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提前准备


小说:都市妖孽武神  作者:指殇
  下午两点半,南城郊区。
  一个穿着素装,身上散发着成熟气息的女子蹲在一座坟墓面前,正在烧着纸钱。
  当最后一叠纸钱烧掉后,女子站起身,看着墓碑上面的那一张照片,轻声的喃喃道:“十年了,不知不觉间,你已经走了十年了。
  你曾说过,当我站在山巅之时,有你陪在我的身边。
  可我现在已经站在了山巅,而你却长眠在了地下,你失约了……”
  喃喃到最后,女子的脸上带着一丝哀伤。
  她木愣愣的在坟墓面前站了十多分钟,最终叹息转身打算离开。
  “活人的气息……”
  不过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朝着那坟墓旁边的小土包看了两眼。
  她的眼中,有着丝丝讶然之色浮现。
  因为她从这个小土包里面,感受到了活人的气息。
  可据自己所知,这个小土包在这里存在了至少十年以上。
  至少,自己十年前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这个小土包就在这里了……
  好一会儿,女子猛地伸出脚,一脚踹在了那个小土包上面。
  她这一脚,直接踹出了音爆声。
  当她的脚与小土包碰触在一起时,小土包化为泥土碎石四处散去。
  而在小土包原本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坑。
  在那大坑里面,一个两米长一些的棺材出现在了女子的视线中。
  女子蹲在大坑外面,伸出手抓住棺材盖的一角。
  用力一掀,棺材盖纹丝不动,女子眼睛顿时一闪。
  沉吟片刻,她双眉挑动,握住棺材盖的手掌上面,有着一层内力缠绕。
  手臂微微用力,这一次棺材盖没用多少力气就被掀开了。
  棺材盖被掀飞的一瞬间,一股清香之气从棺材之中散发出来。
  闻着那一股清香之气,女子鼻子抽动了两下,她的脸上,一抹不易察觉的震惊之色浮现了出来。
  下意识的朝着棺材里面棺材看去,只见一个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青年双手交叉在一起放在小腹处。
  他五官如同刀削,给人一种完美到了极致的感觉。
  在他的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绣有紫金色条纹的长袍,一股雍容华贵与超凡脱俗的气质,隐隐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两股气质显得矛盾,又显得格外的融洽。
  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下那青年,女子又把视线移动到了棺材里面的其他两样东西上面。
  一块玉佩,贴在青年的眉心位置。
  那一块玉佩呈现莹绿色,刚才从棺材里面散发出的那一股清香之气,便是从那一块玉佩上散发出来的。
  还有一盏铜灯,放在青年的左肩处,看上去就好像那一盏铜灯固定在青年的肩膀上面一样。
  在铜灯上面,有着一条条玄奥的纹路烙印在其中。
  那纹路,让女子有些熟悉,但她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在女子看着那一盏铜灯之时,青年无声无息的睁开了双眼。
  他的双眼非常深邃,就好像他的双眼中在酝酿着什么一样。
  也随着他睁开双眼,他身上极淡的生命气息缓缓渗透出来。
  “你是谁?”
  从铜灯上面移开视线,女子看着已经睁开眼睛的青年,饶有兴趣的问道。
  一个被埋了至少十年的人,居然还活着,这个人肯定不一般。
  最为重要的是,不管是那一块玉佩,还是那一盏铜灯,都极为的不凡。
  女子不认为这个人,是个普通人。
  “古绪。”
  古绪缓缓开口,伸出那许久都没有动弹过的胳膊,把那贴在自己眉心的玉佩拿开,随意的丢给了女子。
  女子下意识的接过那玉佩,而她的双眼,则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古绪的眉心。
  在古绪的眉心处,有着一个常人看不到的图案。
  那图案呈现黑紫之色,是一团火焰图案,在那图案的衬托下,古绪身上多了丝丝妖异的气质。
  回过神来,女子把玩着手中的那一块玉佩,轻声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把我挖出来,是偶然也是必然,所以这一块玉佩是你的了。”
  古绪拿起那一盏铜灯,缓缓的从棺材里面站了起来。
  他看着周围的一座座坟墓,以及陌生的环境,叹息道:“有些人,依旧不死心啊。”
  砰砰砰
  古绪的话落下,距离他周围的几座坟墓纷纷炸开,数个身上穿着灰色长袍,脸上戴着无面面具的人手持长刀朝着古绪冲来。
  女子眉头一皱,身上一股杀气一闪而逝。
  不过刹那间,她身上绽放的那一丝杀气就完全消散了。
  踏
  就在那数个无面面具人快要袭击到这里的时候,古绪抬起脚,一步跨出棺材中。
  这一步跨出,那几个无面面具人的动作戛然而止起来。
  就好像被人施展的定身术一样。
  砰砰砰
  而当古绪第二只脚从棺材里面踏出来的时候,那数个无面面具人胸膛炸裂,纷纷倒在了地上。
  只剩下一个无面面具人保持着前冲的姿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告诉你背后的主子,想要我手上的这一盏灯,就亲自来。”
  随意的把玩着手中铜灯,古绪玩味般的对那唯一一个没死的无面面具人说道。
  虽然他早就猜到,自己这次苏醒,肯定是因为那些家伙又出来兴风作浪了。
  却没猜到,自己所在的位置,那些人早已经摸得清清楚楚。
  那个无面面具人用着充满忌惮的眼神看着古绪。
  最后转身飞快的朝着陵园外面冲去。
  深怕古绪放过自己,只是逗自己玩的。
  幽幽的看着那个无面面具人离开,古绪眼中透露着讥讽。
  他看着女子,浅笑的问道:“你问了我的名字,那么你叫什么?”
  “陆青絮。”
  陆青絮沉吟了一下,把自己的名字告诉给了古绪。
  “陆青絮,好名字,有缘再见。”
  古绪喃喃了一下陆青絮的名字,对陆青絮露出一个非常好看的笑容。
  然后他没有任何迟疑,不紧不慢的朝着陵园外面走去。
  陆青絮看着古绪离开,当古绪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后,她低下头看着玉佩。
  准确的说,是看着玉佩上面的那个古字。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