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恨我吗


小说:捡个王爷去种田  作者:小丸子
  翌日一大早,白灵便精心打扮,特意换了带着几分喜气的秋装,披着云锦的斗篷上了马车,去萧府给萧穆晴添妆。
  萧府嫡女要出嫁,虽然时间紧的让人摸不着头脑,可前来贺喜的人却不少。
  白灵被门房引到后院去,自有丫头带路去萧穆晴那里。
  前院正在招待客人的萧夫人,本就是强颜欢笑,听到丫头的禀报后脸上的假笑都维持不住了。
  “让人盯着点,别让大小姐吃亏了。”萧夫人眼中闪过厉色。
  若非客人多,萧夫人非得拍桌,急匆匆的赶过去保护女儿不可。
  那件事外人不知情,萧夫人自是知晓内幕,可她至始至终不曾怪过本欲陷害人的萧穆晴,却将萧穆晴低嫁的事恨在白灵身上。
  丫鬟领命离去,其他夫人见萧夫人脸色不好看,一时间笑声中断,不免有些尴尬。
  白灵被引到后院的时候,萧穆晴这里自然也有其他小姐过来添妆的。
  按照规矩,一众贵女不管愿意与否,也要与白灵见礼,包括萧穆晴在内。
  “晴儿与我生疏了吗?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多礼。”白灵上前扶住萧穆晴,一如以往那般的亲昵,“你即将要出阁,却不知何时能再相见,真的好舍不得你。”
  说着,白灵便红了眼眶。
  做戏,白灵并非不会,只是不愿意而已。
  萧穆晴大概是想到自己的委屈,眼眶也泛红,便立即垂下眼帘,强扯出一抹笑意道:“是啊,女子出嫁从夫,以后想要回京城也不容易。或许你南下,方才能见面了。”
  “成亲是喜事,瞧我不会说话,倒是惹得你落泪了。”白灵用帕子按了按眼角,扬起明媚的笑容道:“作为好姐妹,我能做的便是给你送来些添妆。日后你远嫁,也能睹物思人,晴儿可不要嫌弃。”
  “听闻吉祥郡主的药玉重金难求,不知这添妆之物,可有啊?”有人好奇的问道:“我母亲也曾去买过,只可惜慢了一步,为此好几日茶饭不思,小女倒是很好奇这药玉到底与寻常玉石有何区别。”
  “晴儿是我的好姐妹,自是要为她准备的。只是这药玉要贴身佩戴,且针对不同人,有不同的功效。晴儿的身子弱,这块玉是专门为她量身定制的。只可惜时间太赶,药效要弱了一些。”
  白灵清浅一笑,一点也不觉得被人为难。
  招手让海棠上前,接过她手中的锦盒,如玉的手指打开了盒盖,露出了里面的药玉。
  “怎么这么小?”刚才问话的小姐惊呼。
  其他人也纷纷上前观看,自也是看得出玉石的质地是上乘的,可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小,的确是太小了。
  “众位小姐难道不知,我家郡主的药玉,便是这样一小块,最低价值八万两白银吗?送给萧小姐这块,更是玉质上乘,又是我家郡主特意精心准备的,便是十万两也求不到的。”海棠冰冷的声音响起,冷眸扫向沉默的萧穆晴。
  一众千金是真的没见过药玉,听到价格后不禁咂舌。
  且不说药玉的珍贵性,便是十万八万两银子的东西,就这么送给一个手帕交做添妆,她们可是没人能拿的出来。
  更为重要的是,即便她们都是嫡女出身,可家里给准备的陪嫁,怕是也没有这个数目吧?
  要知道大户人家的聘礼和嫁妆,有时候看着值钱,其实多数都是凑数的,真正能变成银子的却不多。
  萧穆晴也是有些诧异,可心里明白白灵这是为了好名声,并非真正的对她好,倒是没有感谢之意。
  “这也太贵重了,我怎么能收下呢?”萧穆晴忙做出受之有愧的姿态,并不贪图玉石。
  “你我相交一场,亲如姐妹,礼物又怎能用金银来衡量?”
  白灵拉起萧穆晴的手,将锦盒放在她手上。
  萧穆晴还想拒绝,语重心长的道:“这块药玉,不但能温养你的身子,若是日后你有孕了,也有安胎的作用。但也不是万能的,只是温养为主。”
  这一次,萧穆晴到嘴边的话却咽了回去。
  萧夫人早就教导过萧穆晴,一旦出嫁后,抓住丈夫的心,以及尽快生下子嗣才是最重要的。
  萧家虽然会在暗中护着她,可消失宗族却不会给她撑腰。
  其他千金们羡慕嫉妒的看着萧穆晴,恨自己没有白灵这样的一个好姐妹。
  不过片刻的功夫,一众千金便开始主动与白灵热络的交谈,无不希望能和白灵拉近关系。
  不敢指望白灵在她们成亲的时候,也送上这样一份添妆,可谁知道日后是否需要求助到白灵身上。
  白灵的医术,如今可是得到了高度的认可,连断肢都能接上,说是神医也不为过。
  萧穆晴神色晦暗不明的看着白灵与众千金谈笑风生,这一次她这个主人,反倒成为陪衬。
  萧穆晴心中清楚,会有人过来添妆,无非是给萧家面子。
  一个嫡女突然低嫁,不是傻子都明白,萧穆晴如今是被家族当做弃子了。
  可萧家没将萧穆晴除族,婚事上也正常的操办着,就没人敢把这事放在明面上来说。
  过了一会功夫,这些千金不得不起身告辞,添妆是小姐妹们之间的友谊见证,又何尝不是家族之间的往来?
  所以在时间上,大家都有墨不成文的规矩,谁要是耽搁的久了,那就是不识趣了,传出去就是没规矩。
  “连过来给我添妆,你也要出一把风头吗?”待送走了客人,萧穆晴神色平静的问道。
  白灵抬头看了萧穆晴一眼,与其说萧穆晴是平静,不如说是心死了,对来不抱有期望。
  “不管你信不信,这块药玉是我早就准备好的,原本就想送给你做添妆礼的,只是……”白灵顿了一下,望着萧穆晴道:“没有想到,真的到了给你添妆的时候,却已经物是人非。”
  萧穆晴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白灵,可想到自己的处境,又觉得白灵没必要说谎。
  “你恨我吗?”萧穆晴沉默半晌后,询问道。
  “恨过吧。”白灵的眼神越过萧穆晴,落在门外的那些花花草草上。
  如今不恨了,是因为不在意了,可当时如何会不难过?
  穿越之后,除了亲人之外,萧穆晴是白灵的第一个朋友,她也是付诸过真心的。
  萧穆晴也明白白灵的意思,不禁眼眶泛红,内心很是复杂。
  “如今我嫁的不好,也算是遭到报应了,你是该不恨了。”萧穆晴别过脸去,不想让白灵看到她的脆弱和不甘。
  “你应该相信你的家人,他们疼了你十几年,怎么会让你后半生凄苦?”白灵哂笑,笑自己竟然说出宽慰萧穆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