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自我反省


小说: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作者:红烧豆腐干
  听着某人发出的呼噜声,齐景年无语地拍了拍她脑袋。结果倒好,他手刚放上,某人随之倒在炕上。
  他只能附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地低声嘣出一个一个字,“睡吧,好好睡。”等着,为夫等着你长大!
  齐景年替她盖上薄被,下了炕后露出得逞的笑容。
  原本他们如今还年幼,谈这些委实过早,他更怕吓着她。可这顺毛驴,要是一直顺着估计还真有可能不懂他为何。
  回到西屋的齐景年看了看酣然入睡的关天佑,心虚地扭开视线。要是被关关得知他点了她哥的穴位,后果还真不敢想像。如今他已经往关关的心上埋下种子,接下来可不能忘了浇水。
  东屋。
  关平安睁着一身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看着屋顶。
  说是前世,但对她来说也不过是从十五岁一下子变成六岁,何况那些前尘往事过于深刻,难以忘怀。
  此刻关平安的脑海就里翻过一幕幕往事,终于解开前世师父为何临终之前让顾府来接走她之谜。
  聘则为妻,奔则为妾。
  是她一贯以来的任性恣情吓到了师父,让他老人家不得不留下临终遗言,将她困在顾家后院,等某人名正言顺过来接人。
  难怪如意说老爷给她下过令。她们主仆二人要离开顾府的话,一要过了及笄;二必须回关家。
  师父,你为何不实话实说?
  可关平安心里比谁都了然,怪不得师父。真要让她得知早已被许了人,她一准会带如意远走他乡。
  不是谁都有她师娘的福气,何况有了她姨娘的前车之鉴,她关如初就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要嫁人。
  不用在外游历,就山脚下那个村庄,哪怕是平民百姓,何曾不是一朝多收了几斗粮食都想纳个妾。
  穆休?
  关平安暗自叹了口气。
  这小子还够狠,连个死人都不放过。那她算不算已经嫁过人?真他娘的糟心……翻了个身,关平安自嘲一笑。
  想多了,如今已是新时代。
  她七岁!
  天空渐渐地露出一抹鱼肚白。
  今天反常的是,仨小孩居然都没有在院子里扎马步。
  而迟了一刻醒来的关天佑此刻正一脸狐疑地打量着齐景年,“你就帮我按摩几下,我怎么就睡到现在?”
  齐景年暗暗叫苦,大舅子的警觉性未免太强了点。“人身上的奇经八脉,各处穴位各有妙用。效果如何?”
  关天佑看着他点了点头。
  “想学不?哥教你。学了不光能帮大人按摩解乏,还可以在你身无武器时,利用对方的穴位致胜。”
  “可以吗?”关天佑瞥了眼门外,“你师父会不会不高兴?”
  “当然可以,你是我弟,又不是外人。再说等你练熟练。”齐景年眨了眨眼,“正好对付你那些大伯啥的玩意儿。”
  关天佑顿时乐了。
  很恰巧的。
  关平安揉着一双惺忪的睡眼进来,慢腾腾地进来,“哥哥,咱们起晚了,姥爷他们还等咱们早些过去呢。”
  “咋地,妹妹你也刚起来?”关天佑惊讶归惊讶但一点也不耽误他的动作,手脚很是飞快地下了炕。
  关平安打了一个哈欠。
  “还困啊?是不是还是躺炕上舒坦?梅爷爷家的木床是好,就是翻个身咯吱响,我这心里老不踏实。”
  齐景年一等他话落,立即笑道,“反正离得不远,以后晚上都睡这边。这样咱们进来出去也方便。”
  “不好吧。”
  “梅爷爷经常加班;叶爷爷这几天准会被我爷爷拉走,剩下义爷爷,他虽然没上班可也挺忙的。”
  关平安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儿,果断转身离开西屋。
  “关关,薛婶儿一早熬了粥,咱们吃了就走。”齐景年也不敢多说,紧跟着走,“你要是早餐都不吃,她会很伤心。”
  美得你!洗簌过后,关平安终究被薛婶儿拉住用过一顿早餐,却也被赶来的梅大义连包带走。
  齐景年这个缺德冒烟的还一不小心“漏嘴”,然后他如愿地入住梅家小院,和关天佑共处一床。
  叶五爷见到跟来的齐景年,不解地看向梅大义。他咋还跟过来?今天可是他大哥好日子,还不回去搭把手?
  梅大义朝他使眼色微微摇头。
  等仨孩子跑进东厢房放下换洗衣物和些书本,梅大义才隐晦地提了一句这孩子懂事怕忌讳。
  “他刚进门的大嫂不就是个孤儿?”叶五爷表示不服,“之前也有这事儿?是姜家那些王八蛋跟那孩子说了啥?”
  梅老冷冷一笑,“齐老头就是个糊涂蛋!”居然胆敢明晃晃地算计他乖孙女,等着,看谁吃亏!
  叶五爷误以为齐老护不住亲孙子,顿时大手一拍大腿儿,“还真有?瞅瞅,我就说他姓姜的都不是玩意儿。”
  “好了,被孩子听到不好。大义,你下午带孩子们过去。万一老五要是被人拉住,你记得你们先回来。”
  “行。”
  放好东西率先出了东厢房的关平安脚步一转,转到了厨房。
  “安安,是不是饿了啊?”
  “没,我刚吃了过来。”关平安绕了一圈,发现梅家的存货确实如同她想象不多,更别说腌制品。
  “中午我给你烧红烧鱼好不好?”
  “谢谢张姨。”
  关平安瞟了眼水缸内还在游的三条河鱼,想了想还是没法开口询问梅老的特供份额是多少。
  反正她知道包括之前吃掉的两条河鱼在内,根本就不是那三十四号,还是几号的特供品就行。
  “梅爷爷他们往常的衣服是你做的吗?”
  “首长的有单位后勤处派发,义伯的通常是在商城扯了布交给缝纫店,有时我也会搭把手。”
  关平安闻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买菜呢?只能去副食品店吗?我老家每逢一三九都有集市。”
  “这里城郊也有,前两年更热闹,如今少了些。看到这鱼了没?就是我家那口子去城郊买的。那里东西比城里新鲜。”
  ……
  闲聊了好半天。
  关平安再结合从薛婶儿那得到的消息,心里大致有个数。
  她答应了她爹不动用小葫芦,这是一定要做到,但好像也能趁着这几天在京城,为她爹尽些心意。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