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狐狸永远是狐狸


小说:九零妙时光  作者:三羊泰来
  妙妙很开心,“太好了,能陪妙妙玩了。”
  玉溪洗了水果出来,“吃一些。”
  年庚心吃着葡萄,“嫂子,你说有事要说的,提前说好,别给我安排工作,我要陪媳妇生产的。”
  玉溪坐下道:“不是工作,好事,关于江影的股份......”
  年庚心听完,激动的差点没噎到,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而且是温柔的掉了下来,“嫂子,你没骗我?”
  玉溪,“我什么时候骗过人?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借钱。”
  “别,别,我愿意,我愿意,哎呀,老话说的好,亲兄弟就是亲兄弟,谢谢大哥大嫂了。”
  “有什么好谢的,一家人,我们做大哥大嫂的,自然要照顾你们。”
  漂亮话,玉溪说的比谁都顺。
  年庚心连连点头,他是真的感动,媳妇在家嫂子照看着,好事也没忘了他,笑着道,“嫂子,我的钱大哥帮管着呢,我们什么时候去过户?”
  玉溪,“等妙妙出院的,我们去g市,早办完,你也能安心的陪着姚澄待产。”
  年庚心咧着嘴,依旧在回味着馅饼。
  妙妙出院,玉溪没让年庚心过来,她和君玟两人就可以了,早上做了检查没问题,出院手续很顺利。
  年君玟抱着闺女先下去的,玉溪拎着闺女的玩具袋子,检查没一落的,才下楼,大门口人来人往的,突然有人撞了下玉溪。
  玉溪身体变好后,身手灵活的很,一点都不像怀孕的,没把玉溪撞到,反而让玉溪抓到了。
  肖可被抓了现行,慌了,幸亏带着口罩,拼命的咳嗽着,在配上蜡黄的额头,周围看热闹的人都一哄而散,以为是得了重病。
  玉溪也忙松开了手,盯着弯腰咳嗽的女人,刚才是故意撞她的,可女人的模样,玉溪想揍人都不行,她又怀有身孕,别真是什么传染病,只能忍了,咬着牙,“下次走路注意些。”
  肖可低着头,眼里闪过得意,她真是机智,沙哑着嗓子,“对不起,没看到。”
  玉溪黑着脸,一点的道歉态度都没有,也不想在纠缠,磨着牙,懒得再看一眼,转身离开了。
  刚出大门,听到身后慌乱,玉溪是回头一看,笑了,该,刚才撞她的女人从楼梯上滚下来了,心情顿时舒畅了。
  同时,玉溪也看到了女人的脸,口罩掉了,玉溪辨认了一会,肖可,默默的看了两眼,转身走了。
  年君玟在车上等了一会,“我都想去找你了。”
  玉溪放下袋子,把肖可的是说了,年君玟寒着脸,“便宜她了。”
  玉溪笑着,“我看着摔的不轻,好了,不说她了,我们走吧!”
  两口子都没在想肖可,肖可的性子,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回到家,玉溪狠狠的洗了澡,去了一身的消毒水味,年君玟看着媳妇,松了口气,“幸好,没在变年轻。”
  玉溪对现在的自己格外的满意,她是女人,她也怕老的,尤其是男人四十一朵花,她也会没自信的,现在好了,看着比年君玟年轻十岁呢,她一点都不怕了。
  玉溪在家陪闺女一天,随后和年庚心去了g市,过户很顺利,股权的变动江影的股东知道了。
  玉溪手里握着百分之七,不小的股份了,她对江影的股份分配了解的不少,江影有两大股东的,没有绝对控股的一方,她手里的股份,两方都想要拉拢的。
  玉溪也再次见识到了郑贸然的厉害,股份不多不少,却有绝对的作用。
  现在便宜玉溪了,目前的大股东为了拉拢玉溪,自然要给好处的,玉溪这一趟收获满满的,拿到了不少资源。
  同时王家也想见见玉溪,玉溪没见,等见了该见的人后,她和年庚心就回首都了。
  年庚心彻底放假了,玉溪要安排手里的资源。
  黄亮是最高兴的,尤其是知道老板成了江影的股东,喜从天降。
  玉溪,“资源的分配,你去安排吧!”
  黄亮想到了年庚心,“这个男主角给庚心吧!”
  玉溪摆手,“不用,今年他休息,日后好的资源不会少他的,他也是股东的。”
  黄亮愣了下,心里的算盘打着,庚心是股东,日后的资源不用他操心,他正好把目前庚心的资源分出去一些,大力培养新人,嘴都合不拢了,“对了,演员约好了,您看,明天见?”
  玉溪明天没事,“行。”
  翌日,玉溪上午先见了资深的演员,见面很顺利,谈妥条件后,直接签的合同。
  下午见到新人,四个姑娘都来了,玉溪没单独见,让大家一起进来的。
  四个姑娘两两敌视,玉溪放下简历,“你们也发现了,我只招两人,你们是对手的关系。”
  四个姑娘心里一紧,这次的机会难得,抓住了说不准一飞冲天了。
  玉溪心里有成算,“我有点事,你们等我一会,同时也想下才艺,我一会要看。”
  说完,玉溪利索的走了,留下四个姑娘。
  玉溪转身到黄亮的办公室,坐在电脑前,看着四个姑娘的表现。
  黄亮对老板的主意服了,同时也见识到了姑娘的变脸,刚才互不搭理不说,现在什么都摆在了脸上,嘴巴也不饶人。
  玉溪抱着胳膊看着,三分钟,还是嘴皮子上的较量,五分钟后,矛盾激化了,有沉不住气的。
  玉溪的耳边清楚的听着她们的对话,玉溪记得人,孟娇,“安俞,别以为有你哥,你就稳操胜券了,我告诉你,别做梦了,这里不是靠关系的。”
  玉溪看向安俞,这姑娘很稳得住,一直闭着眼睛,玉溪蛮看好她的,可被人怼不回,玉溪又有些不满意了,她不喜欢招个受气的,在圈子里,性子太软注定了被欺负,没多大的发展。
  玉溪正失望呢,安俞睁开眼睛,“你有犬叫的时间,不如想想表演什么。”
  玉溪笑了站起身,“我们过去吧!”
  黄亮心里有数了,四个姑娘,只有一位入了老板的眼。
  玉溪签下了安俞,正高兴呢,刘妈的电话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