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章 到底该秒谁?


小说:联盟之佣兵系统  作者:初四兮
  蔚强行击杀却被反杀过后,这个沙皇就再也遏制不住了。
  李牧的沙皇在面对到兮夜的亚索时其实已经给出了很大的尊重了。
  毕竟他出了一个勘探者的护臂。
  刚刚在击杀康帝的蔚时,李牧的装备就已经有纳什之牙、法穿鞋外加护臂和秒表了。
  距离中亚沙漏也仅仅只是一步之遥。
  所以在杀了康帝,又收了三波兵线,等到蔚下一个大招即将CD完毕时,李牧果断回家,放弃了即将进入到防御塔的兵线,任由亚索把兵线推入到塔内。
  这一幕看得兮夜眼皮狂跳。
  大兄弟你是谁?
  你特么不是李牧,还我李牧来!你绝逼是被夺舍了,真正的李牧浪的一批,而且喜欢秀极限的操作,你绝对是假的李牧,兵线当前居然这么稳!
  也就是李牧不晓得兮夜的想法,不然肯定会呵呵一声。
  这不叫怂。
  而是战术撤退。
  明知道你家的蔚有了大招,而且就埋伏在这附近,我一个没有闪现没有秒表的脆皮法师继续留在线上浪的话就不叫骚了,而是故意找死了。
  中亚沙漏一出,那这一把召唤师峡谷就将是沙漠皇帝的天下了。
  18分钟的沙漠皇帝,拥有这样的两件套已经算是比较肥的发育了。
  反观兮夜,距离自己的第二件装备无尽之刃还比较遥远,现在他的无尽之刃才仅仅只有一把暴风之剑而已,缺少十字镐和披风以及合成费用足足接近两千块的样子。
  这几乎可以说明双方中单有着超过一千五百块的经济差!
  最要命的是,兮夜自己都不清楚这特么经济差是从哪里来的。
  一个人头?
  不至于啊。
  补刀上的确有落后……但是问题来了,自己一个亚索打脆皮法师,补刀为什么会落后?
  这是来自于灵魂上的拷问。
  “都小心点,他们洛不见了。”
  下路大舅子用生硬的中文提醒道。
  这把Sac下路双人组所选择的英雄是落以及薇恩。
  对位到WE的下路双人组霞和牛头。
  然后大舅子就莫名其妙的发现,最终被压制的居然还是自己。
  明明选择了霞这个手长的ad,却在对手双人组的联手压制下打不出任何强势的效果。
  霞在线上赖以生存的QE消耗却经常会被薇恩躲避掉倒勾,大舅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的原因,他总觉得uzi比起自己记忆中的上次对决似乎更难对付了。
  理智告诉他,是因为uzi的队友变强了,所以导致uzi在对线期压力很小,可以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而不用去担心会不会因为自己被抓导致队友崩掉比赛。
  因为现在的uzi就算是躺也可以赢!
  完全丢掉了心理包袱后的uzi其实对线实力并没有质的提升,但提升肯定是有的,尤其是一些细节操作方面,不然李牧的积分岂不是白花了。
  但更关键的是现在的uzi可以放开自己,专心致志的去注重操作!
  大舅子压力很大。
  别人家的ad随便玩,我这个ad却必须得C。
  他突然体会到了uzi曾经的感觉。
  眼瞅着这个已经有了破败电刀两件套的薇恩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但大舅子这边却偏偏不太敢开。
  就在刚刚牛头打算二连强开的时候,却被uzi直接用E技能推开。
  牛头的W技能进入CD。
  他只能继续等待。
  “洛吗?没关系,我闪现转好了,这波我们打野也在附近,他们……卧槽!”
  兮夜正说着,却见不远处的沙皇猛然间一个漂移向自己冲了过来。
  携带着两个沙兵的沙皇气势汹汹,不过兮夜担心的却不是沙皇,而是斜地里冲出来的洛!
  R闪W!
  洛标准的一套连招,将兮夜的亚索抬起,同时给到了李牧一个E技能。
  康帝赶到了。
  他操控着蔚第一时间大招就锁定在了李牧的身上。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但兮夜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魅惑、抬起的这短短两秒的时间内,被飞过来的沙皇又召唤出了一枚沙兵,一共三枚沙兵仿若鬼畜一样戳了四下!
  两秒四下。
  这尼玛攻速2.0了?
  兮夜人都傻了。
  别说是他一个战士,就算是坦克英雄被这么戳上四下也差不多残废了啊,更何况还有沙皇之前的Q技能和洛的技能伤害呢。
  沙皇被击飞的瞬间,亚索人已经没得了。
  “香炉怪沙皇……”
  兮夜嘴角抽搐了一下。
  大过来的康帝就像是在送人头一样,人直接也没了。
  “康帝这把比赛有点迷啊……”
  这是观众们眼里看到的。
  实际上康帝内心无语泪流。
  他也很绝望啊。
  亚索能被一个持续输出型的法师秒掉,这要是大后期的话还说得过去,问题是现在游戏才进行到前中期啊。
  沙皇已经这样了,那再等一会儿这货又会变成啥样?
  这场比赛毫无悬念的结束。
  Sac以碾压级别的优势获胜。
  到了后期,沙皇就靠着自己的沙兵和香炉,一个人几乎打出了三四个人的输出。
  所有人都以为洛是为了保护薇恩才出的香炉。
  结果打团的时候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WE这边在面对小狗时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打起团来下意识的就在喊“杀小狗杀小狗!小狗死了就赢了!”
  然后倾尽全队的资源杀了一次uzi,自家这边五人被沙皇捅成了马蜂窝。
  旋即在第二波团里,WE改变了目标,决定去杀沙皇。
  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沙漠皇帝开了个大招,uzi的薇恩没人管在旁边左摇右摆疯狂输出。
  沙皇在洛的保护下存活了下来,然后uzi以四杀收尾这波团战。
  团战结束后,WE意识到洛的保护才是最恶心的,决定在下一波团战中强行去秒杀这个辅助。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第二波团战结束后,WE甚至连打第三波团战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Sac一波推平。
  赛后双方选手回到后台的路上,兮夜看向李牧的目光中充斥着幽怨。
  果然是那种熟悉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气息。
  “兄弟,多给点机会啊,不然要被骂很惨的。”
  兮夜开着玩笑说道。
  “习惯成自然,刚才没忍住,不好意思。”
  李牧轻咳两声,其实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双方队员私底下里关系都相当不错,怎么也不能虐待以前的老队友是吧?
  刚才那种局面,再进行下去对WE只是一边倒的折磨,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直接一刀结束岂不美哉?
  不过兮夜既然提出了这种要求……
  李牧陷入了深思,那自己下一把是不是要建议风哥换一种凌迟战术了,尽可能的把游戏时长拖延的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