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底牌!


小说:最强武神兵王  作者:小小青蛇
  刘道一本来就不愿意扯入这些纠葛,只想好好地经营武馆而已,没想到成为黄飞龙和颜千鼎、欧阳奔的目标,现在看着他们三人反目,欧阳奔和黄飞龙归化江寒,喜不自禁!
  “今日起,颜千鼎之同盟是我江寒之敌,必扫之!”
  江寒的声音如同虎啸一般,震彻全船!
  噗!刚刚苏醒过来的颜千鼎听到这句话,气血直涌,又吐出一口浓血!
  江寒吐出的是之前被天尊老人所伤的淤血,积压在五脏六腑里很久,而颜千鼎吐出来的是自已的好血!
  “江寒,混蛋!”
  今天非但没有杀了他,还让他悟了化劲,欧阳奔、黄飞龙这两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游轮靠岸,江寒一行人扬长而去,颜千鼎站在甲板上,目露凶光!
  爆雨梅花针没有了,江寒活着,黄氏武馆和天龙武馆彻底反水,归为江寒的阵营,今天这一出局,大输特输!
  “大哥。”颜千星目露意味余光:“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自然有人收拾江寒。”颜千鼎暗道自已受了内伤,一时半会也不能亲自动手,还暴露了自已是暗劲中阶的事实,人人忌惮!
  但是,他还有一张底牌——弱水之死!
  不止弱水,之前死去的猎人组织成员都算在江寒头上,但弱水之死必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他的身份!
  弱水是猎人组织在华夏的联络人,是地位最高的管理者,之前死的只是喽罗,于猎人组织无关痛痒,但这回是弱水!
  颜千鼎嘴角迸裂出浓浓的杀意,江寒,你敢挑战整个猎人组织吗?
  这就是自已杀死弱水的重要原因!
  颜千陌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嘲讽之色,隐藏实力,欺骗这么多人又怎么样,结果也阴沟里翻船,大哥今天是自取其辱。
  还暴露了自已的实力,从今往后所有人都将对他加以提防!
  父亲最重视的继承人也不过如此!
  此时,返回江北市中心的车上,江寒正闭目,再次气沉丹田,轻而易举地就将丹田化为泥丸大小!
  做到了,江寒心中猛喝不已,自已终于做到了,化劲初阶!
  千若凝美目中透出无尽的欣喜!
  汽车终于到达千若凝和江寒长驻的酒店,这里位于江南的中心,站在窗边就能看到颜氏集团的大楼,这也是千若凝选择这里的重要原因。
  呕!
  江寒大步流星地迈进卫生间,狠狠地呕了起来。
  楚傲雪瞬间俏脸微变,就连爷爷也说他没事,这是怎么了?难道爷爷误诊了不成?
  楚江河眉头深锁,不对,江寒明明无事!
  江寒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全身轻快无比,刚才喝的海水全部吐干净了,现在胃里好受多了。
  原来是虚惊一场,楚傲雪眉梢泛着喜悦:“江寒,你没死太好了,不然尸体流入海洋,我找不着尸体也没法解剖。”
  她的话音刚落,房间里的氛围降到了冰点!
  江榆狐疑地看着楚傲雪,这位医生以前见过几次,说话幼稚像孩子,她刚才说的话是真的高兴吗?好像她担心的不是大哥会死,而是担心找不到尸体。
  千若凝轻咳道:“楚医生的意思是活着最好。”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罢。”楚傲雪天真地说道:“江寒的情况是我见过最诡异的了,绝脉之下还活着,身体里又有一股诡秘之劲,再加上后腰的爪印。”
  江榆越听越不对,绝脉是什么她不懂,诡秘之劲更不明白,爪印她知道!
  大哥的后腰上有两个爪印,老爸想着这可能是大哥亲生父母特意留下来的标记,把它们当成胎记看待。
  估摸着十三四岁的时候,有那么一次!
  江榆的脸色突变,美目里尽是震惊,难道自已看到的不是假象,是切切实实发生过的吗?
  “小榆,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楚江河敏锐地发现在提到爪印的时候,江榆的脸色骤变,随即陷入了良久的沉思!
  “这……”江榆是快人快语的类型,此时也踟蹰不定。
  楚江河见状,沉声道:“除了千总以外,其余人先回避吧.”
  楚傲雪一听急了眼,嘟起了嘴巴,但还是乖乖地出去了,只是一出门就跺脚,娇嗔道:“什么嘛,把我当成了外人,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
  此时江榆的表情才好转不少,眸光里有些许疑惑,那是她偶然间看到的,大哥曾经被一位乞丐跟踪,半夜的时候,那个乞丐还趴在他们家的窗户外面。
  千若凝听完却是半信半疑,江寒在军区长大,军属居住的地方不比外面,假如真有人跟到家里怎么可能无人知晓?乞丐?等等!
  难道是不久前的那个乞丐?
  几乎在同时,江寒也想到了那名乞丐!
  多年前的乞丐,现在突然出现在江南的乞丐。
  假如他们是同一人的话,现在江南的乞丐是冲着自已来的,从多年前就盯着自已!
  这中间的断层是因为自已从军,从此代号冥王随影子兵团行动,再无人可以追寻自已的转迹,乞丐一定是发现自已突然“失踪”,从此失去目标!
  直到自已重返都市,来到江北,开始崭露头角,他又找到了自已!
  要解开自已绝脉之下能存活,又身有诡秘之劲的源头,乞丐最根本!
  “大哥,那乞丐在放学人多的时候突然绕到你身后掀了你的衣服,查看你后腰上的爪印。”江榆双眸泛着异常坚定的光芒,笃定道:“我看得很清楚。”
  当时江榆就在江寒身后,亲眼目睹!
  楚江河目露欣喜,终于有了头绪,可以解开江寒身上所有的谜团!
  只有知道诡秘之劲的来源,才能化解它带来的危机,江寒才能真正进得救:“若凝,这个人现在哪里?”
  千若凝俏脸微变,不止是她,沈三行也派人到处寻找,但毫无线索,这名乞丐来得蹊跷,消失得也蹊跷!
  欧阳奔现在公开表态支持江寒,江南可以请他发动武馆的弟子们,就算翻遍江北江南也要找到老乞丐!