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三章 漏洞(求月票)


小说:谍海猎影  作者:眀志
  因为参会人员太多,会场在大礼堂放不下,只能放在校场,这更给了有心人可乘之机。
  所以谷振龙才如此敏感,如此谨慎。
  听到不远处传来整齐的脚步声,方不为扭头一看,军校各科师生已列成长队,向高台走来。
  各部各厅等军政要员,也开始向规定好的区域集中。
  整个会场内,没有一把椅子,包括委员长和王兆名等大佬讲话的高台上面也一样。
  说是高台,其实离地只有三十公分左右,全由木板搭成,上面铺了地毯。
  方不为还特意掀起地毯瞅了一眼。
  “黎长官,是不是现在就派人守在讲话台四面?”方不为看完之后,又给黎铁汉建议道。
  黎铁汉觉的方不为有些小题大作,但嘴上并没有说出来。
  他是不想凭白无故的得罪方不为。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天知道几年之后,方不为会不会爬到他的上头,让他喊长官?
  黎铁汉很清楚,老头子对方不为可是很赞赏的。
  论军阶,方不为现在已经和他平齐,论职务,方不为已经是侍从室少将参谋,比他也不过低了一级而已。
  唯一不如他的,也就是没带过兵上过战场而已。
  但方不为才多大?
  比黎铁汉整整小了一轮。
  中日已经开战,像方不为这种早被挂上名号的少年天才,还怕没仗打?
  对于这种冉冉升起的后起之星,还是提前结个善缘的好。
  想到这里,黎铁汉违心的点了点头,还赞了一声好:“还是不为细致!”
  方不为哪能看不出黎铁汉的不以为然,但他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自然不会表现在脸上。
  等看完了高台,方不为又和黎铁汉看着列队的师生和政要。
  两千多人,站满了大半个校场,人头攒头,如同被水冲出窝的蚂蚁一般,而且部分学生还配着枪,看的方不为头皮发麻。
  哪来的枪?
  “都是已考核合格,临近毕业的学生,马上就要上战场,配枪怎么了?”黎铁汉说道。
  “实弹?”方不为咬着牙问道。
  “怎么可能?”黎铁汉失笑道,“不想要命了?配的都是空炮壳……”
  还好,多少知道点轻重。
  方不为用力的吐了一口气,但心情还是沉重无比。
  刺客会不会混到这些人当中?
  万一谁的枪里面不是空炮壳,而是实弹呢?
  方不为看来,这样的安保形同虚设,太糙了,与后世相比,提鞋都不配。
  谷振龙通知他的时候,只让方不为配合黎铁汉保护委员长,方不为这两天一直和黎铁汉在一起,商议会议中的保护方案,黎铁汉说一切照旧就可,根本没有和方不为商议的意思。
  方不为能从哪里知道会场内的具体情况?
  他估计,现在想刺杀委员长的,能从中央军校的大门口排到夫子庙。
  宪兵司令部和侍从室竟然就拿这种安保方式来应对?
  不得不说,委员长能安然无恙的活着退到台湾,真是他洪福齐天。
  方不为下意识的瞅了瞅黎铁汉,又猛的想到,这样的事情找黎铁汉没用。
  他站在台上扫了一眼,看到正在视察外围的谷振龙,快步的追了上去。
  “司令,人太多了,而且靠的太近了!”方不为指了指那一部分背着长枪的军校生。
  “怎么办,难道全撵到五十米以外?”谷振龙翻着眼皮问道。
  怎么可能?
  委员长最喜欢用平易近人这一套,方不为又不是没见过。
  每年四月份,特务处举行成立纪念大会,马春风都会邀委员长视察讲话,委员长只要在南京,就绝对会去,方不为都亲眼见过一次。
  也是如此一般的场景,连个高台都没有,委员长就站在人群中间,离他最近的特务,就站在一米开外。
  但马春风是干什么吃的?
  特务处每年的大会,他都会让督查组临时搜检,别说枪了,连根铁钉都带不进去。
  正好马春风也在旁边,方不为指了指那几队背着枪的学生说道:“万一有刺客混到里面呢?”
  马春风猛的一顿,皱了皱眉头。
  “可能性不大!”马春风回道,“每一组,每一队,都是按照军校平时操练时的排列列队,各大队,中队,小队等,均由队长亲自率领,每一个学生,左右前后全是同科,同舍的同学,生人怎么混的进来?”
  方不为指了指自己的脸:“要是换成卑职呢?”
  谷振龙和马春风同时心里一跳。
  方不为的化装技术有多高,他们又不是没见识过,马春风甚至还专门让方不为去几个特训班授过课。
  “不得不防!”谷振龙沉吟道,“我去找陈继承!”
  中央军校的校长,副校长都只是挂个名头,不管事,具体校务都是教育长负责的。
  张志中卸任之后,教育长一职由陈继承接任。
  “司令稍等!”方不为一把拉住了谷振龙的袖子。
  “那些长枪,必须再检查一遍!”
  清一色的98k,要给方不为,别说五十米开外,就算站到五百米外,他都能打中树梢上的麻雀。
  “知道了!”谷振龙点了点头。
  “怎么样了,任命下来没有?”等谷振龙走了,马春风才低声问道。
  他一心想着要把战时督战的一部分权力抓在手里,但实行起来太难。
  好不容易从方不为身上看到了一丝希望,所以马春风比方不为还着急。
  黄浚泄密案结案后,他还跑去找过一次委员长,本想着探一探委员长口风,结果刚一提,就被委员长一顿臭骂。
  “放着正事不做,一天到晚就想着抓权……有能耐,怎么没有把黄浚提前查出来……”
  委员长的一句话,羞的马春风无地自容。
  他也在想,怎么方不为一不在,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
  “不好办啊?”方不为呲了呲牙,“都跑了两回铨叙厅了,连林长官的面都没见到一次……”
  一听林尉,马春风也不好出主意了。
  这个人是出了名的忠心,只认委员长,谁的情面都不给。
  也是出了名的难说话,更有“铁面”之称。ntent
  谍海猎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