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五章 疑云重重(求月票)


小说:谍海猎影  作者:眀志
  “委员长已命军校戒严,我去盯着陈继承,继续让他们自查,雨农带着特警二队和特务处,对军校内外进行搜寻,不为,你和与王世和,黎铁汉一起,逐一辩认清查参会要员……”
  还要搜参会要员?
  这个一般人可动不了,不过好在有王世和和黎铁汉,这些人有怨言也得憋着。
  “明白!”方不为和马春风齐齐的应了一怕。
  他正准备离开,转身的空子,看到一个军校教员装扮的男子飞一般的往这边跑来。
  “是周怀恭,教授部高级情报教官……”马春风给方不为指点道。
  方不为轻轻的点了点头。
  中央军校内也是有间谍课程的,不过这门学科特挑人,再加上固有思想的影响,学习这一门学科的学员很少,所以并没有单立一科。
  周怀恭快步的走了过来,附在谷振龙的耳边快速的说了一句。
  方不为离的近,一字不差的听在了耳朵里:“那个学生招了……有人给了他五千法币,让他朝委员长开枪!”
  刺杀的目标真的是委员长?
  “敢杀委员长,胆子大到没边了?”谷振龙压着怒火问道。
  五千法币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但方不为估计,不单单是钱的问题。
  中央军校的学生要真这么容易被买通,委员长死多少次都不够。
  但中央军校的学生刺杀委员长,这对蒋校长来说,真是莫大的讽刺。
  中央军校麻烦大了。
  马春风和方不为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
  他们之前也估计是冲着委员长来的,但估计是一回事,查实了又是一回事。
  这下闹大发了。
  “钱是谁给的?”谷振龙冷声问道。
  “姚楚中,军械处械务科的副科长,广东五华人,和这个学生是同乡……枪里的实弹,也是姚楚中偷偷给这个学生的……”
  看谷振龙没有要遮掩的意思,周怀恭也不贴着谷振龙的耳朵说话了。
  但他认得马春风,却不知道方不为是谁,所以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肯定是还有什么隐情,不然周怀恭不是这般为难的模样。
  方不为心里猜测着。
  “要说就说,老子没时间等你打哑迷!”谷振龙骂道。
  “我与姚楚中,同是四期毕业,均由李副校长推荐入学……”周怀恭说道。
  李副校长?
  方不心里一动。
  李副校长就是李济深,前粤军首领,委员长的死对头。
  黄浦第四期入学是一九二六年,正好是李济深升为副校长的那一年。
  这位相当传奇,一生之中,被委员长开除了三次国民党的党籍,而且每次都是“永远开除党籍”,但复起的时候,包括委员长在内,谁也不提这一茬了,照样按国民党元老复任。
  称的上空前绝后。
  委员长的多次遇刺事件中,都有前粤军的影子。
  最为有名的就是“王兆名遇刺案”,刺客刺杀的本来是委员长,最后让王兆名挡了枪。
  那这次,会不会又是故伎重演?
  刺杀大王王亚樵虽然被马春风这个义兄坑杀在了广西,但他的徒子徒孙还在,说不定两方又联了手。
  “老子竟然忘了,你也是广东五华人?”谷振龙讶异的看着周怀恭。
  谷振龙在中央军校任过教,对周怀恭,姚楚中这些人的底细知道的很清楚。
  “人呢?”谷振龙又喝问道。
  “昨天请的假,今天就没来学校!”周怀恭回道。
  “请假?请的好啊……”谷振龙又一声冷笔。
  周怀恭沉默不语。
  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教育长陈继承派他来找谷振龙的,让周怀恭说这番话的用意,是让谷振龙自己判断。
  前粤军人才济济,第一次淞沪会战,独自力敌日本精锐师团的第十九路军,就是李济深任粤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长时,第一师的第四团整编而来。
  粤军与委员长的矛盾,天下皆知,隐居香港,南洋等地的前粤军将领密谋刺杀委员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国民党高层都清楚。
  但这一次的事件到底和这些人有没有关系,还要查过才知道,不能只是因为嫌疑人和粤军前将领有关系,就断定又是这些人干的。
  如果真和这些人有关,那和日本人就没什么关系了。
  这些人反蒋是真的,但抗日更是无比坚决,不然第一次淞沪会战时,就不会是第十九路军孤军奋战,苦苦坚持二十多天,等委员长复起后,中央政府才派出了援军。
  当时以王兆名,何英青为首的妥协派坚持和谈,何英青更是亲自到上海命第十九路军不得擅启战端,却直接被蔡将军给顶了回来。
  这些人再痛恨委员长,也绝不会与日本人同流合污。
  但方不为觉的,这次刺杀,应该和前粤军将领没什么关系。
  因为时局不一样了。
  委员长一反常态,竟然真敢和日本人开打,甚至将大部分的中央军都派上了前线,让这些人的眼镜掉了一地。
  同时,也让这些人对委员长的形象大为改观,对抗日的信心更为充足。
  只要委员长停止内战,坚决抗日,算是解决了这些人和委员长之间的最大矛盾,现在国共已经实现二次合作了,中央军大部都已被委员长派到了上海,正与日军打的你死我活,这些人还有什么必要刺杀委员长?
  于二君前两天还给方不为发过电报,说是蒋光鼐,陈铭枢,蔡廷锴,区寿年等前十九路军的将领,均决定从南洋香港等地启程回国,为抗日尽一份绵薄之力。
  国难当头,个人和派系恩怨,甚至是革命理念有所冲突,都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这些人就是直接投奔委员长而来的。
  哪怕任个闲职,任个转运粮草军械的后勤官,他们都是愿意的。
  这种情况下,刺杀委员长就更不可能了。
  但从已知情报看来,刺客和嫌疑人又与粤军将领脱不开关系?
  方不为越想越不对劲。
  “他娘的,都到这份上了,就不能省心一点么?”谷振龙骂道。
  他虽然心里怀疑还是自己人干的,但没有证据,嘴上到底是没敢说出来。
  谍海猎影
  谍海猎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