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娇娘子


小说:坏坏王爷狠狠吻  作者:翻滚可乐气泡
  姜芷歌不顾叶笙笳竭力阻拦的眼神,坚定地说道。
  南山老者见是姜芷歌自愿如此,便集中精力默念真诀,瞬而眼睛猛地一睁开,将全身的真气凝聚到指尖,又将指尖猛地朝着姜芷歌一指,大喝一声——“破!”
  只听得他这声猛烈如同石惊天破一般的吼声之中,姜芷歌身上那道无形的绳索竟于此时赫然绽放出了金光道道无数,耀眼无比地闪开,将天地划开了一道金色的剑芒!
  又听得一声“哧溜——”绳索掉落的声响,那道缚仙索便耷拉在了地面之上!
  姜芷歌欢愉地活动了一下筋骨,发现可以动弹这才欢天喜地地站了起来,高兴地喊道:“可算是勒死我了!”
  “姜姑娘,我可能手下不会留情。”
  李瀛负手而立,望着姜芷歌一笑,大气地说道。
  “决斗场上,你若是留情了,岂不是对我的侮辱?来吧!胜负,还不一定呢。”
  姜芷歌一声清喝,面容之上全是喜色之意,凌空一跃便借助着天赐之力跃上了一旁的大石面之上,象征地一拂袖,装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惹得叶笙笳连连摇头含笑不语。
  “看招!可是接好了!”
  李瀛微微一笑,手中的沉铁寒锤“哐当——”一声便朝着姜芷歌的右肩猛然撞击而去!
  果真丝毫不带分毫留情。
  姜芷歌想都没有多想便侧肩瞬而伸出了左手,高喝一声——“弓来!”
  只听道一声“撕拉——”穿扬神弓穿破灵气罩飕飕而来的声响,“咔擦——”一声便稳稳当当地持在了手中,瞬而一个马步扎稳,指尖猛地拉成一个满弓,再“嗡——”地一声松开!
  只见穿扬神弓之上生了一道雪亮的箭光,以侧身旋体而下的方向,变化莫测地朝着李瀛便径直穿了过去!
  亦丝毫,不留情面。
  “好箭法!”
  只听得李瀛一声清喝,转而手腕间一用力一抽,铁链猛地一缩,寒铁沉锤便灵活无比地拐了一道弧度,夺命一般朝着姜芷歌的后背而来,飕飕带着凌厉无比的劲风!
  “哈哈!这铁锤,倒是灵巧得紧!”
  只听得姜芷歌一声娇喝,反手撑地而起,利用自身的内里反冲向了天际,猛地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凌空一记飞射朝着李瀛的发间而去!与此同时,姜芷歌的脚尖轻落在了铁锤的铁链之上!
  铁链由于飞出去的铁锤而绷得笔直,只见姜芷歌在其上健步如飞,飞快地朝着李瀛的手心踏去!
  李瀛又要顾着发间飞来的箭光,又要忙着拦下铁链之上的姜芷歌,一时间难以招架,只得猛地一抽铁链,令姜芷歌凭空借力飞起!
  而与此同时,那道箭光“飕——”的一声穿过了李瀛的发冠间,将她的发冠轻而易举地挑落!
  只见李瀛的发于此间如同飞瀑一般乌黑地散开,如同雪松一般蓬松顺滑而开,轻柔至极地在空中划过了绝妙的弧度,“刷——”地一下,落至了她的肩膀之上,青丝点点,落樱似雪!
  只见俏娇娘面带娇羞恼怒之意,明眸又皓齿,双颊如玉!
  哪里是什么李公子,分明便是一个李姑娘!
  “啊——原来竟是个小姐姐,而非哥哥!”
  姜芷歌一时间望呆了眼,赞叹不已,倒却忘记了要将手中的弓箭抵住李瀛的咽喉处。
  而正在这一瞬间,却见被激怒的李瀛反手一拉寒铁沉锤在手,猛地向前冲出了一步,将铁锤扼制在了姜芷歌的咽喉处,冷眉道到:“你输了。”
  “对对对!我输了!嘻嘻!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姜芷歌故意捉弄着李瀛,眼眸间飞起一抹坏坏的笑意,眨巴着大大的水灵灵的眼睛揶揄着她。
  她还不忘伸出舌头,吐了吐,做了个鬼脸。
  “你!无耻!”
  李瀛见自己明明赢了却还要被她戏弄一番,忍不住上前一步怒喝道!
  看那架势,大有要将这拆穿之仇一铁锤报了的架势!
  “等等等等!好姐姐这是要杀人灭口吗……?只可惜,这里这么多人,你杀我一个,也不管事啊……”
  姜芷歌瞥了瞥身旁的南山老者和叶笙笳,调皮而又故作委屈状地一笑,调侃着李瀛说道。
  “我没你这么无聊。”
  李瀛见被姜芷歌占了嘴皮上的便宜,自然无法再下狠手,只得愤愤地将铁锤拉回,又羞又恼地说道。
  “放心啦,好姐姐。只要你答应我救活七远,你这男扮女装的身份,我姜芷歌对天对地发誓,绝对一个字都不说!”
  姜芷歌立马嘟起嘴,认真无比地指着天地发着誓言!
  一副“你信我你信我!”的可爱表情。
  “你不说,那些人,不长嘴巴吗?!”
  李瀛气急败坏,一甩长链,将铁锤锤得地面之上的水花四溅,石块碎成了齑粉!
  “老夫年近半百,不出诳语。绝对不会泄露少主的身份一丝一毫。”
  南山老者面带笑容,亦微微一个屈身,低声说道。
  却见叶笙笳挑衅般地看了一眼李瀛,独自一个人咕囔了一句——
  “我才不会告诉别人你是个女娇娥。否则,我百年前只是赢了个女子,和我百年前赢了瀛洲的少主相比,也太没有气势了。”
  “你!”
  李瀛见叶笙笳如此厚颜无耻,愤怒地便要上前揍叶笙笳,却被他灵巧地躲过。
  “好姐姐!你长得这般美丽,为何要扮做男人呢?”
  姜芷歌有所不知,疑惑地望着活脱脱一个美人儿的李瀛,不解地问道。
  “管好你自己。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
  李瀛白了姜芷歌一眼,冷冷地没好气地说道。
  “啊——我知道了!”
  姜芷歌一声吼,似乎恍然大悟一般兴高采烈地说道:“莫不是李姐姐其实更喜欢女人?所以才扮成俊公子的模样,吸引美人儿们的眼光?”
  说罢,姜芷歌陷入了一副花痴陶醉状。
  却接着,她的额头便被叶笙笳一记响指打过,嗔怪着说道:“想什么呢你?!她这般做,多半与瀛洲的规矩有关。哪里是你这小人儿想得如此卑鄙无耻下流。”
  “我就卑鄙无耻下流地喜欢小姐姐怎么了?”
  某人一昂头,撞见了某人眼中的一脸无奈笑意。
  “那没办法。我只能卑鄙无耻下流地喜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