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晚饭一幕


小说: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作者:红烧豆腐干
  迟归的几位男孩子不管是11岁的三金(关鑫),还是4岁小西,似乎都能感觉到家里的低气压,个个乖巧地缩在一旁。
  关家的男孩子到了八岁都入学,如今达到年龄的也就正好大房的三金,银锁,铁蛋三兄弟。
  学校就在十里地外的公社,每天需要花费3.4个小时两地来回,可能是太累了,也可能是三兄弟不是学习的料,总之,他们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关大爷老俩口更是歇了让孙女去上学念头。
  关老四的媳妇马杜鹃脚步匆匆的抱着三岁儿子进了院子,刚她一下工被娘家大嫂给拉回娘家。
  一唠嗑,她忘了今天轮到自己做饭,要是耽误今晚晚饭,其他人不说,就她大妯娌绝对会阴阳怪气的。
  动手厮打自己,对方倒不敢。谁让自己娘家就在屯里,自己是马家姑娘,可癞蛤蟆上脚面——不咬人,膈应人。
  还没进外屋地,她就闻到野菜味和红薯味,顿时心里一松,倒是忘记了两位侄女最近没上工跑去挖野菜。
  马杜鹃进入一看,果然是二嫂家的小兰姐妹俩,她朝俩孩子感激一笑,将怀里的儿子塞入一旁三金怀里。
  三金嫌弃地撇了撇嘴,“老婶,干啥不给我老叔?”
  “你老叔上公社办事,你多抱一会儿,等你老叔往后上班,少不了你好处。”
  三金低着头隐晦地翻了个白眼。
  说的跟真的似的。
  他从8岁开始就听他老叔闹腾着要当城里人,如今都过去三年了,一个影儿都没见着,倒是快成二流子。
  马杜鹃转身抢过侄女手上的勺子,笑眯眯的说道,“快去歇歇,这给老婶来,可不能累着我侄女。”
  关小竹白了她姐一眼,真是爱受罪的命,还非得拉她一块受罪。瞧瞧,这位面甜心狠的老婶又让她傻亲姐感动了。
  她拉起关小兰就欲离开,“咱去喊爹娘他们吃饭。”
  眼角余光瞥到姐妹俩真的离开,马杜鹃皱了皱眉,暗自纳闷今儿俩侄女咋就没说帮忙端碗摆筷?
  还真是奇了怪了。
  关家就餐的规矩一贯还是大老爷们都在炕上,女人和孩子们则是在外屋地的那一张八仙桌。
  自从人口多了之后,小丫头要不坐在她娘的膝盖,要不就端着碗直接蹲在地上,绝对没有关小梅她们的地儿。
  尤其逢年过节一到,家里来了贵客和亲戚,那八仙桌更是没女人的份儿,还得最后一波就餐。
  用关老三的话来说,就是穷讲究,越穷越爱讲究。有时候他真想撬开他爹脑子好好瞧瞧有啥不同。
  咋就想一出是一出?
  当年伺候主子们用完餐,自家得吃着残羹剩饭的那会儿,咋的就记不住?一家人分成两屋搞得跟陌生人似的,就不能跟大年三十儿一样,美美满满的。
  关有寿进门时,八仙桌主位坐了他娘,见他进来眼皮子都没撩一下,他怕啥?脸皮厚,吃的够。
  他这混不吝的样儿倒是让关大娘翻了翻白眼后,紧盯起三儿媳妇。分给她娘俩的地瓜是挑了挑,硬是挑出最小的。
  关平安暗自叹了口气,庆幸之前将小地瓜给消灭,否则她奶奶很有可能不要脸面将之分给她们。
  一人一碗糊涂粥,大人两个地瓜,小孩一个。今晚,因为大儿媳严重让关大娘失了面子,连坐处罚后全是一人一地瓜。
  年前的地瓜除了地瓜干,到了现在贮藏的小地瓜已经出现烂迹,再用煮猪食的锅做出来,怎么都有股泔水味儿。
  再加上那一盘糊涂粥,她奶奶还将稠密的倒给里屋老爷们,现在盛到儿媳妇碗里就跟清水没啥两样。
  关平安担忧地看了看她娘一脸淡然,心里暗暗替她不值,今儿她娘一从县城回来就马不停蹄去上工。
  可谁让她奶奶是婆婆呢。
  一个不孝之名传出,虽不像她那个朝代重则流放,轻则除族,可在屯里也有点相似,乡亲们的唾沫都能淹死你。
  等关大娘分配好饭菜,一个个一声不吭,全埋头狼吞虎咽的开干。
  一时间,屋里只剩下“呼噜,呼噜,吸溜,吸溜”的声音。
  其实晚餐非常简单,除了糊涂粥,每人一个地瓜,桌子中间也就放了一小碟打死了卖盐的咸菜。
  关平安还真不习惯这堪比后院两头猪进食的动静。嘴角微微抽了两下,她赶紧端起碗往后挪挪,免得别人的口水喷到她碗里。
  她速度慢,小手握着握也握不住的地瓜,小口小口地喝着,小眼神一直偷瞄着她哥哥,就担心他不够。
  至于她娘,不能在她奶奶的眼皮底子挑战她当家人的权威。
  从关大娘处罚儿媳,却避开孙女这一点就很能说明一点,里外分得很清。但愿她哥哥能多喝一碗糊涂粥,地瓜就算了,吃多烧心。
  关老大小儿子铁蛋今年9岁,三两口吃完自己的地瓜,最后一口呼噜完糊涂粥将空碗搁下,眼巴巴地看着她握着的地瓜。
  见关平安目光看向他,赶紧嘴一裂朝她笑了笑,偷瞄了眼三婶叶秀荷,流下的大鼻涕又被他“呼哧”一声吸了回去。
  关平安含着一口粥,一阵反胃,差点恶心的要吐出来,吓得她赶紧闭上双眼扭头。要是喷出来,她就中了这死小子的计!
  她奶奶绝对会借题发挥,刚她塞的烧火棍可能这会已经琢磨过来,搞不好又会祸及她娘。
  这死孩子真够埋汰!
  绝对是故意的,想埋汰得让她吃不下吐了。这也是人多,她娘又在身边,要不然早上手直接开抢。
  不止她,关小兰和关小竹姐妹俩原本还想留一半带回去给她们娘的心思也乱了,赶紧往口里塞。
  吃到肚子,看你到哪抢!
  刘春花从来记吃不记打,看见小儿子可怜巴巴的样儿,连忙朝关大娘讨好的笑了笑,“铁蛋,快找你奶,你奶最疼你。”
  关大娘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置若罔闻。
  刘春花可不在意婆婆态度,将儿子碗往婆婆手边一推,“娘,你给孩子再倒点汤呗。这跟水有啥两样?一泡尿就没了。”
  “要吃就吃,不吃给我滚!”
  顿时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