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天机院的算计


小说:修真博士  作者:神游居士
  颜劫这才明白过来,点头说道:“原来你们据说的黑暗阵法,其实就是邪修阵法的意思啊!我曾经和魔君的属下交过手,他们布阵之时,周身要么绿光莹莹,要么黑气森森,的确不像是正道法门……”
  “你和魔君的下属交过手?”云疏月惊奇地看了颜劫一眼,实在想象不出颜劫这个炼气八层的弟子是怎么有胆量与魔君的下属交手的。
  她说道:“魔君的下属,如果布阵之时闪现绿光,那此人应该是擅于用毒,交手之时必须要万分小心,不可靠得太近。如果施法之时有黑烟笼罩,那说明此人修炼的就是魔君的嫡系功法,威力非同小可。你下次再碰到,可千万要小心。我们这些阵法师,通常只负责布阵事宜,很少会直接与人交手的,那样风险太大,就算赢了,也是得不偿失!”
  “对对对,你说的太对了!”颜劫对云疏月的话深表赞同。看三人的表情,似乎还不知道楚越城的事情。颜劫心下猜测,很可能楚越城一役,宗主并没有真正消灭魔君,否则,此事早就应该传扬出去了。
  他想了想,转而又问道:“不过,既然五行尸阵是黑暗阵法,那宗门为什么要召集你们去研究呢?难道说天机宗也打算利用五行尸阵?”
  “这怎么可能?”明州摇了摇头,正色说道:“颜劫,你可不能随意猜测宗门的意图。我想,宗门之所以研究尸鬼的五行尸阵,是为了从中总结黑暗阵法的特点,进而研究克制之道。毕竟宗门弟子在外出执行任务期间,曾经多次与魔君的弟子交手,大多在黑暗阵法上面吃过亏。如果能够解析同黑暗阵法的运转原理,找到其弱点,自然就可以制定针对性的应对方案。这是防患于未然,可不意味着宗门要借用的力量呢!”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多虑了……”颜劫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想到沈密,当初沈密为了对付林虚,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布设“化血阵”,那阵法歹毒无比,比之尸鬼的“五行尸阵”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看来,天机宗研究黑暗阵法的目的,只怕未必像明州说得那么单纯。
  “其实宗门研究黑暗阵法,还不仅仅只是为了防范这么简单……”旁边的谢幽帘又补充说道:“其实,黑暗阵法本身就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之处!”
  “岂止不一般,日后你见到她,自然就会明白了……”明州眼中浮现出一丝憧憬之色,这越发让颜劫好奇起来。
  “算了,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还是研究一下怎么应对接下来的进修吧!”谢幽帘一见明州这副样子,心里便有些不快,说道。
  颜劫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现在连进修的科目都不知道,就算想事先作准备,也是无的放矢啊!”
  云疏月笑了笑,说道:“谁说我们不知道进修科目的?”
  “嗯?”颜劫惊讶地看着云疏月,问道:“怎么,难道……”
  明州说道:“颜劫,你可不要忘了她们两个的身份!”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颜劫恍然大悟,云、谢二女都是天机宗直属家族的弟子,这些家族的长辈很可能就是天机宗的弟子,自然有很多特殊的消息渠道,从中找出天机院的进修科目想来也不是难事。
  事实上,颜劫并不觉得有必要去煞有介事地提前准备,然而此时他们作为一个团队,行事自然要一致为好。更何况,他有“龟镜”在身,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自行修炼《五雷诀法》与《枯木逢春功》,只不过稍稍占用一些推演阵法的时间,对颜劫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想到这里,颜劫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有进修的科目,那我们这便开始提前准备吧!对了,快让我看看,今年进修的内容究竟是什么……”
  云疏月递过一枚玉简,说道:“你先看看这枚玉简吧,里面就是上一期进修的科目表。不过,家族关系有限,我们也只得到了部分科目内容,而且据说每一届的进修科目都会调整,这些只是作为参考罢了!”
  颜劫接过玉简,装模作样地将其贴在额头上,神识迅速便将玉简当中的内容复制了下来。
  “啧啧,这时间的安排可真是够紧张的,原本我还以为十年之期实在太长,可按照这样的进修速度,只怕十年都不一定够用呢!”颜劫一边查阅玉简当中的科目,一边揣摩所需要的时间,顿时意识到这次进修的难度所在。
  明州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按照以往参加进修的前辈的说法,十年进修之期,他们最大的感受就是时间太紧。十年之期看似漫长,可在庞大的阵法体系以及各种修真秘术之前,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颜劫将玉简交还给云疏月,惊讶地说道:“怎么天机院的十年进修,居然还涉及到炼丹炼器?我原本以为只有阵法呢!”
  云疏月淡淡一笑,说道:“阵法本来就是修真的基础科目,严格说起来,无论是炼丹还是炼器,都可以算作是阵法的应用之道。这十年进修从阵法的基础开始讲起,到第五年的时候,就开始涉足阵法的应用之道。而论起阵法的应用,又怎么可以避开炼丹炼器呢?”
  “原来是这样……”颜劫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为什么我们不要学习种田、养花、酿酒、下厨呢?这些技艺难道也与阵法有关?”
  云疏月俏脸微红,说道:“这些其实都是选修的科目,只是我个人比较感兴趣,所以才把它们放到里面罢了。”
  “选修?”颜劫疑惑地看着云疏月,问道:“这么说,这些东西并非必须要学?”
  谢幽帘笑了笑,说道:“不错,天机院的进修科目博大精深,几乎涉及到修真界的各个领域。由于天机宗以阵法立足,因此涉及到阵法应用的便都算作是必修,宗门会提前作好时间安排,不让各个科目的开授时间产生冲突。然而,还有一些与阵法关系不大的科目,那可就不一样了。这些科目不仅各类繁多,而且往往多门科目同时开授,鱼和熊掌不可兼得,逼得你不得不作出取舍。因此,我们都已经提前备好了预案,只学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如果不事先作好准备,到时候难免顾此失彼,得不偿失!”
  “我明白了,”颜劫大感受教,他看了谢幽帘一眼,笑着问道:“不知谢姑娘你选的双是些什么科目呢?”
  “哼,我干嘛要告诉你?”谢幽帘扭过头去,丝毫不给颜劫面子。
  明州笑了笑,说道:“颜劫,你就不要问这么多了,选修的科目有时涉及到个人的,有些是不能轻易告诉外人的……”
  “噢,这样啊……我原本还有一个想法呢,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颜劫忍不住叹了口气,有些懊恼地说道。
  “想法?”云疏月美目一凝,看向颜劫,问道:“颜劫,你有什么想法,不妨说来听听……”
  一旁的谢幽帘虽然别过头去,却也悄悄地竖起耳朵,凝神细听起来。
  颜劫笑了笑,说道:“只是个不成熟的想法,我说出来,你们可不要笑我!”
  明州摆了摆手,说道:“不会的,你只管说便是!”
  颜劫点了点头,说道:“我想,咱们进修的时间只有十年,与这些科目所需要的时间相比,实在是太过短暂。而能够在天机院进修,毕竟是一个难得的机缘,如果就这么错过了,未免太过可惜。因此我想,如果能多学一些东西,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谢幽帘撇了撇嘴,说道:“那是自然,来这里的人,谁不想多学些?”
  颜劫又说道:“既然大家都想多学些东西,那我们何不互相合作,共同进步呢?”
  “互相合作,共同进步?”云疏月与谢幽帘对视一眼,似乎有些明白颜劫的打算了。
  云疏月说道:“颜劫,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像之前学习必修科目一样,各自选修不同的科目,回来之后再进行交流印证,将各自所学的科目传授给其他人?”
  “不错,正是这个意思!”颜劫点了点头,说道:“我虽然不晓得天机院每年有多少选修科目,但修真之术繁复无比,行住坐卧无处不在,想来仅凭一个人的力量,是怎么也不可能觉得全的。相反,如果我们能力合作,那一个人便能学到四个人才能学会的技能,岂不是大大划算?更重要的是,我们只需要挑选各自最擅长的科目学习,这样一来领悟得也最深,其余不大擅长的科目,不妨交由其他人来学,到时我们相互交流,各自都讲擅长的东西,答疑解惑也就更有针对性……”
  谢幽帘与云疏月对视一眼,二女都有些意动。
  颜劫的想法虽然简单,却是真正切实有效。如果真的按照他的这一方案实施,那十年之后,四人便能学到四倍的技能,不仅各自可以学会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而且还能掌握一些其他人的绝技。
  “颜劫,真有你的,这种鬼主意也想得出来!”明州忍不住赞叹道:“你一定是从天机院男女分修的规矩得到的启发吧!”
  颜劫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当你说起天机院实行男女分修的制度时,我就留了心思。正是这一套制度,使得原本需要二十年才能完成的进修任务,被压缩到了十年之内。因此,当你们说起选修科目的时候,我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想法,何不将男女分修的这套制度推而广之?这样不就可以大大节省资源了吗?”
  “不错!”谢幽帘眼前一亮,补充道:“这个办法不但可以大大提升效率,还能为我们节省不少天机点,可谓是一举两得!”
  “天机点?”颜劫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三个月前,欧阳玉曾经跟他说起过,天机院当中实行以天机点为核心的管理制度,修士学习任何科目,都需要上缴一定数额的天机点。
  想到这里,颜劫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还有天机点。之前我只顾着算计效率,却把天机点给漏掉了。据我所知,十年进修期间,每听一次课程,都需要消耗一定数量的天机点,到了后期,就不得不接受一些特殊任务来赚取天机点,用以弥补进修的消耗。我们采用交流的办法来学习,便可以大大延缓天机点的消耗,这也是个极大的利好。”
  事实上,颜劫的办法,的确也是天机院希望这些进修的弟子能够采用的。因为从天机院的角度,这些长老与院长有两个期望:一是让这些进修的弟子多掌握一些技能,切实提高各自的实力;二是促进他们相互交流,培养门下弟子之间的友谊与联系。
  从某种程度来说,第二条甚至比第一条更加重要,因为这牵涉到整个宗门的凝聚力,关乎宗门的切实利益。如果一个宗派门下的弟子都是一盘散沙,大难来临之时难免各自离散,这样的宗派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修真界长期立足的。
  修真界筑基处于弱肉强食的竞争状态之下,任何宗派都需要有过硬的实力,才能在数万乃至数十万年的竞争中不被淘汰。
  如今的琼州共有七大宗宗派并立于世,这些宗派的弟子绝对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一盘散沙。相反,宗派弟子经过长年累月的培养,都有很深的宗派荣誉感,一旦面临危险,会有大量弟子选择为宗门而死——这种选择,在散修看来完全就是犯傻。
  也正是因为这种“傻”,大宗派才会在修真界屹立至今,并始终占据修真界的顶峰位置。因为谁都很清楚,与这些宗派为敌,真正面对的不是一两个宗派的长老或是宗主,而是整个宗派的所有弟子。
  这种观念,如果放在散修的视角,那就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了。散修关心的只有自己的实力与性命,任何时候他们都会把生命放在第一位,遇到不对,立刻就逃,这几乎是散修的一贯作风,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散修是不会拼死一搏的。
  这种习惯从个人角度来看,的确是再“聪明”不过了。可也正是这种“聪明”,使得散修这个群体数十万年来一直处于修真界的底层,长年受到大宗派的压迫而不得翻身。
  8
  

  

  Ps:书友们,我是神游居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