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天下第三


小说:江湖锦衣  作者:我自听花
  俞文昭见此,怒吼一声,双臂出拳,直接轰来。
  他背后的虚影同样出手,拳影颤动之间,却如同九条臂膀同时施为。
  幽影惑目,其势惊人。
  一旁的江鹧却是淡然笑笑,一指点出,指劲罡气直接洞穿了层层拳影中的那人。
  血线飞溅,俞文昭一个翻滚倒地,而后再次跃身而起。
  江鹧眉头微皱,眼中已有厌烦,他直接劈掌落下,罡气如刀剑铮铮,俞文昭身后虚影无声嘶吼,竟是直接被生生披劈散。
  而幽影中的俞文昭便显露出来,其人脸色苍白,目露清明,看向地上魏央之时更是有些苦涩。
  他恨自己不能帮上忙,哪怕是拼了命,都无济于事。
  江鹧嘴角闪过一丝讥讽,随即挥了挥手,便要将眼前之人彻底抹除。
  然而,他眉头忽地一皱,手掌下压,罡气却是挡住了一道血箭。
  他看了过去,却是魏央以内力逼出。
  而后,魏央身子一下摇晃,如同被山峰压倒。
  俞文昭同样一下倒地,如同失去了浑身气力。
  顾小年看了他一眼,后者与之对视一瞬,眼中没有丝毫神采。
  江鹧目光闪了闪,脚步已然向前蹍动了几分,但仍是紧了紧手中折扇,停了动作。
  若是能亲手除掉魏央,传出去那自然是天大的名声,在江湖上,在民间,这份威望足以让一个人乃至其所靠的门派家族十年不衰。
  但要是打虎反被虎噬,那可就得亏大了,放在眼前,那就是送命。
  江鹧没敢动,他武功虽高,却是谨慎的人。
  他觉得自己是江湖人,但也是商人,要么不出手,要么出手必然要有价值。
  叶听雪扫他一眼,不屑藏于心底。
  她看着几乎连撑着身子起来都做不到的魏央,绝美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任你气焰滔天,武功绝世,但终究还是凡人。那么,天人要你死,你便必须要死。”
  她手中白纸已经如凋零的雪花般散碎飘落,此时出现的是一把长剑。
  这并非当日在寒渊秘境所刺穿瑶瑟的那柄剑,而是为雪女宫所执掌的神兵【素心水寒】。
  江湖有神兵榜,上面罗列从古至今江湖上所出现的所有神兵。
  而其中位列前十的,却是在那历史长河之中,由技艺精湛如鬼斧神工的铸剑师所用天外陨铁,合熔炼天下奇珍而成的十把名剑。
  这把素心水寒剑,便名列第六。
  “想不到,你果然承了此剑。”江鹧看了眼,说道。
  这并非女人的剑,长剑四尺,此剑无鞘,剑身雪亮冰寒。此时被叶听雪握在手上,未见有真气波动,周遭数丈气息却陡然冰寒,风经而止静,地面笼上一层薄霜。
  顾小年眼中有几分好奇,他还是第一次见这等神兵事物。
  叶听雪抬指轻弹剑身,清澈铮鸣,一缕寒霜真气便射向了魏央。
  真气如剑,落在那人身上却如铁石相撞,溅起一丛冰屑。
  “肉身成圣。”她眼帘微低,知道即便对方如今重伤濒死,那一身护体罡气也不是自己手段所能破开的。
  当然,依仗手中这把剑,也并非不行,但若要杀人,便需要耗费不少内力。
  反正今夜之事已然定局,那她自然不吝多等待一会儿。
  ……
  顾小年看着气息愈加萎靡下去的魏央,对方无论如何聚气疗伤都无济于事,那些漆黑的纹路逐渐爬满了他的全身,就像是迫近的死神一样。
  看着曾经一人之下的人如今只能趴伏在地上,魏央就像一只无力的虫子一般挣扎而丝毫不能改变什么。顾小年似乎能感受到对方的无奈,他心底竟生出几分怜悯。
  “何必继续挣扎,你明明知道这毫无用处。”
  江鹧说道:“陛下知道尉迟真武与你交好,便将其调走,皇命难违,今夜宫中连禁卫守军都没有,你还不甘心什么?”
  魏央偏头,晦暗莫名的脸上实在情绪难辨,“本督之心可昭日月,否则尔等小人焉能活到今日?”
  江鹧笑了笑,“千岁说的是,除去那些见不得光的人,你已经是世间最强,可那有如何呢?即便是到了最后,你依然还是成了魔。”
  人本非魔,只不过众口铄金,哪怕曾经不是,现在说你是你便是了。
  魏央同样笑了,“世人皆想杀我魏央,然彼时连出言者都弗有,所谓江湖,只是一滩臭水。”
  江鹧没有理他,反而看向了叶听雪,问道:“不知雪女宫今次,是何打算?”
  听了这话,顾昀同样看了过去。
  风满楼今次是与傅承渊同一条船的,他们今夜不只是要除魏央,还要杀了那位陛下。而眼前,给予了魏央致命一击,但与陛下暧昧莫名的雪女宫,自然便是此间的关键。
  叶听雪说道:“君要臣死,陛下不想让尉迟真武为难,不想他意气用事,但今夜宫中禁卫御林军本没有必要屏退。江楼主觉得呢?”
  江鹧眯了眯眼,“雪女宫想要扶持陛下?但就怕你一个人还做不到。”
  叶听雪淡然一笑,“那便且看着。”
  她这话并不是很强的自信,只是这么淡淡说着,却很让人信服。
  江鹧轻哼一声,他是不信的。
  天下第一如今倒在了身前,天下第二的剑圣持剑入了荒漠绝地,北凉王每年都会派兵去寻找几次,但至今生死未知。
  那么,如今的江湖,便是他天下第三言出法随。
  江鹧目光落在众人身上,随即双目含笑,看着地上那几乎没了气息之人,朝前走了一步。
  他很是小心,能看出那种警惕。
  顾小年安静看着,在此刻,他们这几人全然如同看客一般。
  而他也从这只言片语里知道了周锦书让自己来的目的,那便是引魏央来此,借此将其除去。只不过周锦书差了一筹,没有将事事料到。
  也可能,是其中的关节出了状况。
  顾小年看了眼身前的顾昀。
  江鹧朝前再走一步,离魏央不过两步之距。
  他凝神片刻,忽地畅快而笑。
  笑自由心,难掩张狂恣意。
  “横压二十年,你竟也会有今天!”
  江鹧长笑戛然,手中折扇朝前点出,如剑亦如索命长枪,黑夜中仿佛有一豆如昼。
  顾小年眯起了眼,那是超过了以往所见的任何锋锐之意,只是看着便刺得他双目生疼,几欲要流下泪来。
  这一击看似信手,却足以穿破一切。
  饶是如此,众人依旧努力看着,想要看清枭雄落幕。
  锋锐之意冰凉刺骨,光芒炫目如炬,时间都仿佛骤停。
  然后,江鹧蓦然发出一声怒喝,其中带着无尽的惊恐与骇然,仿佛见到了什么极怖要命的东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