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四章 实弹(求月票)


小说:谍海猎影  作者:眀志
  像马春风这般靠幸进上位,又没拿的出手的资历,去找林尉,可能还不如方不为有用。
  碰到林尉,马春风也没什么招了!
  “会不会是有人从中做梗?”看方不为不说话,马春风沉吟了一下才问道。
  方不为暗松了一口气。
  就等你问这一句呢。
  “王世和找过我!”方不为回道。
  “什么时候?”马春风惊问道。
  “前天上午!”
  马春风紧紧的皱紧了眉头,
  他是前天下午去找的委员长,岂不是说,王世和刚刚找过方不为,他就挨骂了?
  怎么可能这么巧,这中间绝对有问题。
  “王世和找你说了什么?”马春风又问道。
  方不为将和王世和谈话的内容大概简略了一下,告诉了马春风。
  马春风顿时惊觉。
  虽然王世和在方不为面前压根没提他马春风和特务处有关的半个字,但马春风哪能听不出来?
  这是有人在防着自己,给方不为敲警钟的用意是,是让方不为不要与自己同流合污。
  特么的,还真没有猜错。
  方不为的任命之所以迟迟不下来,果然是有人在中间使坏。
  马春风挨个的猜了一遍,但他也不确定是谁。
  看不惯他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特别是复兴社的那一批。
  接收了邓有仪的南昌行营调查科,固然使特务处立地升了一个台阶,但和复兴社众多太保,也等于是直接决裂了。
  除了复兴社,谷振龙和陈祖燕也有可能。
  谷振龙认为方不为这个差事出力不讨好,功立不了多少,还尽得罪人。
  要是派方不为去领兵打仗,谷振龙早开始为方不为奔走了。
  陈祖燕之所以会做梗,自然是怕马春风的势力越来越大,影响到党调处和特工总部,更或是影响到他兄弟二人。
  “你觉的会是谁?”马春风套着方不为的话。
  “王世和能出面,估计还是自己人!”方不为回道,“我觉的,有机会的话,处长可以问问胡将军……”
  方不为口中的自己人,自然是委员长一系,再结合他让自己去问胡宗南,指的肯定是中央军。
  钩都还没下,鱼却全惊了,说不定还引来了一群鲨鱼?
  就连委员长都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别有用心了,不然不会说出自己尽想着抓权这样的话来。
  马春风暗暗的咬了咬牙。
  “看来是有人觉的我和你走的太近了!”
  能不近么?
  知道方不为的人,哪一个不说方不为对马春风忠心耿耿?
  为了报马春风的知遇之恩,方不为都升为侍从室的少将参谋了,比马春风的职衔还高了一级,却还舍不得辞掉特务处的一个中校股长。
  简直是愚忠。
  “还是操之过急了!”马春风又叹了一声,“缓一缓吧!”
  缓一缓?
  就这样缩了?
  方不为没想到,连马春风也准备打退堂鼓了。
  退个屁!
  “处长你也可以向胡将军提一提,实在不行,我先去第一军可以……”方不为又说道。
  两天前,胡宗南接到调令,已率第一军赶赴上海了。
  去第一军?
  这倒也不失为是一种办法。
  至少可以打破常例,有了让方不为去上海的借口。
  有了第一次,自然就会有第二次,以后就会成为常例。
  “嗯,我回去就给寿山兄发电报!”马春风回道。
  “谢谢处长!”方不为客气道。
  方不为心里很清楚,胡宗南会答应马春风才怪。
  他也是军头之一,还是最大的那一部分中的一个。
  脑子坏掉了,求着让委员长给他派个督战的特派员?
  方不为只是不想让马春风缩的太快而已,给他找了点信心。
  “应该是我谢你才对!”马春风拍了拍方不为的肩膀,“你能走到这到这一步,我心甚慰,若有什么难处,你尽管开口,能办的我肯定会办,我办不了的,也会想办法给你办成!”
  方不为能看出来,马春风这句话确实出自肺腑。
  虽然方不为能进侍从室,是方不为自己的本事,不似林双龙一样,是马春风推荐的。
  但与林双龙相比,方不为还有一个最大的区别:他是马春风一手发掘,提拔起来的。
  而且方不为的心性,比林双龙忠厚了好几倍,所以马春风更看重方不为,一心希望方不为能成为他在委员长身边的强援。
  其实,方不为也是这样考虑的,二人不谋而合。
  他比谁都清楚,在往后的八年当中,马春风绽放出了多么夺目的光辉。
  有这么一个强援,做什么事都会方便许多。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正准备分开,去各司其职,方不为无意中看到,谷振龙从远处急走而来,一脸的凝重之色。
  出事了?
  方不为心里一跳,快步的迎了上去,马春风紧紧的跟在了后面。
  “多亏了你小子提醒,真查出问题了!”谷振龙压低声音说道,“我找到陈继承,让他派军校教员检查鸣枪队的枪支,竟然从一支枪里查出了实弹……”
  方不为和马春风两人被吓了一跳。
  实弹?
  军校内部是怎么检查的?
  “人呢?”马春风急声问道。
  “被扣起来了,但死活不承认实弹是他自己带进来的,口口声声说是有人陷害他,我已命特警二队就地审讯了……”谷振龙回道。
  陷害?
  你特么哄鬼呢?
  方不为冷笑了一声。
  不管是演习,演礼,中央军校内所有的枪支和空炮壳都是发到每个学员的手里,由学员自行填装的。
  你特么自个领的枪,自个装的子弹,谁能陷害到你?
  就算真有人想陷害你,也不是这样的陷害法。
  要不是自己灵光一现,劝谷振龙检查鸣枪队的枪支,肯定不会有人想到鸣枪队的枪里装着实弹。
  只要没人检查,到时候只要对着天一开枪,子弹都被打出去了,谁能知道你枪里面装的是实弹?
  “我已经向委员长汇报过了,委员长命仪式暂停,全力以赴调查此案……”谷振龙又说道。
  近期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好几起刺杀案,委员长有此反应也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