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他带着满满恶意来了(1/3)


小说:我真不想躺赢啊  作者:太白猫
  当徐茫和小曼收拾完东西后,一同来到了停车场...有一点小曼非常好奇,自己老公的车似乎就一辆上了牌照,是他自己的那辆破保时捷,挂着宁市的牌照,其他...通通没有挂牌。
  “老公?”杨小曼迷茫地问道:“为什么你的车都没有挂牌啊?这样不会被拖走吗?”
  “谁说我没有挂牌?”徐茫指了指放在前挡风玻璃的一张纸,认真地说道:“我用临时牌照的...两星期换一次,这也是牌照...可以正常上路的,而且我的临时牌照可以跨地区。”
  “为什么不挂正式的?”杨小曼没好气地说道:“多少麻烦...每两星期就要去申请,你真是吃了饭没事做...”
  “你以为我想啊?”
  “还不是因为正式牌照前面要挂车牌,我的那车前面没有预留挂牌照的区域,除非对保险杠进行打孔。”徐茫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每一辆都还几千万呢...这电钻下去,心还不疼死啊?”
  天呐!
  真是服了他!
  杨小曼是无法理解徐茫的这个做法,在她眼里车买来就应该挂正式牌照,结果...这个大猪蹄子因为心痛车,整那些比较麻烦的事情,也不知道他怎么想到这个方案的。
  “你是不是找人了?”杨小曼皱着眉头,认真地说道:“你平时都不愿意从沙发上起来,怎么可能会那么勤奋,给每一辆车去申请临时牌照,除非...有人自己送过来。”
  “嘿嘿!”
  “那谁谁谁不是你家亲戚吗?”徐茫露出一丝微笑:“魔都交通机构的大领导,我把自己的烦恼说了一下,然后就帮我搞定了...现在我只要拨打一个电话,就能打印出很多临时牌照,然后邮寄到家里。”
  果然!
  这个混蛋钻了空子。
  杨小曼也懒得去管他这些事情,虽然做法上有点不合情理,可没有犯法...只能说他游走在犯法的边缘。
  回家的路途有点远,
  徐茫载着小曼行驶在高速上,运气也是相当的好...前方五公里大拥堵,挺广播说是五车连环撞击,直接把高速公路给撞瘫痪了,什么时候恢复也是一个未知数。
  不幸中的万幸,车内还是娱乐措施挺丰富的,真皮座椅特别的舒服,如果换做其他的车...杨小曼可能现在要把车给炸了,这女人典型的享受体质,不能吃苦...一吃苦就炸。
  “唉...”
  “要是你的那些破车遇到堵车,我可能今天要死在车里了。”杨小曼摸着自己的肚子,白了一眼徐茫,认真地说道:“我是死不死倒是无所谓,但是孩子都没有出生...没有看到这个世界,心里就特别的难受。”
  说着说着,
  小曼自己把自己给感动了,眼眶中已经开始积攒了泪水。
  “哎哎哎!”
  “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徐茫无奈地说道:“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你瞎担心什么...我真是服了,这年头还有自己把自己给感动的哭了,小曼...你是不是生理有点混乱啊?”
  “...”
  “滚!”杨小曼气愤地说道:“明明这么感动的时刻,为什么你一开口就变味了,还有你有没有把自己的研究报告发上去?”
  “发了!”
  “发在了自己的官网上。”徐茫笑嘻嘻地说道:“反正就这样了吧...到时候我给史密斯教授打个电话,暗暗地透露一下...让他把事情拱上天,然后全世界都知道了。”
  “笨蛋!”
  杨小曼默默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始刷其了抖音,刷着刷着就刷到了关于Zone猜想的世界竞赛,而这位所谓的科普工作者,在介绍整个事件的同时,却没有提到徐茫。
  “哼!”
  “你看看...”杨小曼说道:“自从你休息以后,大家好像把你给遗忘了...以前这种科普视频,介绍世界的科学牛人时候,几乎都会把你给带上,现在连提都不愿意提。”
  “无所谓。”徐茫耸了耸肩,淡然地说道:“我现在的心态很平稳,如果只是为了名利,我可能早就出国了,去寻找更大更广泛的舞台,即使我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那你为什么没做?”杨小曼问道。
  “...”
  “因为我不能在国家前进的时候离去。”徐茫转头看了一眼小曼,微笑地说道:“现在很需要我这样的人,所以我当然不能走。”
  杨小曼别过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不管承不承认,人确实是经历了一些事情后,便会悄悄换了性格...以前的徐茫那么的冲动,做事情不考虑后果,然而现在...却万事想的很周到。
  “唉?”
  “我想稀释公司内部的一些权力。”杨小曼说道:“但又不想辞掉那些有用的人,怎么办...我改怎么做?我现在特别担心,某些人掌握着公司内部的权力,然后联合到一起。”
  “之前两次清算,虽然执行的非常顺利,不过我担心第三次的清算,可能会激起那些人的反抗心理,而目前公司高速发展,这些人暂时不能离开。”杨小曼叹了口气,苦笑道:“烦死了!”
  稀释权力?
  呃...
  徐茫陷入了沉思,在脑海中寻找各种历史的事件,终于...被他给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你知道千古第一阳谋吗?”徐茫认真地问道:“汉高祖建立西汉,大肆分封刘姓子孙为诸侯,而汉高祖去世后,这些诸侯王经常不听号令,汉景帝削番失败...酿成七王之乱,正好和你公司内部情况差不多。”
  “差不多吧。”杨小曼撇了撇小嘴。
  “呵呵...”
  “然后贾谊的推恩令就被汉武帝给发扬光大了。”徐茫说道:“推恩令我就不叙述了...你应该知道。”
  听到徐茫的话,小曼不由愣了一下,然后眉头用紧锁着沉默不语,几分钟后...表情变得轻松起来,微微带着一丝笑容,说道:“那我也制定一个规则,执行这个规则那些掌握权力的高管要被分裂。”
  “倘若不执行...那些高管们就要内部纷乱,明明知道是一个大坑,也要往里面跳!”小曼自信地说道:“老公...我发现你历史很不错啊?”
  “废话!”
  “忘记曾经我去历史系去考过试?”徐茫不以为然地说道:“然后勇夺第一的故事。”
  “切!”
  “给点阳光,你就灿烂。”
  ...
  普林斯顿,
  数学大楼内的某一个实验室,
  张洋和布莱恩特正在抓紧时间研究Zone猜想,对于击败法兰西...似乎在他们眼中已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集中了普林斯顿数学系的全部力量,加上已经知道了答案...只要从答案反推即可。
  此时,
  两人的目标是击败麻省理工的那两位天才。
  “张!”
  “你认识徐茫吗?”布莱恩特好奇地问道:“你之前在华国待着,应该认识徐茫吧...”
  “徐茫?”
  “并不怎么认识,我出国的时候,几乎都没有听说过徐茫。”张洋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你怎么突然对他感到了好奇?”
  “他很厉害!”布莱恩特说道:“很多人挺崇拜他的?”
  “...”
  “或许你是不了解华国国内的虚浮。”张洋不屑地说道:“你觉得在一个虚浮的环境中,可以拥有那样高度的人?我是从那里出来的...我比你更加了解,徐茫...只是徒有虚名罢了。”
  “我很郁闷...为什么徐茫是我们学校的荣誉教授...”张洋皱着眉头说道:“一定是被他给骗了!”
  这时,
  约翰金来到了实验室,告诉了两人一个消息,关于巴黎第六大学推迟一年公布Zone猜想的过程,而得到这个消息的张洋和布莱恩特很兴奋,认为几乎已经锁定了胜局。
  “千万别放松警惕!”约翰金认真地说道:“虽然我们保持着领先,但是现在充满着太多不确定性因素...远在太平洋的对岸,可是有一位不亚于你们两人的天才。”
  “您是说徐茫?”
  “教授...他只是徒有虚名而已。”张洋说道:“我在国内的时候,都没有听说过他,总之我不相信。”
  对于徐茫,
  张洋有着病态的反感,主要是徐茫抢走了他全部的焦点,原本他才是那个站在聚光灯下的天才,但是...刚刚发挥自己的实力,突然之间被另一个人抢走了灯光,而那个人竟然还是土生土长的华国人。
  约翰金看着张洋,这位来自京大的数学系天才,是普林斯顿争取过来的,他在数学中拥有很罕见的天赋,而事实证明...就是如此。
  只是,
  他似乎不愿意接受徐茫比他更加厉害,当然...也能理解为什么,毕竟作为最厉害的天才之一,结果没有人去关注他,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言都是致命性的。
  当约翰金正准备开口的时候,突然他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来电者是天体物理专家史密斯打来的。
  “史密斯?”
  “你有事情吗?”约翰金问道。
  “你在哪里?”史密斯教授的语气相当严肃,并且有一丝丝的紧张。
  “我?”
  “我在实验室,刚刚得到消息...巴黎第六大学推迟一年公布Zone猜想的过程。”约翰金说道:“这对我们挺有利的。”
  “没用了!”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他已经来了...带着满满的恶意,开始对任何一位天才进行碾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