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仙路(完结)


小说:大侠饶命  作者:神秘男人
  仙山缥缈,高达千丈,因有仙法之故,从半山腰开始,就已云雾缭绕,其上再也看不真切。
  山巅某处,正式拜师成为仙门真传的玉如意正自跟着自家师尊漫步欣赏着仙山盛景。
  师尊萧封元,铸就道基的仙长,年岁已有二百有半,距离三百大限,已经不足一个甲子。
  “此路名曰炼心路。”
  萧封元一身淡青道袍,额下白须飘飘,长发及腰,气质渺渺,宛如在世仙长。
  不,在凡人的眼中,他就是仙长!
  “炼心路?”
  看着眼前那弯弯曲曲的山路,玉如意宛如晶莹白玉的脸颊上露出好奇之色:“原来这条小道是这个名字,不过为何荒废了哪?”
  “此事说来话长。不过,既然你已成为真传弟子,告诉你也无妨。”
  萧封元轻捋胡须,沿着道路缓步下行,悠然开口:“千年前,祖师下界,欲开仙道。奈何,当时此界武道大盛,仙法被人视之邪路,仙道受阻。”
  “邪路?”
  玉玲珑眼露厌恶:“好胆!”
  “呵呵……,世人愚鲁罢了!”
  萧封元摇头轻笑,似也不以为意:“祖师为广传仙法,设立仙门,外灭武宗,内选弟子,此路就是留给那些愿意改修仙法的先天中人而建的。”
  “以一己之力,横压一世,广传仙法,祖师风采,真是让人敬仰。”
  玉玲珑回忆仙门记载,也是一脸儒慕、自豪:“不过,修炼武艺之人,也可转修仙法的吗?”
  “可以是可以的。”
  萧封元先是点头,又是摇头:“武功本是资质不行,无法修行仙法之人所行的路子,只要修炼到先天巅峰,也可服用筑基丹,成就道基,与我等修行仙法之人无异。”
  “啊!”
  玉玲珑大惊,此事她却是第一次听闻:“那天下习武之人那么多,岂不是……”
  “没有那么容易。”
  萧封元轻笑着摇头,他当然知道自家徒弟担心的是什么,无外乎担心仙门被武人颠覆罢了。
  不过,当年武学大盛的时候,还有几分可能,现如今吗……
  呵呵……
  “成就先天,何其难也?”
  萧封元淡然开口:“先天巅峰,就算是一千年前那武学昌盛的时代,成就着也是寥寥无几,如今武道没落,先天境界的典籍大部分都已在当年之战中焚毁,最近三百年,先天巅峰之人,更是一个也未出现过。”
  “相比之下,我等修行仙法之人,一开始就远远超出习武之人,玄清妙法三层就可御使法器,堪比万中无一的先天高手,如你这般妙法十层,在武人之中,更是举世无敌!”
  “武人,死路而已!”
  “原来如此!”
  玉玲珑展颜轻笑:“难怪此路如此荒芜,现今怕是没有武人能够走上来了吧?”
  “是啊!”
  萧封元脸带萧索:“虽说如此,却也是有些遗憾。据典籍之中记载,当年武学大盛之时,曾有一位名叫武无敌的人物,一身武学超凡脱俗,一身修为甚至能比肩我等道基修士,可御气直上九霄,就连祖师都为之赞叹。”
  “武无敌?”
  玉玲珑眼眸闪动:“世间还有这等人物?”
  “惊才绝艳之辈,在漫漫时光之中,总是难免会出现那么一两个。”
  提起此人,萧封元也是眼带惊艳:“可惜,此人却持武自专,不仅不愿改修仙道,还携一干武人,围攻祖师。没奈何,祖师只得下了杀手,让其死于九火炎龙罡之下。”
  “能死在祖师手下,也不枉他武无敌的名号了!”玉玲珑昂头开口,似乎与有荣焉的模样。
  “可惜!”
  萧封元不知想到什么,再次轻轻一叹:“此界仙路断绝,道基一成,再无前路,为师怕是等不到通天路开了!”
  他侧转身子,朝着远处的山岳看去,在那茫茫云海之中,一座宏伟的神山,正在一点点的雕琢修成。
  那是仙门根据祖师遗留的阵图,耗费千年时光所修出来的手笔!
  一旦此山建成,就可直通祖师所言的上界!
  那里有祖师宗门,玄清仙门,有无尽妙法,天地玄奇,更无仙路限制!
  在那里,仙路无尽,长生可视!
  奈何,自己寿命将尽,仙路无望啊!
  萧封元转过身子,眼带艳羡的看向自家的徒弟,眼眸中有着希冀,也有着妒忌。
  生不待我啊!
  “哗啦啦……”
  下方山道上的轻响,打断了萧封元的思路。
  他眼神一动,低头朝着下方看去。
  清灵神目,让他无视烟云缭绕,避开阵法限制,直视那几道沿着山路朝上前行的身影。
  “咦?”
  萧封元口中发出惊疑之声:“想不到,竟然碰到有人闯炼心路!”
  “是吗?”
  玉玲珑也是一讶,急忙运功朝下看去,奈何法力浅薄,却是看不真切。
  …………
  “傀儡?”
  郭客走在前面,蒋离一脸兴奋跟在身旁,依旧是手捧长刀,背负剑匣。
  春诗秋词跟在身后,虽然一言不发,但也能清楚地看到她们脸上的振奋。
  在他们前方,一处平台上,六个巨人拦住去路。
  巨人通体黝黑,面色单板,手持精钢巨剑,威风凛凛,似乎还成一门合击之法。
  郭客对这种金属巨人,却灵活运动倒是有些好奇,不过也就如此罢了。
  踏步前移,他单手一张,张符元纵横异界数百年的真武七截剑气神通已经电闪而出。
  剑气纵横,巨人身躯刚刚迈动,就已化作满地的碎块,来回滚动。
  就连那精钢巨剑,同样也断成数截。
  “走。”
  脚步一顿,郭客猛然抬头,朝着上方那云雾弥漫之处看去,一男一女,当即入目。
  脸色不变,郭客带着三人继续前行,在他们身后,则是拼命抿嘴,掩饰喜悦的苏易真和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那位老道。
  再后边,则是一群不知何时围观的低阶修士和一群先天高手。
  “这里是十八剑豪!”
  有人指着郭客前面的拦路石台开口,声音激动:“每一位石人,都有着先天高手的实力,十八先天组成的阵势,就算是仙法八层的弟子,都无法抵挡。”
  “呃……”
  他话音刚落,就见前面的那位老者大袖轻摆,十八剑豪石人就僵在原地,爆裂声接连响起,无数碎石散落整个石台。
  “这……”
  “怎么可能?”
  “武功竟然能修炼到这等地步!”
  “前面的是四象金刚大阵,它们乃是以深海奇石、天外陨铁,外加仙门手法,炼制而成,通体金刚不坏,就算是法器也是难易损伤……”
  “呃……”
  就在他说话的功夫,那四位金刚卫士,已经被郭客轻轻松松卸掉了脑袋。
  “到了这里,其实已经可以踏入仙门,成为与真传弟子一样的存在。”
  有人在后面小声嘀咕:“再往上,则是三尊奇物,每一尊都堪比仙法圆满的修士,有天外飞龙、地底铁甲、神行黑虎,乃是灵兽尸骸混杂五行奇物炼制而成,据说自打炼成之后,除了道基仙长,还无人能够抵挡。”
  “那如果他要是闯过去了哪?”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那人轻轻摇头:“就算是仙门的道基仙长,怕也对那三个奇物的联手束手无策。”
  “铮……”
  一道刀光,无法形容的刀光,陡然撕裂天际,划破云霄。
  在那刀光之中,一头数丈大小的飞龙犹自挣扎,却转瞬化作飞灰。
  刀光一折,众人只觉一道无形的波浪沿着山腰朝着四方虚空荡开,远及十里。
  而剩下的那两头奇物,也如纸屑一般,当即被斩成无数碎片。
  “这……”
  刀光之下,所有人都待在原地,犹如仰望奇迹。
  “来着何人!”
  一声大喝,上方云雾之中,几道剑光腾空而来,在半空中现出身形,却是六位道基仙长!
  此界巅峰的存在!
  “道基修士吗?”
  郭客低头轻叹:“看来也不过如此。”
  言罢,他轻轻摇头,转过身去,朝着山下行去:“所谓仙门,徒有虚名罢了,果真如那魔门弟子所言,此界前路已断!”
  “你是何人!”
  天际中,仙门长老欧阳雪俏脸带煞,身上灵光晃动,杀机外露:“闯我山门,莫不是把我仙门当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云霄剑,出!”
  “斩!”
  一声娇诧,欧阳雪身上灵光一聚,一柄莹莹飞剑,已经电闪而出,直奔郭客而去。
  剑光闪烁,果真如雷霆一般,细细看去,内里却有云起云落,毫无实质,只有辟易剑光,交错而来。
  “极品法器?”
  郭客盯着那飞斩而来的飞剑,眼露沉思,直到剑光临到近前,才猛然伸手,无心的拈花一指悄然点出。
  禅意流露,指尖与剑尖轻轻一撞,无形的冲击波,已经荡开四周云海。
  “剑器不错。”
  郭客单手虚伸,手掌死死握住飞剑,任由它拼命挣扎,跳动,依旧无法逃脱掌心。
  “不问缘由,就下杀手,此物就不还你了。”
  说话间,郭客掌中用力,那云霄剑陡然发出一声悲鸣,剑上灵光当即崩散,如同死物一般,落在郭客掌中。
  而那上方的欧阳雪脸色一白,陡然喷出一口鲜血。
  “走吧!”
  郭客转过身子,朝着身后的几人看去:“你们谁跟着我走?”
  “我!”
  蒋离高举右手,蹦跳着来到郭客近前。
  而春诗秋词对视一眼,则是默默的回到苏易真身边,眼神复杂的看着郭客。
  “想走?”
  天际间有闷哼响起:“接我千刀万剑斩虚空!”
  “仙门弟子,全都散开,守山阵法开启,随我灭魔!”
  “呵……”
  看着天际那漫天刀剑光华,郭客轻轻摇头,大袖一摆,已经把蒋离扣在掌下,脚步一踏,已经缩丈成寸,几步来到山脚,接连几闪,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那仙门大阵,此时才强强张开。
  …………
  十年后,庐州某地。
  一位魔门道基修士跪倒在地,一脸惊骇的看着面前的郭客。
  “这不可能,不可能!”
  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竟然在一位区区武人手下,走不了一招!
  “七情六欲纵横法——三界迷魂眼!”
  郭客看着身前的魔道修士,面色冷漠,眼眸中有神光转动,瞬间锁死对方的元神识海。
  两日之后。
  疯疯癫癫的魔头鬼哭狼嚎的远去,只留下一脸淡漠的郭客迎风独立。
  “师尊!”
  蒋离从后方的草屋之中走出,十年过去,此时他的,已是一位精壮男子,蒋离身披麻衣,气质阳刚,双眼有神,浑身上下自带一股让人折服的气势。
  “我要走了!”
  郭客抬头,朝着天际看去:“我知道,你一直想做大事,我走之后,再也没人拦你,一切随你心愿!”
  “师尊!”
  蒋离脸色一变,眼眸中竟是露出惊恐,双膝跪地,朝着郭客拼命叩头:“可是弟子哪里做的不对?”
  “不!”
  郭客轻轻摇头:“你做的很好,是我该走了。”
  他单手一伸,远处屋内那满是灰尘的黑刀已经落入掌中。
  轻轻抚摸着刀身,郭客眼神幽幽,仿佛看到了上一世的自己,看到那一个个活灵活现,永不磨灭的身影。
  “此物另有玄奇,只不过与我因果纠结太深,自今日之后,此物赠你。”
  “师尊!”
  蒋离脸色惨白,却也知道自己根本阻拦不了自家师傅的决定:“您要去哪里?徒儿如果要去找你,应该如何?”
  “西北荒漠,有无尽死域,那里,有通往上界之路。”
  郭客回过头来,朝着蒋离淡然一笑:“也许,你用不到,过不了多久,你应该就能够知道,我去了哪里。”
  “师尊!”
  郭客摆手,制止蒋离,眼神渐渐凝然。
  四方天地一滞,无尽灵气如同漏斗一般,涌入郭客体内,一抹通透无暇的光晕,从他体内悄然绽放。
  “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嗡……”
  乌黑的刀光划过虚空,在郭客身前,一道虚空裂痕,悄然浮现。
  “有缘再见!”
  抛下手中长刀,郭客也从白发苍苍,瞬间化作英俊少年,脚步一跨,他已消失在那虚空裂痕之中。
  “师傅!”
  裂痕复原,只有蒋离不舍的哭泣之声,传遍四方。
  …………
  一个甲子之后,因仙门横征暴敛,不顾百姓死活,执意兴修仙山,让众生凋零,惹得朝廷震怒,出兵征讨。
  在武道宗师天刀门门主蒋离和魔门修士联手之下,朝廷率领百万朝廷大军,攻入仙门,导致仙山塌陷,仙门与朝廷也由此开始了长达百年的厮杀战乱。
  百年后,武道大宗师蒋离身死,魔门覆灭,仙门也遭重创,唯有雍朝,竟然奇迹般的再次一扫天下,九州一统。
  因仙门传承四散,天下间修行仙法之人,再非仙门独属,仙法因而大盛,武道不彰。
  此后百年,南疆之中,有凉国诞生,传闻国主乃是天妖转世,与雍朝争锋,开始了漫长的战斗。
  仙道祖师越界而来两千年后,庐州,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之中,一个少年,再次苏醒。
  《离天大圣》,由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