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我要亲手杀了他!


小说:哈利波特之血猎者  作者:夙愿天堂
  【抱歉!本章尚未码完,请各位书友白天再看吧!抱歉!】
  关系?我和布莱克有什么关系?
  难道和布莱克有关系的不应该是布劳德和德拉科么?
  偷听中的哈利完全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而对于现场的人来说,都是知道他小天狼星布莱克越狱是因为哈利波特,所以说起来也没有什么遮拦。
  “你们知道吗,我仍旧不大能相信这一点,”罗斯默塔女士沉思着说道,“在堕落到坏人堆中去的所有人当中,小天狼星布莱克是我最没想到会这样做的人。我的意思是说,我记得他在霍格沃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如果你在那个时候就告诉我,说他会变成什么样子,那我就会说你酒喝多了。”
  “你对事情真相知道的还不到一半,萝丝。”金斯莱摇摇头,“很少有人知道他做过的最坏的事。”
  “最坏的”罗斯默塔女士问着,声音里充满了好奇,“你的意思是说,比杀掉那么多可怜的人还要坏吗”
  “当然!”金斯莱把他的酒精饮料喝光,“百倍也不止。”
  听着金斯莱的话,一旁的麦格教授还有海格都很沉默。
  “我没法相信。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坏呢”罗斯默塔
  “你说你记得他在霍格沃茨的情况,罗斯默塔,”麦格教授喃喃地说道,“那你还记得他最好的朋友是谁吗”
  “当然记得,”罗斯默塔女士说,浅浅笑了一声,“两人形影不离,是不是我看见他们在这里的次数——哦,他们总弄得我大笑。一对好搭档,小天狼星布莱克和詹姆波特!”
  哈利当的一声掉下了手中的大杯子。
  罗恩踢了他一下,但哈利丝毫没有反应。
  “一点儿不错,”麦格教授继续说着,“布莱克和波特。他们那个小集团的头子。两个人都很聪明,当然……说实在的,是特别的聪明。但是我想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对能惹麻烦的人!”
  “我不知道,”海格吃吃笑着说,“弗雷德和乔洽韦斯莱是不是可以和他们来一番激烈的竞争。”
  “谁都会以为布莱克和波特是兄弟呢!”弗立维教授插话表示赞成道,“他们形影不离!”
  “他们当然是形影不离啦,”金斯莱说道,“波特信任布莱克,这种信任超过对其他所有朋友的信任。他们毕业离校的时候还是这样的。詹姆和莉莉结婚的时候,布莱克是伴郎。然后他们又叫布莱克做哈利的教父。哈利当然不知道。你们可以想象得到,知道这一点会折磨他到什么程度。”
  同样在偷听的罗恩与赫敏同时惊愕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个情况……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小天狼星布莱克竟然是哈利的教父?
  “是因为布莱克后来和神秘人结成了一伙吗”罗斯默塔低声问道。
  “比这还要糟呢,亲爱的…”金斯莱压低了嗓门以一种低沉的声音说了下去,“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突然有一段时间要抓住甚至可以杀死波特夫妇。波特夫妇也很快得知了这件事,神秘人在抓他们。邓布利多自然是一直不倦地反对神秘人的,他有许多能干的探子。其中一个探子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邓布利多,邓布利多马上就告诉了詹姆和莉莉。他劝他们躲起来。邓布利多对他们说,他们最好的机会是那道赤胆忠心咒。”
  “那玩艺儿怎么起作用啊”罗斯默塔女士问,因为感兴趣而喘不上气来。
  弗立维教授这个魔咒学教授清了清嗓子,回答道“非常复杂的咒语,”他吱吱地尖声说,“涉及用魔法把一个秘密隐藏在一个活人的灵魂之中。这个秘密藏在选中的那个人,或者说保密人心里,从此就不可能发现这个秘密了——当然,除非这个保密人存心泄露。只要保密人拒绝说话,神秘人就是搜查波特夫妇居住多年的村庄,也永远我不到他们,哪怕他在他们夫妇起居室外面的玻璃窗上压扁了自己的鼻子也找不到!”
  “那么说布莱克就是波特夫妇的保密人了”
  “自然,”麦格教授说,“詹姆波特告诉邓布利多说,布莱克宁可自己死也不会说出他们在哪里,还说布莱克自己也打算藏起来…就是这样,邓布利多还是担心。我记得他提出他自己来做波特夫妇的保密人。”
  “他信不过布莱克吗”罗斯默塔女士喘着气问道。
  “他肯定在接近波特夫妇的人当中一定有谁一直在把他们的行踪告诉神秘人,”麦格教授阴郁地说,“的确,他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怀疑我们这边有人成了叛徒,把许多信息告诉了神秘人。”
  “但是詹姆坚持要用布莱克是吗”
  “是的,”金斯莱沉重地说,“然而,施用了赤胆忠心魔咒以后还不到一星期——”
  “布莱克背叛了他们吗”罗斯默塔问。.“他的确背叛了他们。
  ……
  ……
  【以下复制】
  关系?我和布莱克有什么关系?
  难道和布莱克有关系的不应该是布劳德和德拉科么?
  偷听中的哈利完全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而对于现场的人来说,都是知道他小天狼星布莱克越狱是因为哈利波特,所以说起来也没有什么遮拦。
  “你们知道吗,我仍旧不大能相信这一点,”罗斯默塔女士沉思着说道,“在堕落到坏人堆中去的所有人当中,小天狼星布莱克是我最没想到会这样做的人。我的意思是说,我记得他在霍格沃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如果你在那个时候就告诉我,说他会变成什么样子,那我就会说你酒喝多了。”
  “你对事情真相知道的还不到一半,萝丝。”金斯莱摇摇头,“很少有人知道他做过的最坏的事。”
  “最坏的”罗斯默塔女士问着,声音里充满了好奇,“你的意思是说,比杀掉那么多可怜的人还要坏吗”
  “当然!”金斯莱把他的酒精饮料喝光,“百倍也不止。”
  听着金斯莱的话,一旁的麦格教授还有海格都很沉默。
  “我没法相信。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坏呢”罗斯默塔
  “你说你记得他在霍格沃茨的情况,罗斯默塔,”麦格教授喃喃地说道,“那你还记得他最好的朋友是谁吗”
  “当然记得,”罗斯默塔女士说,浅浅笑了一声,“两人形影不离,是不是我看见他们在这里的次数——哦,他们总弄得我大笑。一对好搭档,小天狼星布莱克和詹姆波特!”
  哈利当的一声掉下了手中的大杯子。
  罗恩踢了他一下,但哈利丝毫没有反应。
  “一点儿不错,”麦格教授继续说着,“布莱克和波特。他们那个小集团的头子。两个人都很聪明,当然……说实在的,是特别的聪明。但是我想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对能惹麻烦的人!”
  “我不知道,”海格吃吃笑着说,“弗雷德和乔洽韦斯莱是不是可以和他们来一番激烈的竞争。”
  “谁都会以为布莱克和波特是兄弟呢!”弗立维教授插话表示赞成道,“他们形影不离!”
  “他们当然是形影不离啦,”金斯莱说道,“波特信任布莱克,这种信任超过对其他所有朋友的信任。他们毕业离校的时候还是这样的。詹姆和莉莉结婚的时候,布莱克是伴郎。然后他们又叫布莱克做哈利的教父。哈利当然不知道。你们可以想象得到,知道这一点会折磨他到什么程度。”
  同样在偷听的罗恩与赫敏同时惊愕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个情况……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小天狼星布莱克竟然是哈利的教父?
  “是因为布莱克后来和神秘人结成了一伙吗”罗斯默塔低声问道。
  “比这还要糟呢,亲爱的…”金斯莱压低了嗓门以一种低沉的声音说了下去,“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突然有一段时间要抓住甚至可以杀死波特夫妇。波特夫妇也很快得知了这件事,神秘人在抓他们。邓布利多自然是一直不倦地反对神秘人的,他有许多能干的探子。其中一个探子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邓布利多,邓布利多马上就告诉了詹姆和莉莉。他劝他们躲起来。邓布利多对他们说,他们最好的机会是那道赤胆忠心咒。”
  “那玩艺儿怎么起作用啊”罗斯默塔女士问,因为感兴趣而喘不上气来。
  弗立维教授这个魔咒学教授清了清嗓子,回答道“非常复杂的咒语,”他吱吱地尖声说,“涉及用魔法把一个秘密隐藏在一个活人的灵魂之中。这个秘密藏在选中的那个人,或者说保密人心里,从此就不可能发现这个秘密了——当然,除非这个保密人存心泄露。只要保密人拒绝说话,神秘人就是搜查波特夫妇居住多年的村庄,也永远我不到他们,哪怕他在他们夫妇起居室外面的玻璃窗上压扁了自己的鼻子也找不到!”
  “那么说布莱克就是波特夫妇的保密人了”
  “自然,”麦格教授说,“詹姆波特告诉邓布利多说,布莱克宁可自己死也不会说出他们在哪里,还说布莱克自己也打算藏起来…就是这样,邓布利多还是担心。我记得他提出他自己来做波特夫妇的保密人。”
  “他信不过布莱克吗”罗斯默塔女士喘着气问道。
  “他肯定在接近波特夫妇的人当中一定有谁一直在把他们的行踪告诉神秘人,”麦格教授阴郁地说,“的确,他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怀疑我们这边有人成了叛徒,把许多信息告诉了神秘人。”
  “但是詹姆坚持要用布莱克是吗”
  “是的,”金斯莱沉重地说,“然而,施用了赤胆忠心魔咒以后还不到一星期——”
  “布莱克背叛了他们吗”罗斯默塔问。.“他的确背叛了他们。
  关系?我和布莱克有什么关系?
  难道和布莱克有关系的不应该是布劳德和德拉科么?
  偷听中的哈利完全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而对于现场的人来说,都是知道他小天狼星布莱克越狱是因为哈利波特,所以说起来也没有什么遮拦。
  “你们知道吗,我仍旧不大能相信这一点,”罗斯默塔女士沉思着说道,“在堕落到坏人堆中去的所有人当中,小天狼星布莱克是我最没想到会这样做的人。我的意思是说,我记得他在霍格沃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如果你在那个时候就告诉我,说他会变成什么样子,那我就会说你酒喝多了。”
  “你对事情真相知道的还不到一半,萝丝。”金斯莱摇摇头,“很少有人知道他做过的最坏的事。”
  “最坏的”罗斯默塔女士问着,声音里充满了好奇,“你的意思是说,比杀掉那么多可怜的人还要坏吗”
  “当然!”金斯莱把他的酒精饮料喝光,“百倍也不止。”
  听着金斯莱的话,一旁的麦格教授还有海格都很沉默。
  “我没法相信。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坏呢”罗斯默塔
  “你说你记得他在霍格沃茨的情况,罗斯默塔,”麦格教授喃喃地说道,“那你还记得他最好的朋友是谁吗”
  “当然记得,”罗斯默塔女士说,浅浅笑了一声,“两人形影不离,是不是我看见他们在这里的次数——哦,他们总弄得我大笑。一对好搭档,小天狼星布莱克和詹姆波特!”
  哈利当的一声掉下了手中的大杯子。
  罗恩踢了他一下,但哈利丝毫没有反应。
  “一点儿不错,”麦格教授继续说着,“布莱克和波特。他们那个小集团的头子。两个人都很聪明,当然……说实在的,是特别的聪明。但是我想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对能惹麻烦的人!”
  “我不知道,”海格吃吃笑着说,“弗雷德和乔洽韦斯莱是不是可以和他们来一番激烈的竞争。”
  “谁都会以为布莱克和波特是兄弟呢!”弗立维教授插话表示赞成道,“他们形影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