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星一年感言


小说:我来自缪星  作者:边城 浪子
  对我而言,2019年直到今天才算是彻底过去了,因为缪星是从去年的今天开始发布的。
  一年的时间,180万字,这个速度对职业作家来说是不及格的,但是对业余选手的我来说,真的是算快的了。
  缪星写到了现在,远远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或者应该这样说,我对自己是不满意的,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水准,这里先给长期支持我的朋友们诚恳的说一声抱歉,也许这让大家有些小小的失望。
  其实这本书从设定和构架,大家可以看出我的野心,摊子铺得比以往任何一本都大,世界观是相当宏大的,但是的确没有发挥得好,主要还是创作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今天恰好是一年的时间,不想纯粹的去讨论书,想和大家聊点一些题外话。
  对我而言,缪星是我写过的书中,创作得最难的一本,没有哪一本比这本更艰难的了。
  遥想当初,在写边城浪子和乱世巨星的时候,我连属于自己的码字电脑都没有,都是拼命的挤空隙时间在办公室里码字,更多的时候是去网吧那种嘈杂的环境写作,但那个时候很快乐,也充满了激情,内心有着一腔热血强烈的想去表达自己的想法。
  年轻的时候写作,总是带了一点点自己的思考,迫切的希望有人来认同,也对未来充满了期待,总觉得人间正道是沧桑,十多年过去了,这些想法肯定都变了,随着年龄的增大和心态的改变,写作对我来说已是为数不多的兴趣,也可说是所剩无几的净土之一。
  但是这本缪星,并没有带给我这种感受,无数个夜晚的灯下,只觉得写得越来越难,有时候更是无比烦躁。
  之前就和大家聊过,老头子18年就患了尿毒症,现在想来他这个病也令人唏嘘。
  其实早在16年的时候他就患了一次比较严重的肺炎,那次住院治疗之后就把烟酒给戒了,但是那次出院的时候,他就把医生和他的谈话故意隐瞒了,医生的原话就是血肌酐指数超标(肾衰竭一期),这个阶段依靠吃药还是可以恢复的。
  当父母的就是这样,怕子女花冤枉钱,选择了隐瞒不说,他觉得自己能吃能喝,不可能生什么大病,忍一忍、熬一熬就过去了,结果这一拖就是整整两年,父母多年前就已离婚,我和老头子并不是在一起生活,所以对这些情况我一无所知。
  直到18年他自己感觉身体不对劲了,才跑到医院去检查,结果一查就是肾衰竭三期(这个就是晚期的尿毒症),基本上就是没救的情况,只能靠血液透析维持。
  其实这个时候我也有心理准备了,大致规划了一下他的治疗方案,而且这个时候缪星这本书已经构思成型,可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推迟了一个月,决定在19年2月14号发布。
  可能很多朋友对这种病不是很了解,它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可怕,毕竟现在医疗水平在进步,国内大多数小县城医院已经引进了透析机,尿毒症也纳入了国家的医疗保障系统中,这个病哪怕放到15年,治疗起来都是非常费劲的,不是治疗本身,而是折腾人。
  不过这种病也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轻松,首先就是老年人换肾不现实,副作用的风险无法评估,其次就是血液透析这个东西,它是终生的,也就是说一旦患了这种病,基本上这一生就是在透析机上度过了,平均两到三天透析一次,平均一次就是4个小时左右,直到死亡为止。
  即便到了医疗改革的今天,国家已经为病患减轻了很多的负担,颁布了很多保险政策,但是透析费用依然是普通家庭难以承受的,其他城市我不清楚,但按照我所在的这小县城的标准,我粗略算了一下,一年最基础的硬性花费差不多是在30万上下。
  这个对我来说几乎就是天文数字,当然更多的原因可能是我从来没有面对过这种情况,经常在网上看到别人感慨中年男人压力陡大,上有老下有小的,以前一直不觉得,自从老头子生病后,我才逐渐体会到了。
  而这个时候缪星已经开始了征程,很多读者提出过质疑,前60章绝对是边哥最纯正的风格,一看就知道是边哥写的,我想说的是这段时间老头子病情稳定治疗,我的创作没受到干扰,所以写得顺风顺水。
  接下来一场意外就打乱了原定的写作计划,最初治疗的医院是当地最大的一家,可能大家也清楚,大医院的病患太多了,忙碌得医生护士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逐一详细的照顾病人,在这很多人看来就是医护人员有些麻木冷漠,但我个人认为医者仁心的人还是多数,绝大多数医生都还是希望病人康复。
  老头子的朋友当时去医院看望他,普通人又不是专业医生,对病情不了解,买了什么苹果香蕉的水果去看他,他自己也不清楚这些东西的厉害,午饭时间吃了几根香蕉,这种病不能吃含钾高的食品,吃了稍有不慎就是心脏骤停,神仙都救不回来。
  我记得当时是大冬天,医生大半夜打电话喊我去看老头子挂了没,当时真的是吓得魂飞魄散,只穿了条裤衩就冲到街上去了,类似的突发情况也很多,好在老头子病情逐渐趋于稳定了。
  可是这个过程对缪星这本书来说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影响,除了正常上班外,几乎多数时间都在医院和老头子家中,而且同事知道了我的情况还主动分担了很多工作任务,这里也必须感谢同僚的理解和领导的支持。
  说到底就是三点一线的生活使得对缪星投入的精力少了,压缩了看书充电的时间,缺乏了更多的思考,那么主干情节出现了和预期不相符的东西,但网文这个东西没法去大面积的改前面的更新章节,这就有点像修炼武功,一旦顺风顺水那就节节高升,倘若误入歧途迟早走火入魔。
  19年大半年的时间除了照顾病人外,最占用精力的事情还是在各级机构往返奔波,主要是民政、人社、医保、医院这些单位,了解我情况的老读者都知道,老头子曾经作为军人上过战场,也曾经因为犯事坐过牢,他的情况有点特殊,所以我一直在为他申请政策。
  不得不说我们国家的各种政策是真的好,但是办理起来也是真的繁琐复杂,其间的酸甜苦辣就不一一细表了,总之争吵扯皮、求人办事、排队等候、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算了一下,差不多耗时近十个月的时间,这期间昂贵的治疗费用也让人压力巨大,反正我也是债台高筑,信用卡什么的玩意欠得头都大了。
  除了老头子之外,母亲身体也不好,长期吃药那种,算起来也是一个人在照顾两个家庭,放在以往对我来说,忙碌了一天之后,安安静静的坐下来码字成了最大的乐趣和享受,我可以和大家分享书中的故事。
  但是这一年却不是这样的,忙碌一天之后只觉得身心俱疲,精神上的疲劳和压力远远大于身体上的运转和负荷,这个时候码字就要出问题,那它就不是乐趣了,写得不尽人意是肯定的,有时候反复改,改来改去还是不满意,所以我觉得远远没有达到预期,觉得艰难就艰难在这些地方。
  这个春节,肺炎疫情空前的紧张,看到铺天盖地的新闻,一时间忽然感觉健康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很多追随我的书友有的可能从学生迈入了社会,有的已经从年轻小伙变成了中年大叔,大家都有了各自的家庭,承担起了相应的责任,我也不例外。
  回顾这一年,无论是工作、家庭、人生还是码字生涯,似乎都迎来了最低谷的时期,可以说是最黑暗的一段岁月,这本书的艰难远远大于写边城浪子的时期,尽管那时的成绩不如现在的十分之一,可是那时很快乐、很有激情,现在却没有了为之热血的动力。
  但我还是要说,这一年这么困难,感谢那些陪伴着我的人,感谢一直不离不弃的书友们,特别是春节将近,从各地给我寄来美酒并赋诗的可爱书友们,大家的支持是我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缪星虽然有种种不足,但我还是自豪的说一句,从发布到今天,它没有断更过,在最累最辛苦最艰难最想放弃的时候,它没有断。
  去年国庆开始,因为经济上的压力和时间精力的原因,导致迟迟没有恢复两更,可是对我来说那是真的尽力了,很多个深夜我都是凌晨才回到家,尽管很累了但第一时间都没有休息,仍然惦记着明天的更新,尽可能抽出时间来写,我不想让大家失望,更或许,我是个固执的人。
  写作本身一直是我的乐趣,从来不曾放弃过,我坚信度过了这段黑暗的岁月,明天它一定会是个晴天。
  关于缪星关于丁蒙,更新到了今天的章节,大家应该看出来了,其实就是在弥补上本绝对暴力的遗漏,勉强算是前传吧,请大家放心,缪星一定会有始有终的按照我的思路写完,绝不会因为成绩不好,现实压力过大就草率的结束。
  这里也顺便回答一下最近大家都关心的话题,缪星结束之后我还会不会继续下一本,我肯定的答复大家:会!
  这新的一年,这特殊的一天,这疫情肆虐的日子,就没别的什么祝福了,衷心希望各位书友身体健康,一定要健康,千万不要感染了,尤其是在湖北医护一线的朋友,祝大家凯旋而归。最后厚着脸皮求票求打赏,尤其是那几个立了白银黄金大盟Flag的书友,你们啥时候给我惊喜呢。
  好了,接下来丁蒙继续陪大家!
  边城浪子
  2020.02.14夜
  写于重庆市酉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