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手刃


小说:第一女廷尉  作者:汏师兄
  “你们查到风月楼,有没有惊动杨氏?”
  “没有。”
  “那风月楼的老鸨是个识时务的人,我和她说了,杨氏没犯什么大错,让她好好招待着,别让她离开充阳,风月楼就没事,那老鸨虽然上面有外商这个东家压着,但她自己确是实实在在的充阳人,也离不开这里,自然知道怎么选。”
  “行,那风月楼你们看好了,先别惊动杨氏,等那外商来了,看看他们准备做什么。”
  齐盛有些不解。
  “可是王妃,咱们现在已经抓到了杨析,这案子应该也算能结案了吧,咱们还继续……是要查什么?”
  谢明欢看了齐盛一眼:“你说呢?”
  “这杨析培植那些香料,你觉得是给自己种的吗?虽然眼下咱们猜测,他背后之人就是潭治,但这也只是猜测,还需要确凿的证据。现在香料毁了,不管是潭治,还是真正的幕后之人,肯定会有所动作,到时候才能顺藤摸瓜,找出背后的人。”
  “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
  齐盛恍然大悟。
  外商来的很快,出乎谢明欢等人的意料。
  “南边到北地……就算是昼夜兼程快马加鞭,也要七八日时间,他怎么会这么快出现?”
  “那就说明他并没有在南边,很有可能就在附近的某个地方。”
  谢明欢不由唏嘘。
  “难不成他为了杨氏,一直没有回去,就在最近的地方默默的守着她?倒是一往情深。”
  崔郢并不这么想:“若他真的在守着杨氏,杨析对杨氏做的那些事,这么多年,难道他就一点没有怀疑吗?”
  齐盛也赞同崔郢的话:“不错,这几年杨氏的日子过的不好,如果他真的就在旁边默默的看着,为什么不再次出现带杨氏离开?我看……也许是他最近刚好出门?商人嘛,经常在外面也不是什么大事。”
  谢明欢失笑,自己方才倒是有些太过理想化了。
  率先想到的是美好的一面。
  不过听完两人所说,谢明欢倒是还有一个猜测。
  “就算他不是一直就在附近守护杨氏,但风月楼是他的,你们说难道他会不知道杨氏的真实生活吗?现在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怀疑,这个外商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杨析做的那些事……还有香料,他真的是一无所知的吗?”
  “王妃,你的意思是……这个外商,他知道什么?”
  “别忘了当时刘大人可是说过,他的眼睛就毁在杨析手上,但后来他却没有追究杨析的责任,这件事……现在想来,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
  “他固然喜欢杨氏,但他和杨氏是久别重逢,那时候杨氏已经生过女儿了,杨析对他动手,实际上对他造成的伤害远比他喜欢杨氏,伤害杨析要大,但他却没有再追究……”
  “那现在怎么办?我这就把他们两个抓起来?”
  齐盛有点着急。
  要是外商和杨析作案的事有关系,那就不能让他逍遥法外啊。
  谢明欢:“不着急,你先暗中查一查这个外商到底做什么生意,家中关系如何,在洛阳那边是否有密切往来的官员。”
  “是,王妃!”
  齐盛急匆匆的带人又出去追查去了。
  崔郢挑眉看谢明欢:“你有什么新想法了?”
  谢明欢欲言又止:“只是不知道对不对,或许咱们从一开始……就忽略了这个外商。也是方才齐盛说,外商来的太快,我才想到了一件事,杨析他应该知道香料的副作用,他既然有执念,总不能自己把自己搞成疯子吧,那会不会是有人也在暗中推波助澜的害他呢?”
  崔郢:“所以……你在怀疑外商?”
  谢明欢笑了笑:“之前听刘大人说,这个外商倒是做香料生意的。其实之前再查到杨析背后牵扯到了洛阳朝中的局势,我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杨析一家,就算再有手艺,难道还能和朝中的人联系上吗,若是如此,当年也不会被害的这么惨,这其中给他牵线的是谁呢?”
  “是外商?”
  谢明欢点点头。
  “有这个可能。”
  “你还记得杨析之前说的,这个外商喜欢杨氏,是因为杨氏的母亲早就有悔婚的打算,所以才给自己的女儿找了这个外商,两人有过接触,那这个外商应该和杨氏的母亲也是认识的,这样一来,你说杨氏的母亲做的事,外商会不会知道?”
  崔郢神色微凛。
  “如果真的如此,那这外商……被杨析伤了双眼之后,为了报复他,便牵线暗中给了杨析一个不切实际的承诺,并且还哄骗杨析主动把自己的女儿送出去了,然后让杨析长时间和香料在一块,导致精神失常,开始杀人?”
  若真是如此,这外商的心思……该有多恐怖。
  这般借刀杀人,如果不能直接找到他在暗中联络杨析,诱导杨析的证据,就算案子结束了,也没办法判他的罪,这样一来,杨析这一生竟是被玩弄的更加彻底了。
  外商和杨氏的动作没有让众人等太久。
  外商到充阳的第三日,客栈关押杨析的房间,晚上有人悄悄闯进来了。
  因为早有防备,所以对方刚刚摸到杨析身边,就被拿下了。
  但捉人的侍卫低估了来杀杨析的人的决心,手上的力道只是稍稍松了一分,就被挣脱开来,而一直被绑着的杨析,到底还是中了一刀。
  “杨析,你还我女儿的命来!”
  竟是杨氏!
  客栈很快灯火通明。
  待杨氏被带上来时,三个帮着杨氏进客栈的江湖中人也被抓了过来。
  “快放开老子!”
  “你们想干什么,随便抓人是犯法的,老子从客栈路过,你们凭什么抓老子?”
  “杨氏,你先逃跑,现在又回来,到底是怎么想的?”
  谢明欢语带叹息,她本以为那外商会派别人来探杨析,没想到来的人竟然会是杨氏。看来,这外商对杨氏的感情,也没有多深嘛。
  “他害了我的女儿,我要让他偿命!”
  “反正我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指望了,那就大家一起去下地狱吧!”
  “杨氏……其实,真正害了你的,是你母亲。”
  谢明欢正色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