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将不过李


小说:最强角色扮演  作者:骑着青牛的猪
  “哈哈哈,当真是痛快,再杀来!”在军营之中,一个弱冠青年,一手持着长矛,奋力向前一捅,一个唐国禁军的身体就被洞穿,鲜血喷出,转眼没了气息。
  虽然他面容稚嫩,但挥舞长矛之间,浑身散发着惨烈的气息,好似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绝世猛将。光是气息,就足够骇死人。
  这等气息,唯有长年累月的厮杀,才能积累。
  青年的身边已经躺了一地的尸体,鲜血肆意流淌,让地面被一层恶心黏腻的血红给占据。他却好似斗酒诗百篇的诗仙一般,肆意张狂,手中长矛挥舞,犹如笔锋转动,每划动一下,便有一人死亡。
  唐军万余人,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近身。
  “再来再来,不够尽兴!”青年的身上被鲜血沾染,将他原本的白衣染成了红衣。他却浑然不顾,四处的冲杀。
  明明是万余大军在围攻这个青年,但在这一刻,却有一种青年在猎杀万人大军的感觉。
  凶性毕露,勇冠三军!
  没过多久,地面上又多出来一堆的尸体。
  王曜景站在高处的城楼上,看着嘶喊声连成一片的场面,脸上看不出悲喜。
  密密麻麻的将士将那赵匡义围困在中间,可最中心那个窟窿无论如何都补不上,甚至还有逐渐扩大的趋势。
  “让我的亲卫去试试。”看着死去的人越来越多,王曜景回头对着陈留金说道。
  他口中的亲卫,便是他转化的五百血肉怪物。这群人的力气是寻常人的好几倍,肉身可钢可柔,皮肤可以坚韧如牛皮,也能绵软如水流,十分厉害。
  他想要试试看,赵匡义能不能击溃自己的亲卫。“哈哈哈,当真是痛快,再杀来!”在军营之中,一个弱冠青年,一手持着长矛,奋力向前一捅,一个唐国禁军的身体就被洞穿,鲜血喷出,转眼没了气息。
  虽然他面容稚嫩,但挥舞长矛之间,浑身散发着惨烈的气息,好似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绝世猛将。光是气息,就足够骇死人。
  这等气息,唯有长年累月的厮杀,才能积累。
  青年的身边已经躺了一地的尸体,鲜血肆意流淌,让地面被一层恶心黏腻的血红给占据。他却好似斗酒诗百篇的诗仙一般,肆意张狂,手中长矛挥舞,犹如笔锋转动,每划动一下,便有一人死亡。
  唐军万余人,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近身。
  “再来再来,不够尽兴!”青年的身上被鲜血沾染,将他原本的白衣染成了红衣。他却浑然不顾,四处的冲杀。
  明明是万余大军在围攻这个青年,但在这一刻,却有一种青年在猎杀万人大军的感觉。
  凶性毕露,勇冠三军!
  没过多久,地面上又多出来一堆的尸体。
  王曜景站在高处的城楼上,看着嘶喊声连成一片的场面,脸上看不出悲喜。
  密密麻麻的将士将那赵匡义围困在中间,可最中心那个窟窿无论如何都补不上,甚至还有逐渐扩大的趋势。
  “让我的亲卫去试试。”看着死去的人越来越多,王曜景回头对着陈留金说道。
  他口中的亲卫,便是他转化的五百血肉怪物。这群人的力气是寻常人的好几倍,肉身可钢可柔,皮肤可以坚韧如牛皮,也能绵软如水流,十分厉害。
  他想要试试看,赵匡义能不能击溃自己的亲卫。“哈哈哈,当真是痛快,再杀来!”在军营之中,一个弱冠青年,一手持着长矛,奋力向前一捅,一个唐国禁军的身体就被洞穿,鲜血喷出,转眼没了气息。
  虽然他面容稚嫩,但挥舞长矛之间,浑身散发着惨烈的气息,好似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绝世猛将。光是气息,就足够骇死人。
  这等气息,唯有长年累月的厮杀,才能积累。
  青年的身边已经躺了一地的尸体,鲜血肆意流淌,让地面被一层恶心黏腻的血红给占据。他却好似斗酒诗百篇的诗仙一般,肆意张狂,手中长矛挥舞,犹如笔锋转动,每划动一下,便有一人死亡。
  唐军万余人,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近身。
  “再来再来,不够尽兴!”青年的身上被鲜血沾染,将他原本的白衣染成了红衣。他却浑然不顾,四处的冲杀。
  明明是万余大军在围攻这个青年,但在这一刻,却有一种青年在猎杀万人大军的感觉。
  凶性毕露,勇冠三军!
  没过多久,地面上又多出来一堆的尸体。
  王曜景站在高处的城楼上,看着嘶喊声连成一片的场面,脸上看不出悲喜。
  密密麻麻的将士将那赵匡义围困在中间,可最中心那个窟窿无论如何都补不上,甚至还有逐渐扩大的趋势。
  “让我的亲卫去试试。”看着死去的人越来越多,王曜景回头对着陈留金说道。
  他口中的亲卫,便是他转化的五百血肉怪物。这群人的力气是寻常人的好几倍,肉身可钢可柔,皮肤可以坚韧如牛皮,也能绵软如水流,十分厉害。
  他想要试试看,赵匡义能不能击溃自己的亲卫。“哈哈哈,当真是痛快,再杀来!”在军营之中,一个弱冠青年,一手持着长矛,奋力向前一捅,一个唐国禁军的身体就被洞穿,鲜血喷出,转眼没了气息。
  虽然他面容稚嫩,但挥舞长矛之间,浑身散发着惨烈的气息,好似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绝世猛将。光是气息,就足够骇死人。
  这等气息,唯有长年累月的厮杀,才能积累。
  青年的身边已经躺了一地的尸体,鲜血肆意流淌,让地面被一层恶心黏腻的血红给占据。他却好似斗酒诗百篇的诗仙一般,肆意张狂,手中长矛挥舞,犹如笔锋转动,每划动一下,便有一人死亡。
  唐军万余人,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近身。
  “再来再来,不够尽兴!”青年的身上被鲜血沾染,将他原本的白衣染成了红衣。他却浑然不顾,四处的冲杀。
  明明是万余大军在围攻这个青年,但在这一刻,却有一种青年在猎杀万人大军的感觉。
  凶性毕露,勇冠三军!
  没过多久,地面上又多出来一堆的尸体。
  王曜景站在高处的城楼上,看着嘶喊声连成一片的场面,脸上看不出悲喜。
  密密麻麻的将士将那赵匡义围困在中间,可最中心那个窟窿无论如何都补不上,甚至还有逐渐扩大的趋势。
  “让我的亲卫去试试。”看着死去的人越来越多,王曜景回头对着陈留金说道。
  他口中的亲卫,便是他转化的五百血肉怪物。这群人的力气是寻常人的好几倍,肉身可钢可柔,皮肤可以坚韧如牛皮,也能绵软如水流,十分厉害。
  他想要试试看,赵匡义能不能击溃自己的亲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