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庐山真面目(2)


小说:锦衣卫创始人  作者:小古董儿
  庐山,又名匡山,主峰叫做汉阳峰。而今,汉阳峰上已经被列为了禁地,正在建造祭台,预备皇帝祭天之用。
  历代帝王祭天,多在泰山之巅。而在唐时,也曾在武当山上行祭天事宜。而今朱元璋选在此处,也多有故地重游之意。
  王小十也跟随上了山,就跟着这些修造祭台的工匠们一道进的山。可见,那方夜雨也却有些势力。
  上了山,王小十每日并不需要作什么,只在山上闲逛便好。也不知方夜雨给他安排的是何身份,总之这些工匠乃至是山上守卫的兵丁见了他,都纷纷点头示意。
  王小十就在山上住了下来。这一天,已经是二十三!
  方夜雨做事,似真似假,令人琢磨不透。二十三上山,而真正动手的时间仍旧是下月初七!
  …………
  船行于江上,浪花蹿腾的很急,船行却并不快。因为船是逆流而上,今日又无风势可借,自然要慢上许多。
  这是一艘官船,明灯高悬,照耀着整个江面。
  就在波涛与天际交接之处,一张孤帆半悬,正在与大船迎面驶来。那好似离群的孤雁,说不出的寂寥之感。
  当两船近了,会看到那孤帆下,是一张娇媚的容颜。
  来人的船直直迎上了官船。大船若不闪躲,小船必会被撞个粉碎,无论船上之人是何等的身份、样貌,也免不了去做鱼虾的养料。
  可大船却并未停,小船也行的极快。
  却是在两船相遇之际,小船突然一个转舵,让开了船道。同时,船上的姑娘也飞身跃起,登上了官船。
  这船身上也有许多人,却想从未见到这姑娘一样,继续忙着各自该忙的事情。而姑娘轻车熟路,一直行到了船舱。
  “你来的晚了些!”他在等她,一直在等她。
  “难道我不值得你一等吗?”
  男人道:“不敢!”等一个女人,这本身就是男人的义务。况且……
  “就连太子殿下都甘愿等你,我又如何等不得?”
  “太子殿下可在?”
  男人道:“在两日后!”这话岂非很怪?但姑娘听得懂。“你是说,太子殿下落后你两日的路程?”
  男人点头。“有什么发现吗?”
  “他的确是王小十!”婉儿道。
  “哦?你没见过王小十。”
  婉儿道:“但我确信那人就是王小十!”不单因为白不信的关系,更因为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男人。如王小十般出色的男人!“所以我来的晚了一些。我一直都和他在一起!”
  男人无动于衷,这是对婉儿最大的伤害。
  婉儿又故意道:“他是我见过,最有气魄的男人!”
  “呵!”一声冷笑。“这话,你怕与太子也说过吧。还有方夜雨。或者,你还和许多人说过这样的话!”
  唐婉一时气愤不过,从身上取出短刀,便向着男人刺来。
  “你怎么不躲?”
  “你怎么不刺下来?”
  “哼!”唐婉冷哼。她无论是刚进来时的那种娇媚,还是后来被这男人嘲讽时的嗔怒,又或是此时无所谓的冷哼,都有一种引人迷醉的美。
  这男人同样是个男人,也懂得欣赏她的美貌,却从来都不会对其露出惊艳的目光。他的心,就仿若一块石头,仿若一座山,永远也不会为这温柔的力道所打动。
  唐婉放下了刀。“方夜雨将一切都准备好了。”
  “我知道。”
  “你就没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没有。”
  “那我就走了!”
  “等等!”他还是叫住了她。“你小心些。”
  当姑娘走了,他才退去了这冷酷的面庞,而神色中透露出了懊悔之意。他问自己:“毛骧啊、毛骧,你怎么就张不开口呢?”
  他就是毛骧,锦衣卫指挥使,朱元璋仰仗的左膀右臂,他是拳、是刀,是凌驾于大明律法之上的人!
  没人知道他与唐婉的会面,也没人知道他与唐婉的关系如何。
  庐山上,王小十在屋中枯坐。天色已经黑了,一天又结束了。山上的祭台建造的差不多了,工匠们不需两日便可下山去了。而王小十却要想办法留下,一直留到初七那天,皇帝登上汉阳峰的时候!
  这对于王小十来说并不难。
  …………
  初七这天,王小十就藏在祭台下。当山上鼓乐声声,王小十却连呼吸都停住了,整个人就如一块石头,一件死物埋于祭台之下。
  足足一个时辰的功夫,鼓乐声住,皇帝与随行的大臣上了山。
  接着,不知是什么人,在诵读祭文,又占去了半个时辰的功夫。
  最后才是天子进香,祈求上苍风调雨顺。而这时候,王小十的一双眼睛才真的睁开,从一块石头变为了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就感觉到,一双龙靴踏在了木质的祭台上,踏的祭台咚咚作响,而这双腿也似有几分颤抖。
  这时候,脚步正走到王小十的头顶。
  突然之间,祭台坍塌,在下面窜出了一人正是王小十!
  人在半空,王小十还未等朝这人出手,却是一道伶俐的刀光跟来,直冲王小十的眼底。雪亮的刀身映着晨光,王小十的眼中什么也瞧不见了。
  就只见一片绚烂。王小十凭借着对于危险的感知,而出手阻挡。
  他的肉掌拍在了刀身上,带过了这一刀。
  忽而,另一道刀光又起,接二连三的光芒闪耀,更是刺的人睁不开眼。这刀光忽左忽右、或东或西,好似有十数人同时在围攻自己。但王小十清楚,真正出刀的不过一人。
  一个人,一柄刀,却仿若是一处密集的刀阵,足以将人切割成碎肉。
  王小十身在其中,双手或掌、或拳,身子或闪、或避,在这刀光丛中游走。
  终于,这一波快刀被其一一闪过,对方的攻势减缓下来,而王小十趁机冲出了那光芒的包围,一双手掌拍了过去。
  王小十的眼睛仍被那光芒刺痛,可手上却已经牢牢的抓住了一物。
  许久,亦或许是片刻,王小十睁开了眼。眼前,是一张脸,两人之间,是一柄刀。刀柄握在对方手里,可王小十的手却已经夹住了刀锋。
  对面笑了!“王将军果然是王将军。前次在信州城没能与王将军交手,今日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他同样姓王,朱元璋的贴身护卫,当年人称南刀王的王弼。前番在信州城,也是他夤夜去见了王小十!
  却见四下里,也已经战成了一团。王小十动手,就好似一个信号,将方夜雨埋伏在山上,以及众位大臣身边的人手都吸引了出来。
  这一切是方夜雨的阴谋,却被王小十悄然的利用了。或者说,是被朱元璋所利用了!今日的庐山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大明皇帝,不过是王弼在配合王小十来演这出戏。
  刚刚,王弼见猎心喜,是真的对王小十出手了。所以那刀光又快又急,谁也瞧不出假来。难怪他们会上当!
  “陛下可好?”王小十应该改口称呼朱元璋为陛下,而非是昨日的大帅了!
  王弼道:“陛下现在庐山县中,有毛骧带人护卫。”
  而后,山上的争斗结束,方夜雨所安插的这些人手,是战死的战死,落网的落网,可谓一举成擒。只不过在这些人中,却并无方夜雨!
  王小十想到。“方夜雨一定是去刺杀陛下了!”似这样行动的大事,方夜雨岂会不在?除非,他已经看穿了这一切,而另行去找朱元璋了!
  王弼道:“不要担心,这也在陛下的计划之中!陛下就是要借助这次南巡之机,一举消灭鄱阳湖上的水匪!”
  “鄱阳湖的水匪?”
  王弼道:“方夜雨等蒙元残余意图复辟中原,却不敢贸然南侵,就在搅动这些江湖人士与匪类。这一次,袭击庐山是其中的一部分人,而方夜雨正带着鄱阳湖中的那一群水匪,去强攻庐山县了。”
  “糟了!”王小十仍旧觉得不好。这岂非是弄巧成拙?
  “王将军放心,一切都在陛下的计划之中。”王弼道:“我倒是忘了,现在该称您为王爷了!”
  “你不知道,现在白不信也在庐山县!”这却是王小十做的好事。
  他明知今日这一幕是假,朱元璋也不会出现在庐山上。可为防事情有变,王小十特地请白不信帮忙,在庐山县接应自己。
  可他没想到,朱元璋也在庐山县,而且鄱阳湖的一群水匪正在朝其发动攻势。而白不信在那,他该怎么做?是帮着朱元璋,还是该帮着方夜雨,帮着自己儿子的一方呢?
  如此,王小十岂非陷这位朋友于两难之地吗?
  或许,白不信该两不想帮,这才是最好的结果。可他能够眼睁睁看着鄱阳湖上的兄弟被朝廷杀了干净,甚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朝廷的刀下吗?
  这谁也做不到。毕竟白不信并非圣人,不会为了什么民族大义去牺牲自己抚养了二十年的儿子。
  所以,王小十必须赶去,亲手阻止这一切!
  庐山县,离着山脚下尚有十余里的路程。王小十纵然拼了命,也无法在顷刻间赶到。而庐山县中,战斗已经开始,几乎与王小十这里同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