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章 地仙镇元子、劫道立


小说:洪荒之圣昊  作者:琂樾
  骊山。
  镇元子与红云的足迹跨过万千山脉,今天却是来到了这里。
  “老母,外面有客来访!”一名女童急匆匆地通报。
  “嗯,我知道了,你请他们进来就是。”
  奇怪的是,在那女童口中的“老母”,看上去竟是一位风华正茂的绝色女子。
  而在这骊山道场之外,趁女童通报主人的功夫,镇元子细细打量起了这座神异非常的山脉。
  这骊山,却是一点不比他那万寿山差!
  只见这里:翠藓堆蓝,白云浮玉,光摇片片烟霞;林中有寿鹿仙狐,树上有灵禽玄鹤;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春;日映岚光青锁翠,雨收黛色冷含情!
  仙鹤唳时,声震九皋霄汉远;凤凰翔起,翎毛五色彩云光!
  “也不知那骊山老母究竟是怎样的大神通,早些年倒也没听过她的名号。不过,不管怎样……红云,待会儿你随我进去,可不能怠慢此地主人!”镇元子忽的回头对红云交代了这么一句。
  “知道知道。在你眼里,我就那么靠不住?”红云嘟囔一句。
  顺手,他从袖里取出一枚仙果,一口咬下。
  瞅着红云这般作态,镇元子嘴角抽搐,心道:“在我眼里,你还真不怎么靠得住。”
  自神道创立以来,已有上千年了!
  上千年里,镇元子和红云访过千山万水,拜会了不少的山神土地,对自己的“道”有了清晰数倍的领悟。
  但他始终差那么一点感觉。
  骊山老母,亦称地母。
  此次,他寻来骊山,却是因为他听闻骊山老母乃天下地神的掌管者。而他,既然一心求道,这位地神一脉的掌管者他必然是要拜会的。
  “两位大仙,老母让我请你们进去。”俏生生的,女童走到镇元子和红云身前。
  “好,辛苦你了。”红云含糊不清地说道,他嘴里的灵果还没吃完。
  拿出一枚千年朱果,红云弯下腰,一只手想要摸女童的脑袋,一只手将那红彤彤的果子递给女童。
  女童躲过那只咸猪手,对那果子也是视若不见,转过身向前跳了几步,便一心在前面带路。
  见此,镇元子瞪了红云一眼。无奈,红云只得讪讪一笑,把那朱果又塞回衣袖。
  “哼,坏人!一颗千年朱果就想摸我的头?”蹦跳着,女童心里满是腹诽。
  “镇元子拜见道友,此番不请自来,却是叨扰了!”一入道场,镇元子当先行礼。
  “红云拜见道友。”
  “两位道友多礼了。”骊山老母还礼。
  镇元子抬起头来,一刹那却是晃了神。这道场内,竟是充斥着祥瑞之气,神识感应之下,更是满屋子的功德金光!
  再细看那位骊山老母,除了与“老母”两字不太相符的青春美丽外,镇元子竟是丝毫没有感应出超凡之处。
  可越是这样,他越发心惊!
  “圣人里面,只有女娲娘娘是女性吧。”镇元子揣测起来。
  红云的行为也顿时规范起来,他又怎会看不出这位骊山老母的不凡?饶他平日里行为轻佻,但面对圣人,他也是不敢放肆的!
  不仅仅是拜于圣人的实力,更是拜于圣人的功德!
  “是了,太昊天帝创神道,他掌天神一脉,怎么着这个地神一脉也不会交给外人,想来想去,交给他的妹妹女娲娘娘才是正常的。”镇元子一下子就猜出了事情的原委。
  红云心思转动:“地母啊,听到骊山老母又号地母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了。早年间,女娲娘娘补天之时,不就有着大地之母的称号吗?”
  “两位道友,不知此来何事?”地母娘娘轻启朱唇。
  “娘娘,贫道此来却是为了求道!”不知不觉间,镇元子改了称呼,不敢再称道友。
  “哦?呵呵,两位道友不必如此拘谨。”看出了镇元子和红云的小心思,地母柔声。
  面对这番话,红云和镇元子哪能搭上话茬?他们又不是什么给根杆子,就顺着杆子往上爬的人。
  “还请娘娘成全!”
  “镇元子道友,你一心向道,吾自然是要成人之美的?”地母微笑。
  闻言,镇元子与红云大喜。
  ……
  “吾为上清灵宝天尊,乃盘古后裔,玄门正宗!今感洪荒劫数不全,多有生灵挥霍灵气,品性不端,特立三灾九难,乃作磨砺,完善劫道!”
  “吾为大劫主!”
  镇元子在骊山静修百年,在这一日,却是被通天的道音猛地惊醒。
  通天的道音落下以后,顿时,所有修炼有成的修士,都感受到冥冥之中自己多了一种无形的束缚!
  当日,就有无数品性不端,作恶多端,业力缠身的修士死于劫难之中!
  更多的修士却也在暗中谩骂通天这位大劫主,这难道不是没事找事吗?
  可惜,他们只敢在心里说说,甚至,不敢多说。
  笑话,圣人做事,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哪怕没有道理,可圣人本身就是道理!
  大劫主这个业位,通天终于在今日坐了上去。而劫主这个业位,注定是功德与业力交缠的,这注定通天得打起所有的精神来做好劫主!这会使他变得越来越成熟。
  而劫主还有一个好处,不沾因果!只要至公无私,通过劫道,通天做的所有事都不会沾染因果。
  尽管大部分的修士都在心中谩骂通天这位劫主,但他们也只有接受现实。以后的修行,必须要面对三灾九难了。
  至于三灾九难到底是什么,通天却没说。开玩笑,难道这些事都要他这位圣人统一地在这次显圣中说清吗?
  传播三灾九难究竟为何,自然是由通天门下的弟子去做的。顺带的,那些弟子也可以得一些功德。同时,除了三灾九难以外,心魔之道也会由他们一并告知世人。
  心魔之道也属于劫道,虽然由元始掌管,但却不好单独拿出来,也并不太适合通告世人。
  只有当有人走火入魔了,修士才会重视起这个隐藏的劫数!
  此外,当时与三灾九难等一并提出的天人五衰,却是早早地实施了。早先幽元动手使用生死簿削减生灵寿元的时候,天人五衰便已经向众多的修士展现了它的獠牙!
  当然,此上种种劫数对于镇元子这位老牌的准圣大能来说,是几乎没有任何影响的,准圣已经不在劫数涉及的范畴内了。
  除非是量劫!
  被通天这么一搅和,镇元子的静修已被打断,他打算离开骊山了。
  与红云一同拜别骊山老母,镇元子二人向昆仑飞去。
  参悟地神之道那么多年,镇元子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前路!
  地仙!
  流连于山河大川之间,理地气,梳地脉,聚灵气,开洞天福地!
  与地神只是执掌一方山川,并且被自己执掌的山川限制不同,地仙是自由的,并且就目前来说,地仙潜力更大。
  而镇元子此去昆仑,却是为了向元始提出自己建立地仙一脉的请求。毕竟,不管怎么说,地仙只是仙道之下的一个支脉。
  三清是仙道之祖,而元始目前离他最近。当然,他相信,元始是不会不同意的,这是合则两利之事!
  百年之后,地仙一脉创立了。
  相比起当初东王公立天仙一脉的高调,地仙一脉却着实太过低调。镇元子甚至没有将详情通告洪荒,只是将地书大地胎膜投入空中,异象虽然传遍了大半洪荒,但几乎没有多少人知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当然,仙道的大神通者,自然会很容易地发现,那属于仙道的气运长河,再次多出了一条支脉。
  只有这样一句很容易让人忽视的声音,曾短暂地在万灵耳边回响:
  “地仙,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