间出现一个血色的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